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August 1998

絲路遊記(三):雪嶺含翠 塔影紅山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六日  星期日  晴

清早起來,卿姐說今天刮大風,天氣可能比較涼。我走到窗前一看,只見地上布滿水漬,可能是晚上下過一場大雨。路旁樹上的枝葉也被強風吹得左搖右擺,似乎真的天涼了。心想今天要上天山,而且孤身上路,可不能著涼生病,馬上套上衛衣才出門。

從烏魯木齊市中心到天山天池,行車約需兩小時。一路上看見兩旁種滿大樹,蘭州、鄭州等地也是如此,深覺清爽怡人。路旁也掛滿了宣傳標語,要求市民愛護樹木,說什麼「綠化城市,造福子孫」之類。看來地方政府倒是十分重視保護林木的。對烏魯木齊、蘭州這些被沙漠、黃土包圍的城市而言,樹木的功用十分廣泛,既能遮蔭、防止水土過份流失,又可減少風沙造成的破壞,所以保護林木是城市建設中十分重要的一環。旅途所見,烏魯木齊、蘭州、鄭州等地在這方面的成績似乎不錯。

出了市區,經過兩個小縣城──昌吉和阜康,便到了天山腳下。

新疆面積廣大,約佔中國版圖六分之一。天山山脈與塔克拉瑪干沙漠橫臥其中,出敦煌後,把通往西方的道路一分為三。烏魯木齊是坐落天山北路的沙漠綠洲,水草豐盛。可惜古人多喜歡捨北取南,繞道南疆西進,直到清代,烏魯木齊才漸漸發展起來。吐魯番、和田、庫車諸郡,在歷史上可比烏魯木齊有名得多了。

天山天池是新疆最著名的風景遊覽區之一,神話傳說很多。相傳周穆王西巡時,曾於天山天池附近會見西王母,兩人言談甚歡,互換禮物,並約定三年後重聚。又有傳說認為天池乃西王母沐浴宴遊之地,曾與眾仙飲宴其中,更有人說古書裡常常提到的「瑤池」,其實就是天池。聽到此處,馬上想到《穆天子傳》和《山海經》兩部古書的名字,《帝女花.香劫》的曲詞又湧上心頭:「不須王母瑤池召,金童昨夜早歸班。帝女花香滿藍袍,飄上龍廷香更泛。」想到這裡,忍不住也像周世顯覲皇受封一樣興奮起來,急欲一睹這天池的丰采。

車子沿著蜿蜒的山路緩緩駛上,路旁一條清溪淙淙而下,水勢甚是湍急,想是天山絕頂融化了的雪水,匯流成溪。進入山區後,一股涼意撲面而來,團友都打開窗戶,呼吸一下少有的清新空氣。馬路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坡,長滿青草大樹,還有哈薩克牧民居住的蒙古包散布其間。路上我們也看到很多羊兒馬兒悠閒地在山坡上吃草,柔和的陽光輕輕灑落牠們豐腴的身軀上,也照得旁觀的我心中一陣溫暖。這種閒適悠然的感覺,真是久違了。

要是登山乘坐的不是汽車,而是馬匹或者牛車,緩緩的聽著徐疾有致的蹄聲,也許更能仔細體味這種柔和淡泊的喜悅。望著山坡上的羊兒馬兒轉眼逝去,心中頗感悵然。

莫非都市人真的擺脫不了「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宿命?

天山天池風景遊覽區的入口設在半山,車子駛近的時候,原來已經擠滿了載著各地遊客的旅遊車。導遊買好了票,車子繼續上山。

原來天山天池風景遊覽區的範圍非常廣闊,天山上也不單一個天池,還有大大小小湖泊若干,湖水均來自天山頂峰上終年不斷的冰雪,天池只是其中最大的一個。進入風景區之後,山勢陡地拔高,車子開得更慢了。幸而路面尚算寬敞,比不得香港島那些狹小多彎的山路那麼駭人。

轉了幾個圈,經過一泓名喚「西小天池」的翠湖,四周綠樹環繞,湖水碧綠晶瑩,有如翡翠,可惜近岸處浮著一大堆發泡膠飯盒,名副其實的大煞風景。正要頓足長嘆,忽見西面斜坡上有一大群雪白的羊兒在吃草,不禁暗暗納罕。那斜坡地勢極險,幾與地面構成垂直線,普通人徒步的話一定上不了去。轉頭忽見對面山崖上兩批牧民騎著馬緩緩上山,走的竟是柏油路外沿的峭壁山脊,那些牧民卻也若無其事,如履平地,難為我看了替他們抹一把汗。我自小生長城市,從沒想過馬匹可以走這種險道,難怪當年蒙古人單憑鐵戟戰馬便能縱橫天下,所向披靡。

車子經過一個牌樓,終於到達天池了。極目望去,那天池坐落群山之中,得天獨厚,南面的博格達峰上終年積雪,為天池提供源源不絕的活水,難怪天池之水清澄碧綠如翠玉,真堪作王母娘娘沐浴之用。可是今天遊人太多,近岸處浮滿腐葉殘枝,無人清理;其中一個渡頭的帳蓬更已半沉水中,未見有人繕後,深為可惜。王母娘娘在天有靈,要是看到這麼多不識抬舉的凡夫俗子如此蹧躂她的仙苑清居,不知有何感想?

在岸邊拍了一回照,跟團友登上遊覽船,親近一下天池。天池面積頗大,周長八公里,南北相距約三公里,遊覽船只在靠近渡頭的地方繞了一圈,耗時約十五分鐘,大家雖然意猶未盡,卻也無可如何了。

回想往天山的路上,有團友笑說大夥兒有幸登臨天山,福緣不淺,一定得求高人點撥一下武功,學得一招半式「天山神掌」、「天山神劍」什麼的也好。此言一出,車子裡登時熱鬧起來,有人建議找天山童姥學逍遙派的功夫,有人又說應該找找天山雪蓮補補身子,甚至帶回香港奇貨可居云云。聽了不禁失笑,心想怎麼竟然把天山雙鷹袁士霄關明梅給忘掉了,又想香港人無處不在的生意眼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武俠小說中千金難買的療傷聖藥天山雪蓮,天池附近竟然隨處有售,不少哈薩克牧民的攤子上擺放著一紮紮曬乾了的天山雪蓮,就像菜乾一樣,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讀武俠小說的遐想都給一掃而空了。

在天池附近盤桓約一個半小時,我們便乘車回烏魯木齊去吃午飯,繼而遊覽市中心的紅山公園。

紅山位於烏魯木齊市中心,日光照射之下,山石呈棗紅色,因而得名。山上有一磚塔,臨崖聳立,據說是清代某次河水氾濫之後為震懾水龍而建。那條曾經發大水的河流已經變成南北馬路旁的一條大明渠了,然而水勢極急極猛,一望而知並非尋常溝渠。

車子駛進公園裡,緩緩向山上進發。只見草地上、山坡上坐滿了人,都是扶老攜幼乘涼野餐的市民。一些成年人聚在一起談天說地,小孩子追追逐逐,又有一些情侶促膝談心,再不就是落單的老人躺在草地上午睡,喧擾聲中滲著一點點悠然自得。香港的物質愈豐富,情感愈貧乏,小孩子要什麼有什麼,所謂的童年都花在「歡樂天地」之類冷氣開放的電子遊樂場,所謂的感覺都是傳媒裡描述他人的感覺,連自己內心深處想要什麼也不知道。同是現代都市的居民,烏魯木齊的孩子至少還可以親近一下碧雲天青草地,香港的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喪失了這種自然的天趣。

究竟這是孩子的悲哀,還是我們成年人的羞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