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4 July 2006

懺情記之嘉玲篇

早已忘記是甚麼時候聽說「嘉玲」的名字的。「嘉玲」當然是指是香港電影 good old days的前輩,不是從蘇州來的劉嘉玲。即使「嘉玲」兩字在娛樂報紙和雜誌中漸成劉嘉玲的暱稱,而提到嘉玲總加上「姐」字識別,但我從不混淆,堅持正本清源,嘉玲是嘉玲,劉嘉玲是劉嘉玲。劉嘉玲不可能成為嘉玲,嘉玲也不會是劉嘉玲。

自從N年前在電視上看到《五月雨中花》和《追妻記》,我就認定,嘉玲是所見的女明星中,女人味最濃洌的。

早前在香港電影資料館看了幾部「光藝」的舊作,更確定了這個想法。

嘉玲是香港電影史上最性感、最具女人味的女子。

嘉玲的美,一如那個年代其他明星,在於氣質,而不在於看得見的肌膚和身材。說來好笑,媽媽從小就向我灌輸「嘉玲不美」的概念,認為她外型線條較粗,不夠纖細云云。這是典型的中國傳統審美觀,總覺得女子要像尤敏那樣嬌小玲瓏,才惹人憐愛。

但是,為甚麼女子一定是要嬌小得可以給男人擁在懷裡輕憐密愛,才算得上美呢?難道身材高大的女子,一定是滿臉橫肉、殺人不眨眼的母夜叉麼?說到底,應該還是大男人主義作祟罷?潛意識裡總是害怕外型相近的女性跟自己平起平坐,挑戰男性的權威。我倒覺得嘉玲骨肉勻稱,是天賦的衣架子,無論穿洋裝還是旗袍,同樣高貴大方,也比那些瘦弱嬌小的女孩子,多了幾分陽光健美的氣息。

相較同時期其他女明星,嘉玲也許不算頂級漂亮,但她淺笑斜睨的樣子最撩人心魄,兩片朱唇微微向上,輕輕翹起的嘴角總帶著那麼一點點慧黠而自信的挑逗意味,嘲弄著你甚麼時候總會情不自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在那個樸實的年代,明星就是明星,嘉玲從來不用刻意搔首弄姿,更不必自貶身分賣弄甚麼乳溝、臀肉,即使穿起最保守的洋裝,甚至粗服亂頭,也有本事教觀眾看得目眩神馳,這才是性感的極致。加上她磁性、濃重的鼻音,聽在耳裡甜膩膩的,與白光的歌聲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到了如今這個人欲橫流的年代,當「性感」與「肉感」混為一談,當傳媒比色情刊物還要齷齪低賤,當人的價值像信用金卡的地位一樣不斷下跌,成為一個個沒有生命的銀碼,誰還有閒情逸致欣賞人類最純潔、最真切的美?

然而,外貌還是末節。嘉玲最具吸引力的,是她那渾身都會女子的自信和尊嚴,不管她飾演的是交際花還是黑市夫人(當年「二奶」的專稱,看,香港人也曾經斯文過的呀),無論是眉梢眼角漫不經意的風情,還是舉手投足溫柔矜持的嫵媚之中,總讓你感到女性自立自強的勇氣和承擔。嘉玲永遠是故事裡最清醒、最有尊嚴的一個,永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為甚麼要那樣做。例如她在《原來我負卿》飾演一名活躍於上流社會的交際花,把多少富商巨賈玩弄於股掌之間,原來只是為了達成亡夫的遺願,供養在外國唸書的小叔完成學業。她明知交際花不是甚麼好職業,但自己沒有學歷、也沒有一技之長,而且也只有這一行能夠在短時間內賺到豐厚的收入,所以她就做了。多年來她一直保持清醒的頭腦,沒有在名利場中賠上自己的尊嚴。討好恩客是謀生技倆,但不等於可以讓那些貪花買醉的男人為所欲為,她總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讓小叔完成學業是亡夫的遺願,無論自己多麼辛苦也要完成,小叔學業有成之日,便是自己功成身退之時,對眼前的浮華絕不眷戀。這些年來身邊也有個男人為她默默付出,但她一顆心只繫在亡夫身上,從不察覺摯友的醉翁之意。相較之下,謝賢飾演的小叔那些幼稚、懦弱的言行,實在令人失望。

其實,嘉玲和國語片的李湄有點相似,兩人同是五、六十年代香港都會女子的代言人,戲路、外型相近,甚至連不適合村婦、古裝打扮這一點也沒兩樣。要是看見了她們的古裝或村姑造型,只會叫我笑得直跌腳,因為實在太別扭了。不過,嘉玲的際遇比李湄好得多,嘉玲不但紅極一時,也不曾演過甚麼《趙五娘》、《女俠文婷玉》那些叫人又尷尬又氣憤的古裝片;退出演藝圈後也生活美滿。如果說李湄是下凡歷劫的仙子,那麼嘉玲就是童話故事裡無憂無慮的公主,在經歷過色彩繽紛的冒險旅程後,終能化險為夷,和她的王子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讓童話繼續在俗世裡流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