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September 2004

西湖半月記--名劇觀後:崑劇《牡丹亭》上本

2004年9月14日,來到杭州的第二天,到東坡路的東坡大劇院欣賞首場「七藝節」節目──崑劇《牡丹亭》。全院座無虛席,熱鬧非常。入場時看到很多紀念品在發售,給自己和Patricia大破慳囊之餘,不免擔心帶來的盤纏不夠。幾經思量,那本訂價360元的「七藝節」特刊還是只買一本好了。

果然不出所料,這版《牡丹亭》便是早前在香港公演的「青春版」。坦白說,我真的不喜歡「青春版」這名號,別扭有餘,矜持不足,彷彿在說以前的《牡丹亭》都是食古不化的出土文物,而這一版只是標榜男女主角年輕貌美這些膚淺、外在的末節。須知道,《牡丹亭》本來就是一個關於青春和自我的故事,無論由甚麼人來演出,也應該能夠呈現劇本的精髓,才算得上成功。演員年紀較輕,當然有助表達青春的感覺,但卻不是必然的條件。看戲須看劇本、看演技,年紀較大、成熟世故的演員,若是仍能返樸歸真,表達少年人的純真和自我,那才稱得上如假包換的演技派。

這一版《牡丹亭》改編相當成功,劇本剪裁簡練有力,只是兩名主角青春有餘、魅力不足,加上珠玉在前,有點難以駕馭的感覺,壓台感也明顯不足。最有力的反證,便是不少觀眾於中場休息之後溜掉了。

《牡丹亭》女主角杜麗娘的戲份在上本裡特別吃重,從〈遊園〉到〈驚夢〉、〈尋夢〉,都是以她的獨角戲為主。可能由於壓力太大,看得出沈豐英在〈遊園〉和〈驚夢〉這些觀眾可能比演員還熟的經典折子,演來戰戰兢兢,表面上沒出甚麼亂子,但氣質、神髓完全欠奉,反不及〈尋夢〉揮灑自如。當然,本劇顧問張繼青老師本來就以〈尋夢〉見長,從沈豐英的演出也可以略窺一二。

尾場的〈離魂〉也相當不錯,舞蹈編排和服飾設計俱見心思。只見花神給靈魂出竅的杜麗娘披上一條長長的紅色披風,然後簇擁著這位千金小姐的芳魂冉冉離去,最後就在舞台上遺下那一條長長的披風。對於我這個別有懷抱的傷心人來說,這是一個多麼眼熟的場面?真叫人情何以堪。如果這條紅色披風預示了三年後倩女回生,那麼,當天歌臺上那條白色的頭紗,又是否別有深意呢?

這是我第一次在內地的劇院欣賞節目,沒想到觀眾的手機鈴聲此起彼落,連燈光師的對講機也聒耳萬分,真難為台上的演員居然可以毫不分心,全情投入地演出。我在觀眾席上早就坐不住,三番四次強忍怒火,看戲的心情已給消磨了大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