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3 July 2004

《十面埋伏》首映觀後

昨晚硬撐著痛得想裂開的頭顱去看《十面埋伏》首映禮。不是為了張藝謀還是金城武,更不是劉德華和章子怡,而是為了這是一場替「梅艷芳四海一心基金會」籌款的義映。誰知預早買了票還是要等,票上說好準時放映,結果要呆等四十五分鐘,讓那些手持免費票的圈中人串完門子坐定了才放映;說明了不設劃位,誰知最好的位子都預先劃給了那些所謂VIP。我的頭痛得要命,幾時忍不住想發作,離場抗議,後來還是忍住了。錢反正已捐出去,倒沒所謂,我只怕上班後沒時間去看清楚當日Anita本來要演的角色是甚麼樣子。

也許是我精神不佳,欣賞細胞只有一半正常運作,總覺戲不怎麼出色,也不難看,但最值得看的居然是烏克蘭外景的樹林、竹林和花海,最離譜的是有些坐好位置的人來來去去的走了不下十遍八遍,不知出去幹甚麼。那個號稱花了二千萬元搭建出來的唐代歌舞廳牡丹坊布景,假得離譜,顏色搭配一點也不和諧,簡直和二十年前《歡樂今宵》古裝趣劇的布景沒甚分別。我覺得很失望,以張藝謀對色彩運用的豐富經驗,如何造出這種俗艷無味的東西來?《英雄》雖云造作,仍見特色,但那個牡丹坊真是……午夜回家後,剛巧看到電視放的宣傳特輯,張藝謀說要表現唐代的奢華繁盛,所以花那麼多錢造這麼一個華麗的布景。張導演,很抱歉,以我的認知,我不認為那是唐代的藝術特色。

梅艷芳去世後,傳媒曾引述張藝謀說,她的角色會懸空,不會再找人演了。我也以為是如此,誰知被誤導了。或者,我本來就不應該相信傳媒。Anita的角色仍是有人演的,而且只有一場戲,但她是以笠帽綠紗蓋面,故意不讓觀眾看到她的真面目。我是有點失望,又有點難過。失望的固然是因為他們並沒有真的把那個角色懸空,難過的是那名演員做了Anita的替身,卻沒法子以真面目示人。也許我是錯的,也許本來Anita的戲份要重得多,我也希望我是錯的。

片末以黑底白字、簡單的中英文字句,向Anita致意。在短短幾秒鐘的時間裡,我的眼睛又泛潮了。此時,戲院裡響起了零落的掌聲,我沒有特別大力的拍掌,因為我不需要在萍水相逢的人面前標榜些甚麼。

然而,我很慶幸,我右邊的位子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