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January 2006

《霍元甲》隨想

今天慕名看了《霍元甲》,很感動。

我真的很感動,居然流了幾次眼淚。

等了多少年,終於看到戲裡的中國人,不再愚昧無知、妄自尊大。儘管生逢末世,仍是不卑不亢。

不為別的,只為「尊重」二字。

尊重別人,尊重自己。

只有這樣,才可令對手心悅誠服,成為真正流芳百世的宗師。

我為《霍元甲》的編劇努力表現「武德」的哲學而感到無比的欣慰。這部電影在技術上也許還有可以改善的地方,但命題深刻而描寫尚算細膩,即使稍有不足,也稱得上瑕不掩瑜。我們終於可以讓中國觀眾看個明白,咱們祖師爺「以德服人」、「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是怎樣的。

當年李小龍在《精武門》把日本人打個落花流水,我沒有感到絲毫興奮,更遑論吐氣揚眉甚麼的。眼中只見一個憤世嫉俗而武功高強的青年,憑著一腔無處發洩的鬱悶、怒火和精力,滿臉通紅、青筋暴現,像孫悟空似的橫空出世,為朋友打抱不平,結果把敵人殺光了,或者把他們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然後宣稱「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我只覺得可笑。這就像武大郎吃了「威而鋼」壯膽,然後拿著扁擔向西門慶挑戰,即使他真的憑著一腔怒火殺掉了西門慶又如何?武大郎還是武大郎,那些不安好心、幸災樂禍的街坊不會因此而看得起他,最多只會懾於他的怒火,稍為收斂一下那些陰損的話兒而已。正如戲裡霍元甲的母親說:「人家怕了你,跟人家尊重你是兩碼子事兒。」

俗語有云:「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可惜做兒子的還未吃虧,老人家卻先吃了。

我無意否定李小龍的實力,更不想貶抑他的成就,只是覺得他的電影讓世界認識了中國功夫,卻未能把背後的哲學精神發揚光大,誠屬可惜。三十多年來,多少外國人熱衷學習中國功夫,就是因為懾於它的威力,未必是背後的哲學精神。李小龍本是哲學系畢業生,他開創的功夫也有一套獨特的哲學理念為基礎;但在他的電影中,這份哲學精神卻付諸闕如;硬橋硬馬的功夫淪為狹隘民族主義的「威而鋼」,實在令人遺憾。後繼而起的成龍,糅合了功夫和喜劇元素,固然建立了他三十年來的盛名,但中國功夫卻從此淪為外國人眼中的小丑雜耍。他甘心情願當小丑不要緊,但賠上了中國功夫的真正價值和文化內涵,如何不叫人頓足長嘆?

幸而,我終於等到了《霍元甲》。

儘管李連杰也曾拍過《不死狗》等不倫不類的電影,但看他和幾位製作人合力監製《霍元甲》的誠意和努力,可知他的藝術境界已非一般功夫演員可比。

如果說李小龍是向世界推廣了中國功夫,毋寧說只是讓外國觀眾初窺其「形」而已。如今到了《霍元甲》,才是真正的觸及中國功夫的「神」。中國文化一向有「形」、「神」之分,尤其是對於文學、書法、戲劇等難以言傳、只憑意會的藝術。學習一門藝術,最忌只得其形,但忘其神;雖以形神兼備為最上乘,但兩者不可兼得時,便以得其神者為優。三十多年前,李小龍開啟了初窺中國功夫之「形」的大門,但願《霍元甲》可以進一步開啟通往「神」的門檻,不只讓外國人深入了解中國文化的精髓,也讓中國同胞深思傳統文化的深邃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