Sunday, 4 October 1992

《醜奴兒令》--抒懷

金鱗萬點填愁海,落霞如煙,夕照漁船,離雁依依泣故園。 癡情總為風流誤,心事難傳,隻影誰憐?空悼殘花惜別筵。

Friday, 18 September 1992

《鵲橋仙》--悼清照

梧桐秋雨、芭蕉庭蔭,都為翻成新譜。小樓浸月盼征鴻,碧櫥透,涼風幾度?一朝戎馬,半生飄泊,總是棲凰無處。嘆歷城玉液流年,有誰引、芳魂歸路?

Sunday, 23 August 1992

《卜算子》--遣懷(和東坡《黃州定慧院寓居作》韻)

葉蔭夏蟬鳴,夕照彤雲靜。柳底江邊透餘香,不見如花影。 失意本經常,今古誰能省?最苦閒愁襲翠顰,雨洗荷塘冷。

Friday, 14 August 1992

《減字木蘭花》--即景寫懷

濃雲漫捲,風動碧池紅萏軟。翠葉情長,臥捧嬌姿舞夜涼。星槎解語,寂寞仙娥囚玉宇。千里相思,無淚愁深入夢遲。

Wednesday, 5 August 1992

《八聲甘州》--七夕悼後主

夢悠悠寶閣耀明珠,鉛黛染華堂。絳紗翻紅浪,翩翩蝶舞,綽約飄香。醉品琵琶舊曲,素手再添觴。莫為貪杯酒,笑我輕狂。 無奈千盅斟滿,未澆胸中壘,獨對寒江。問今宵銀漢,星宿向誰雙?隔天河、年諧仙侶;阻關山,歸路怨茫茫。徘徊處、北來塵障,目斷南鄉。

Saturday, 25 July 1992

觀劇偶感(並序)

週末遇雨,家中重閱「雛鳳鳴」之劇情簡介,偶感於心,因作。

其一──《牡丹亭驚夢》
 倩女回生原是幻,情深竟可喚魂還。方知舐犢倫常愛,不及鴛鴦血淚瀾。

其二──《再世紅梅記》
 明珠墜落因風顫,巧得紅梅代柳枝。孤燕窗前魂斷夜,檀郎月下會妻時。

其三──《紅樓夢》
 無情豈獨專金玉?木石何來熱膽腸?寄語神瑛休眷念,癡頑總惹恨悠長。

其四──《俏潘安》
 迷離撲朔本同源,強辨雌雄添慮煩。一自楚郎歸俠客,春花枉綻滿庭園。

其五──《紫釵記》
 燈街拾翠奇緣結,一夕相逢誤終生。惟待憐香將墨弄,薄倖郎君換衷情。

其六──《蝶影紅梨記》
 莫道人情如紙薄,詩箋尺素枉為媒。劉公不繫姻緣線,鳳侶難嚐白玉杯。

其七──《李後主》
 兵戎毀碎金陵夢,鶼鰈罹災情尚濃。忍見登樓題恨怨,堪憐彩鳳慰重瞳。

Sunday, 8 March 1992

《踏莎行》--霧中山行

驟雨初收,綠山新染。碧波翠浪峰巒泛,花魂零落葬憑誰?殘紅路上愁千點。
天際雲濃,林中霧淡。未聞枝樹鳥聲漸,但尋彩蝶舞東風。輕煙縷縷春光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