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August 2006

《認》觀後雜感

早前應朋友之邀到藝穗會看話劇《認》,頗有感觸。

劇名《認》,最少隱含兩層意思。第一,女主角到底是否認得出精通易容術的男主角。這個層次的「認」,是指外表和聲音這些看得到、聽得見的東西,也是最直率、最容易做到的「認」。女主角與男主角分手多年,不通音問,始終無法忘情。不管風流成性、到處留情的男主角有多少情人,她還是認為自己最了解他,無論他如何易容,也逃不過她的法眼。不過,她竟讓他一而再的在自己眼皮底下全身而退,即使旁人早看出來了,自己卻半點也無法察覺。

第二,女主角是否承認那份自信和執著,只是不切實際的一廂情願。她一直堅持自己對男主角的聲音容貌瞭如指掌,但其實對面相逢不相識。女主角的自信和執著,在她而言是源自她對男主角那份沒有完全放下的感情。不過,她的拍檔寧願開罪她也要反覆詰問,就是要她坦白面對自己與男主角的感情,是真的餘情未了還是不過心有不甘,她也是以橫蠻和固執來回應:「我那麼熟悉他,絕對不可能看錯。我沒看錯就是沒看錯!」這種近乎迷信的執著,說穿了,也許只是一種自尊心受損的反射作用罷?

在現實生活裡,自欺欺人的事情無日無之,從「努力讀書便能改善生活」到「求學不是求分數」,但多少人有勇氣戮破那些美麗的謊言?日本劇集《女王的教室》揭破成年人的虛偽,希望引起成年人在教育下一代方面的反思,來到香港卻落得被家長和教師口誅筆伐的下場。

一廂情願、自欺欺人,至少在中國傳統文化裡,從來是悲劇的根源。刻舟求劍、緣木求魚這些成語的主角,都是因為相信自己相信的才是真理,淪為千古笑柄。

在感情的國度裡,一廂情願、自欺欺人,從來也是令人嘆息的。很多人寧願相信自己心中的幻想,也不願面對外人無法否認的殘酷現實。因為愛得深、愛得執著,我們都不忍深責,寧可用「癡」、「傻」來形容。如果換了是沉迷酒色財氣的,大夥兒可不會這樣客氣。

但是,一廂情願到底還是一廂情願。心中的幻夢,總有醒過來的一天。沉醉愈久,清醒的時候便愈痛苦。世上恐怕沒有幾個慕容復或者殷離,可以永遠沉醉在自己的夢鄉中,長醉不願醒、也不會醒,只有旁人為他們乾著急的份兒。

最後談談本劇的製作。

《認》劇由一群喜愛戲劇的少年負責製作,經費不足的窘境俯拾皆是,但那份熱誠教人感動。可能由於欠缺經驗、能力有限,在編、導、演方面皆有不足之處,影響了整體觀感,甚是可惜。編劇者尤其須在駕馭文字方面痛下苦功,否則辭不達意,空有精彩的意念也無從表達。尾場也有蛇足之嫌,建議稍作精簡,或者寫到公主被殺,特務組織幕後黑手以男主角多番逃脫為由,通緝女主角便可作結。演員方面,大都中規中矩,但演來稍嫌緊張拘謹,不算投入。不知道像他們這種小型劇社在香港的生存空間有多大,但看他們完場後如釋重負的喜悅,也感受到他們是多麼的享受製作過程的苦與樂。

年輕的時光總是叫人嚮往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