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April 2006

香港的哀歌--再談《黑社會》

談過了《黑社會》的政治諷喻,意猶未盡,再從另一個角度閱讀《黑社會》。

看完兩集《黑社會》,除了那些「黑社會也有愛國的」之類此地無銀的政治意味,我對電影題材和政治諷喻之間的關係深感興趣。

我要提出的問題是:「為甚麼要把香港比喻為黑社會?」

印象中沒有看過華語電影把香港比喻為黑社會,《黑社會》可能是第一部。其實,在電影和文學作品中,香港的「妓女」形象恐怕更深入民心。自1960年《蘇絲黃的世界》開始,到1997年臺灣女作家施叔青《香港三部曲》,香港彷彿與妓女結下了不解緣,文學作者和文化研究論者一而再、再而三地以「妓女」的身不由己、色笑迎人來比喻香港的歷史和文化處境。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女性,我實在感到說不出的無奈和悲涼,儘管香港的確欠缺自立自強、不卑不亢的態度,讓人家由衷尊重和佩服。「高度自治」、「當家作主」等政治口號喊得響亮,但香港人的過客心態,即使在土生土長的世代,始終沒有太大的改變。「香港只是一個賺錢的地方,不是生活的城市。」這是幾代香港人對香港最直接、最普遍,也最無情的評價。

無論如何,香港電影一直非常鍾情黑社會這個題材,倒是耐人尋味的實情。遠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國、粵語片,那些專門欺負主角的反派人物,無論是身不由己或自甘墮落,背後往往有個黑幫大哥擔當罪魁禍首,或者自己就是黑幫的掌門人。到了七十年代,武俠片、功夫片和風月片大行其道,跟「拳頭」、「枕頭」關係密切的黑社會,自然再次成為熱門題材。電視劇更不必說,反派人物是為勢所逼或自甘墮落都不要緊,最重要是為他的「壞」找個背景,而加入黑社會便是最方便、最堂皇的理由。

據我所見,香港電視、電影裡的黑社會,一直只是拍攝和窺探的對象,並沒有被賦予明顯的弦外之意。換句話說,戲裡的黑社會往往只是一個場景,是以「這是黑社會,就是黑社會」的方式呈現在觀眾眼前,沒有甚麼讓人發揮想像和詮釋的空間。但杜琪峰導演的兩集《黑社會》,從英文片名開始,便刻意引導觀眾把戲裡的黑社會和香港的現實情況連繫起來。這也許便是《黑社會》與以往黑幫電影最大的分歧,也是《黑社會》為甚麼會予人一種「非一般高層次的黑幫電影」的印象。

然而,仔細看去,《黑社會》並非有系統地把香港比喻為黑社會,只是戲裡指涉政治和社會現實的符號較多,容易令人眼花繚亂、對號入座而已。如果說《黑社會》是一部有政治野心的電影,毋寧說是一部香港的哀歌。在政治方面的例子多不勝數,但都只是鬆散地堆砌一些有政治意味的符號而已。舉例而言,按照戲裡黑幫的傳統,掌門人必須每兩年由德高望重的叔父選舉產生,而且不得連任。製作人員的用意很明顯,就是為香港的政治前途發出一聲無奈的感嘆:「連黑社會大哥也是選出來的,香港人要等到甚麼時候才能選舉自己的政治領袖?」在社會方面,兩集《黑社會》也反映了政治過渡期香港某種社會面貌。例如第一集裡與黑社會對立的是香港警察,到了第二集就變成了內地公安,香港警察居然淪為可有可無的布景板。古天樂飾演的Jimmy仔,對幫會掌門的寶座毫無興趣,只想在內地做合法生意賺錢,本來連國語也不會說,在短短一年間,國語也說得很純正流利了。無論是維持社會治安的政府機構,還是普羅市民的日常生活,香港和內地的關係已經千絲萬縷,無法清晰分野,在這種環境下,香港又應該如何自處呢?

看完兩集《黑社會》,還有一點令我感到饒有趣味的,便是戲裡對傳統男性生殖崇拜的諷喻。不知道製作人員是否有意為之,但若從「性」的角度分析,《黑社會》也有不少惹人遐想的意象。例如戲裡各路人馬爭做黑幫的掌門人,除了賄賂擁有投票權的叔父,甚至收買其他候選人的手下倒戈相向,更重要的是取得掌門人的信物--一根「龍頭棍」。只要取得「龍頭棍」,連選舉結果也可以推翻。顧名思義,那是一根尺來長的黑木棍,刻成盤踞著的龍頭形狀,但看起來卻與男性的性器官沒有甚麼分別。幾個吒叱風雲、智勇兼備的大男人,為了一根龍頭棍拼個你死我活,這段故事本身便耐人尋味。

眾所周知,性和權力的關係異常密切,原始民族對生殖器官的崇拜,逐漸演變成後世象徵權力的各種器具,包括權杖、旗幟、刀劍、槍械等;甚至連姻緣石的造型,也是一具堅挺的男根。而戲裡那些有意角逐掌門寶座的男人,幾乎全是不近女色的粗豪硬漢,彷彿他們龍爭虎鬥,不只是為了滿足權力欲,還有一些心照不宣的原始欲望。

為甚麼要這樣說?看看戲裡那兩個有妻室的男角便知道。梁家輝飾演的大D,得到邵美琪飾演的妻子全力支持,為他打點一切,但兩人最後不得善終。看他們被殺的過程,彷彿聽到一個妒恨如熾的聲音在咆哮:「你已經娶了老婆,還憑甚麼跟我爭做掌門人?」殺手嫉妒的是大D這麼個老粗也有妻子,還是大D野心太大,恐怕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再看Jimmy仔,他幾經辛苦取得了龍頭棍,卻打破黑幫數百年來的傳統,把它還給死於非命的鄧伯。是Jimmy仔真的對權力沒有興趣,還是他有了嬌妻愛子之後,就不再需要龍頭棍?

如果從政治的角度解釋,問題就更複雜了。群雄逐鹿,成王敗寇,管他有勇還是無謀,終究是一條鐵錚錚的硬漢。儘管鄧伯說他上一任的掌門人把龍頭棍弄得腐朽蟲蛀,他費了好多氣力才把龍頭棍修復、維持原貌,對黑幫而言是一件莫大的功勞(這裡可能又令人想起鄧小平改革開放中國的功績,戲裡的黑幫又變成了中國)。把權柄還給一個死人,難道要做自我閹割的魏忠賢嗎?

杜琪峰導演,希望有機會向你請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