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October 2004

西湖半月記--名劇觀後:京劇《圖蘭朵公主》

2004年9月16日,花了大半天徒步遊湖,晚上拖著又酸又軟的雙腿到浙江省人民大會堂欣賞京劇《圖蘭朵公主》。

雖然祖籍河北,但京劇從來不是我那杯茶,看《圖蘭朵公主》只是因為好奇,想看看西洋歌劇裡半中不西的圖蘭朵公主,到底是怎麼個人兒;放在中國傳統精粹之一的京戲,又會變成甚麼樣子。

也許因為沒甚麼期望,竟覺得《圖蘭朵公主》出奇地好看,實在大出意料之外。幾位主角扮相優美,唱功極是出色,令人精神一振。女主角沒來由露一手琵琶現場獨奏,技驚四座,看得我張大了嘴巴合不攏,白居易《琵琶行》那些形容琵琶樂聲的句子像電腦搜畫一樣在腦海裡飛快盤旋。

《圖蘭朵公主》的舞台設計更具神來之筆,尤其是夜幕下全城廢寢忘食,猜想男主角真實姓名那一段,那個清朗深遽的星空,令人一見難忘。雙眼盯著台上那個深不見底的黑夜,沒有半點恐怖的感覺,只有夜涼如水、靜謐平和的氣氛,彷彿連舞台旁邊樂隊的伴奏也聽不見了。

還有最後圖蘭朵親母自殺時那個血紅色的射燈,視覺效果極具震撼力,配合急如流星的鑼鼓和淒怨的流行曲式,把全場觀眾的情緒牢牢抓住,簡直有點透不過氣來。

看了這幾晚南北劇目,感覺上居然以京劇佔優,實在始料不及。可惜《圖蘭朵公主》的劇本仍嫌沙石頗多,唱詞始終不及崑劇千錘百鍊,優美典雅,讀之有如含英咀華,馥郁芬芳。

值得注意的是,內地戲劇在布景、美術、燈光、服裝等看得見的「硬件」方面,進步神速,可喜可賀;尤其是燈光,往往令人耳目一新,驚喜連連。不過,長遠而言,我還是擔心內地會重蹈香港的覆轍,一味在硬件方面鑽牛角尖,捨本逐末,忽略了戲劇以情節、人物為重心的本質。在短短幾天的觀劇經驗中,我相信自己還不至於杞人憂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