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July 2001

難忘的星夜--《無語問蒼天》觀影記

凝思良久,腦中還是一片混亂,不知道應該怎樣形容這種複雜的心情。

我實在太激動了!

一顆心怦怦亂跳,快要跳出來似的。

因為,終於如願以償,看到了期待已久的《無語問蒼天》。

打從買到票子那天起,心裡又興奮又緊張,興奮的是可以看到尤敏小姐這部久未重映的作品;緊張的是,早知道戲裡的她受盡欺凌,只怕看到什麼令人難堪的場面,一時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做出什麼事來,那可要糟。

放映的日子終於來臨。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踏進了電影院。

早已反覆的告訴自己要冷靜、冷靜、再冷靜,不要看得太投入,務必要穩住情緒,可是看到尤敏飾演的徐秋玲被人欺侮那一場,我再也忍不住了,伸左手按住了嘴,右手用力抓住了椅子的手柄,彷彿那手柄變成了那豬狗不如的何季卿的脖子,恨不得把它捏成粉碎。

尤敏飾演不會說話、不認得字的徐秋玲,一雙晶瑩澄澈的大眼睛,就是傳情達意的窗口。兩個小時下來,她沒有說過一個字,甚至沒哼過一聲,但這一輩子,我再也不會忘記,她是怎樣脈脈含情、嬌羞無限的看著情郎,伸出小手要他緊緊牽著,在月光下靠在他的懷裡,決心把自己的終生幸福託付於他……

面對突如其來的魔爪,她是多麼驚駭、恐懼、茫然、無助……

情郎千里迢迢的趕回來,要為她洗雪沉冤,她是怎樣在自卑、傷心、悲憤、驚惶、焦慮中掙扎……

情郎幾經辛苦,決心排除萬難和她結婚,臨行前她怎樣滿懷希望的瞧著他,一心盼望他回來,解脫自己的痛苦……

狂風暴雨的晚上,她是怎樣連滾帶爬、滿身泥濘的掙扎上路,回到當天受欺的破廟,怎樣苦忍著臨盆的痛楚,一個勁兒盯著破屋頂上的一線天空,彷彿在祈求什麼……

喜氣洋洋的春天,她是怎樣抱著孩子,憔悴淒楚、步履蹣跚的來到宅門前,等著自己的情郎,彷彿這世上,只有他瘦削的肩膀,才是她溫暖的依靠……

尤敏實在演得太好了,好得令人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我不懂得應該怎樣形容這份洶湧澎湃、難以抑止的激動,只知道,事隔四十年,仍然能夠看到《無語問蒼天》,是我畢生難得的福緣。衷心感謝天主、感謝尤敏小姐暗中成全。

星夜如此燦爛,足慰平生,庶幾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