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September 2004

西湖半月記--緣起

這一年,說不出的難過。

三十多年來,從沒有這樣衰弱過、沮喪過、灰心過--身體出了毛病,半點力氣也使不出來,每天昏睡二十小時以上,還是覺得渾身脫力;心理上,對自己完全喪失了信心,差點兒對未來那一丁點兒獨善其身的希望也幻滅了。

對於某些人來說,這可能有點「何不食肉糜」的況味;但對於自己來說,這卻是前所未有的挫折和頹敗,幾乎招架不住,從此一沉不起。

不知道在這個年紀遇上這樣的挫折,到底是一種遲來的磨練、還是無法逃避的詛咒。好容易爬起身來,抖擻精神繼續上路,只知道自己千萬別讓舊事重演。

大病初癒,到杭州兩個星期避避靜,便是療傷的第一步。看「七藝節」,說穿了也不過是為自己的任性找個藉口。即使沒有「七藝節」,這趟杭州之旅還是會坐言起行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