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7 September 2006

懺情記之何晴篇

不知道是有緣無分還是命中註定,所認識的美女都是從天而降、猝不及防的。不由分說碰個滿懷,撞得滿天星斗;想要定神細看的時候,佳人卻總是翩然而去,留下只有思念。

這些年來,內地演藝界人材輩出,憑演技實力站穩腳跟的大有人在,叫人由衷佩服的也著實不少,不知怎的,卻好像沒有幾位天仙化人一般的人物,讓人看一眼便忘記不了。

幸而,還有何晴。

余生也晚,來到2003年內地版《射鵰英雄傳》才知道晴姐──請容我厚著臉皮叫一聲「姐」,因為總覺得連名帶姓的稱呼,不太禮貌。儘管《射鵰》拍得不錯,選角平均而言也比最近播完的《神鵰》要好,但真正能夠呈現原著神髓的人物,只有晴姐的包惜弱。記得晴姐的包惜弱出場的時候,眼前為之一亮,跳起來對著電視機直叫:「天啊!怎麼到了這年代居然還有一個和包惜弱一模一樣的女生啊?」

別問我為甚麼如此激動,這份感覺連自己也說不明白。也許是因為自小愛看的金庸小說,終於有了一個比較接近原著神髓的電視劇版;也許是因為晴姐的溫柔嫵媚、清麗絕俗,是近年所見庸脂俗粉之中唯一的清泉。看她一張秀美無倫的臉,裹在一身雪白的毛裘裡,纖瘦的身影佇立在小舟中,隨著幽怨的歌聲飄然遠去,怎不叫人心裡發疼?儘管包惜弱的軟弱、妥協和不問是非間接造成了郭、楊兩家的悲劇,然而此情此景,任誰也無法板起臉孔嚴詞詰難。看,楊鐵心十八年來流落江湖,也沒想過追問半句根由;一旦與愛妻重逢,隨即從容而死,不見絲毫遺憾,咱們這些旁觀者急得直跺腳,又有甚麼法子?

可惜,自從《射鵰》之後,一直沒打聽到晴姐的消息。偶然看到一兩段新聞,說她有份演出一些政治正確的時裝劇,別說在香港沒機會看到,即使有,我也不想看。須知道晴姐本來就是屬於古代的,她小時候學的不是別的,而是「百戲之祖」崑劇,所以時裝戲永遠不是她那杯茶。這當然與演技無關,但氣質不對就是不對,看晴姐拿起手槍、蹙著秀眉演甚麼硬橋硬馬的革命者,我比誰都難過,簡直有「虎落平陽遭犬辱」之嘆。最近還打聽到她和曾志偉在某劇集裡合演夫妻,天哪,這是誰的安排?簡直比扈三娘被逼下嫁矮腳虎還要噁心,曾志偉哪裡配得起晴姐?怎麼可能配得起?難道製作人員就不能讓晴迷們過兩天安穩的日子嗎?

古語有云:「紅顏薄命」,秉承著天地間清明靈秀之氣、長得脫俗出塵的女子,彷彿盡是神話故事裡下凡歷劫的仙女,總要叫人握腕長嘆才甘心。童話故事裡美滿幸福的公主,往往都沒有中國人的份兒。我本慶幸晴姐是唯一的例外,誰知道她還是逃不過宿命。

也許,不吃人間煙火的美女,命中註定就是寂寞的,因為沒有俗世的男人會明白仙子的心事。就像那些認為晴姐近年疲態已露,不復少年時清麗無愁的傢伙,只看到外表上無可避免的變化,卻對閃爍著智慧和歲月光芒的淡雅氣質視若無睹。

那麼,仙子的心事是甚麼呢?我既是凡夫俗子,也沒有本事洞悉仙機,只能憑著半點蛛絲馬跡,聊作臆測而已。

晴姐是唯一演遍四大古典名著改編本的女演員,分別在《西遊記》裡飾演一個作弄豬八戒的小精靈、在《三國演義》演小喬、在《水滸傳》演李師師、在《紅樓夢》電影版演秦可卿。看,除了那個頑皮的小精靈,小喬、李師師和秦可卿,哪位不是書中艷壓群芳而又命薄如紙的女子?日前又得知晴姐在張紀中監製的《碧血劍》中飾演溫儀,無論是少年或中年的造型,也和書中人非常吻合,再一次令人讚嘆不已。以晴姐的美貌和氣質,固然是擔演這些角色的不二人選,但同時也不能不讓人敏感地猜想,到底這些角色和晴姐有哪些共通之處?

還有晴姐的芳名,本來是一個陽光燦爛、活潑開朗的名字,就像她多年前曾經演過俏麗天真的小公主天鳳,笑得兩靨如花,從不識人間愁苦。但她的姓氏,把整個名字換了意思,變成了一個悵惘萬分的疑問句。

憶起何晴,我彷彿看到愁眉不展的仙子,迎著風,低著頭,思量著她那些不為人知的心事。偶然抬起臉來,仰視那清朗無雲的長空,只聽到她幽幽的問道:「為甚麼今天天氣那麼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