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December 1999

我看《桃花淚》

這次和湖人到台北遊玩,有幸看到尤敏小姐的作品《桃花淚》,又讓我做了一個溫暖而甜美的夢。那份溫暖和滿足的感覺,就像在風雪連天的寒冬裡,躲進一家小咖啡館,喝一杯熱燙香濃的咖啡。即使喝光了,那瓷杯仍在手掌的包圍下,傳送著絲絲暖意,歷久不散。

《桃花淚》當然不是喜劇,但也不是哭哭啼啼的苦情戲──雖然賣點仍然是尤敏小姐那種楚楚可憐、撩人哀感的眼神和氣質。她飾演苦學成名的京劇紅伶金碧桃,因為突然患上小兒麻痺症,被逼輟演休養,幾致山窮水盡,更萌輕生之念。幸而得到丈夫悉心愛護,她終於康復過來。平心而論,劇本寫得不算出色,女主角染病之後的頹唐和沮喪,略嫌描寫不夠深刻,與前半部男女主角婚後甜蜜溫馨的生活形成不了強烈的對比。

不過,一切都不重要。只要看到男女主角婚後生活的那段戲,已經心滿意足了。

很久沒有看到這麼旖旎動人的電影了──小夫妻新婚燕爾,情深愛重,她每天為他預備早飯、整理衣裳,臨出門的時候,他總要在她臉上輕輕一吻;他每天晚上都往戲院接她回家,她看到他來了,就緊緊將小手扣住他的臂彎……

此情此景,一切言語都是多餘的。

有這樣一位深情體貼的丈夫,就顯得女主角的自暴自棄、搥床痛哭,看起來不過是小孩子無傷大雅的哭鬧。大家都知道,她的丈夫一定會溫柔地安慰她、鼓勵她,吻去她的淚水。即使她耗盡力氣把藥瓶打碎,流著淚匍伏地上,把安眠藥一顆一顆地撿起來,丈夫還是及時趕到,一言不發把她抱在懷裡,平靜地讓她盡情痛哭。

走筆至此,電影裡一幕一幕溫馨旖旎的情景又浮現腦海。窗外北風料峭,還是擱下筆,去喝一杯熱咖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