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8 May 2006

我們都老了

感謝連鎖漫畫租賃店,終於讓我斷斷續續地重溫了小時候最愛看的《城市獵人》。全套35集,雖然有點兒不文,總算輕輕鬆鬆,不消兩個月便看完。看到阿香(二十年前「海豹叢書」時代叫「惠香」)拿起以百噸計的巨型槌子,把好色猥瑣的獠(以前叫「孟波」)扁得七葷八素,還有那隻代表無奈的烏鴉和牠身後那一大串省略號,總是覺得很親切。

儘管「海豹叢書」並非得到原作者授權的盜版中文譯本,但在香港漫畫史上,的確享有無可取代的地位。試問現年三十歲以上的香港人,只要是看過漫畫的,哪個沒看過「海豹叢書」的《叮噹》《城市獵人》《小甜甜》、和《山T女福星》?如果沒有「海豹叢書」,日本漫畫怎能在香港普及?

看完了《城市獵人》,自然有點失落感,想看看《城市獵人》的續集。沒想到真的有呢。雖然作者北條司開宗明義表明《天使之心》不是《城市獵人》的續集,但正如金庸說《飛狐外傳》和《雪山飛狐》沒有關係一樣,誰會相信?

《天使之心》的獠,仍是《城市獵人》的獠,甚至連海坊主、野上「牙」子等配角也沒有改變,同時也新增了幾個人物。

原以為《天使之心》會延續《城市獵人》那種七分輕鬆、三分奇情的氣氛,沒想到《天使之心》第一、二集居然令我三番四次掉眼淚,哭得眼睛都腫了。

我哭,不是因為爽朗可愛的阿香死了,而是因為獠和我都老了。

當你發覺美好的人和事,只能活在回憶裡,那就表示,你已經開始老了。

移植了阿香心臟的少女玻璃心做某件事、說某句話,甚至臉上掛著某個表情的時候,已經風霜滿臉的獠,總會想起阿香。獠一直嬉皮笑臉,連阿香也摸不透他的心;但他看見熟睡了的玻璃心,終於忍不住掉下眼淚。那份寂寞、那份逝水難追的恨意,沒有年紀的人是不會明白的。

也許有人會說,獠還是幸運的,因為他收養了移植了阿香心臟的玻璃心,給她取名「香瑩」。他對阿香的思念,總算有個落腳的地方。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即使沒有玻璃心/香瑩,獠還是一樣的想念阿香。

思念有沒有落腳的地方,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阿香是一個值得想念的女子。

獠是幸運的,不是因為他做了香瑩的「獠爸爸」,而是因為曾經和阿香這樣的女子相處過,得到她的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