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December 2005

給Anita的信

Dearest Anita,

你好嗎?

一晃眼,已經兩年沒見你了。

過去這一年來,我的心情總算平復了,身體的小毛病也復元了。然而,不知怎地,有事沒事,總是想起你。

也許你知道了我的心事,所以早前特地到夢中來看我,對嗎?可惜具體的細節已記不起了──我這腦袋真不中用,大概真的患上老人癡呆症了──只記得你像個大姊姊一樣,帶我重溫小時候的美麗時光。二十年的快樂時代斗然間重現眼前,怎不教我目眩神馳,說不出的快活?

好夢由來容易醒,咱姊妹倆還沒來得及說「再見」,我已經要掙扎著起床,上班去了。你知道那天我的心情是多麼的惆悵?好容易盼到你來看我,居然「沒有一聲再見」便分手了。

當然,這世上等著你去探望的歌迷朋友數之不盡,要是讓個個也盡興而歸,恐怕你早給累壞了。無論如何,我仍得感謝你百忙中抽空來看我。我真的很高興。

正因如此,後來我在《西樓錯夢》的場刊裡看到「沉醉不願醒」五個字,為台上的女主角悲喜交集之餘,不禁又想起你──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謝謝你給我的美夢,然而這出自肺腑的五個字,何嘗不是我的心情寫照?

儘管見不著你,你的聲音也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無論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還是在山高水長、言語不通的異鄉裡,耳畔只要響起你的聲音,一切頓然變得詩情畫意、沉靜安謐,猶如換了一個世界。

也許是小時候少不更事,居然沒有聽出你聲音裡的深遽、跌宕、圓融、空靈……(層次太豐富了,請恕我一枝枯筆未能盡錄,下刪九千字),只知道除了形象之外,你的聲音也是「百變」的。《似水流年》的蒼茫、《親密愛人》的溫柔、《IQ博士》的活潑,分野太明顯,只要不是聾子,任誰也聽得出來。但《似水流年》、《胭脂扣》和《女兒紅》的蒼涼與茫然,似乎各有不同;《似是故人來》、《抱緊眼前人》、《床前明月光》的意境,更非筆墨可以形容於萬一。

蘇東坡曾以「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讚譽唐代的王維詩畫俱佳,而你何嘗不是「歌中有詩、歌中有畫」?何況你兼擅天下各路門派的絕技,只要你丹唇輕啟、丁香微捲,哪一首歌不是煥然一新、渾然天成?縱然珠玉在前,你總有另闢蹊徑、錦上添花的本領,教大家瞠目結舌。

說起來,《床前明月光》是我最喜愛的一張專輯,水準之高,近年罕見,而且每一首歌也是上乘佳作,更是難得,可惜在香港不怎麼流行。我不想諉過於語言障礙,畢竟一些比較淺易通俗的國語歌也盛極一時;只能說你再一次超越了時代,叫我等凡夫俗子無法追上。

說不出多麼喜歡《床前明月光》那份穿越古今的縹緲和空靈,縱然未能直追屈原大夫的《天問》,至少也可以告慰太白先生,沒墮了他老人家的威名。「來吟一首老詩,喝一杯老酒,明月啊,讓我擁抱,帶我翱翔」,多麼像他老人家《月下獨酌》的口吻?要是太白先生知道了,一定引你為知己,要你跟他「會須一飲三百杯」。不過,如果你真的在哪裡碰上他了,可別要喝得太多喔。酒喝多了,還是傷身的。

最近,MP3機裡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你的《花月佳期》,還有神通廣大的歌迷不知從哪兒找到的《等》完整版。無論聽了多少遍,總是不厭。

朋友取笑我不停地聽《花月佳期》是別有用心──相信你也知道了吧?莉娜在美國結婚了,明年二月中補辦婚禮呢──但當然不止於此。要是我真的這樣,怎麼對得起你?怎麼能厚著臉皮自稱是你的fans?

何況你應該知道,我最想親自為她唱《花月佳期》的那個人是誰。既然這個願望無法達成,只好一直叨唸著,就算是一種延綿不斷的祝福吧。

是了,還記得當日聽過你的演唱會後,我費了一番功夫才找到《花月佳期》的出處嗎?聽了兩三遍,便把這張唱片束之高閣了。沒法子,誰叫原唱者唱來欠韻味?編曲半中不西,在那個珠玉紛陳、琳瑯滿目的年代,已非一流佳作;何況經你金口一開,更是黯然失色。還是喜歡上海交響樂團的演繹──那清脆的銀鐘、莊嚴的風琴、柔和中帶點俏皮的小提琴,再加上你纏綿悱惻、意在神外的聲音,叫我夫復何言?

真想知道你的嗓子是怎麼構造的,生病的時候居然還可以這麼動聽。所以呢,當天你只使出三成功力,便把那些不自量力、爭先恐後地要跟你同台演出的傢伙,全打個落花流水,毫無招架之力,不禁拊掌暗笑。呵呵,你真頑皮,莫非真的要我們給你頂禮膜拜,佩服個五體投地才罷休?

還有《等》呢。相信你也知道,這些年來我極喜歡《等》的原版;但聽到你翻唱的版本後,我只能再次無言了。

天哪,我真擔心Danny會嫉妒你呢,快請他去喝杯咖啡陪陪罪吧──「功高震主」呀你。

好了,先說到這兒吧。新的一年快到了,祝你和Ann姊、各位好友前輩新年快樂。有空的時候別忘了來看我喔。

Forever your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