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November 2006

三遊杭州之一--重遊西湖

真正愛上西湖,大概是前年重遊杭州的時候。十多年前匆匆一瞥,喜歡自是喜歡,卻談不上深刻的感情。畢竟書上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嚮往、仰慕、欽羨固然是有的,但要親身體會一個地方、經歷一個地方,總得花費一些時日。在西湖邊上待了半個月,即使談不上很長的時間,但恐怕沒幾個人能抵擋得住這片湖水的誘惑。

所以,在心浮氣躁、營營役役的日子裡,總盤算著甚麼時候再到西湖,過上幾天神仙一般無憂無慮的日子。即使只是想起那半個月逍遙快活的日子,也足夠樂上半天。

就是因為這份牽念,我又再踏足西湖,讓湖水洗滌身心的塵埃,好好兒歇歇腳,為日後更艱難、更跋涉的旅程作好準備。

10月29日中午,我拖著疲累的身軀來到了西湖東畔。聽說過幾天北風就要南下,天氣倏變,所以放眼望去,城裡和湖上也灰濛濛的,好像披了一層薄紗。也許是星期天,遊人絡繹不絕,比平日多上幾倍,人聲鼎沸,難免稍微影響了避靜的心情--尤其是那些播放著走音的《梁祝》電子樂曲的環湖旅遊車和充滿樣板戲味道的《愛我中華》音樂噴泉,簡直是最不能饒恕的噪音,端的敗人清興,真想寫封信向杭州市旅遊局投訴。

這幾天待在杭州,最重要、也最愜意的事情,就是可以甚麼也不想,甚麼也不安排,睡到幾點是幾點,想吃甚麼就吃甚麼。也許有人會問:「這樣不是很無聊嗎?為甚麼要老遠的跑到杭州去?在家裡不也是一樣嗎?」當然不一樣。現在這世道啊,在家一天,電話不能關、電腦不能關,更不能讓人家知道你放假還待在香港,不然一天十個電話下來,覺睡不成、書讀不著、想玩玩不了,放假還有甚麼趣味?在外地最好了,哪個不識趣的照舊打電話來,一聽到我在外地,沒電腦、沒上網、沒傳真,甚麼也做不了,很容易便打發過去。所以啊,放假時在外地住旅館,只要乾淨舒適的便是,不能挑一家功能萬全的高級酒店,否則就是跟自己過不去。

遊西湖,還是走路最好,其次是乘船。總覺得乘船遊湖的感覺太親密,自己既然配不上成為西湖風光的一分子,還是保持一點距離,冷眼看西湖穩妥些。何況,走到哪裡,看到哪裡,全憑自己量力而為,總不成坐著人家的船在湖裡待上半天,不讓人家繼續做生意,又付不起包船的費用。

騎腳踏車遊湖也是我喜愛的方式。十多年前一個寒風砭骨的冬天,和幾個同學初遊杭州時在蘇堤上試了一遍,好玩得緊,這次禁不住童心大起,重作小時候的營生。

回家的那天早上,天氣微涼,風和日麗,大清早起來胡亂吃了些早點,便到北山路斷橋對面的小賣店租了一輛車,從斷橋出發,經白堤、孤山、西泠橋,看了重修的蘇小小墓和武松墓,然後轉出北山路,再折往蘇堤北端。

蘇堤全長二點八公里左右,有六座橋,從北到南分別名為「跨虹」、「東浦」、「壓堤」、「望山」、「鎖瀾」和「映波」,不知是誰給取的名字,雅俗不一,我認為以「鎖瀾」最佳,「映波」其次。「跨虹」、「望山」、「壓堤」云云,幾乎可以套用到其他地方每一座橋,沒甚麼特別。

騎車遊湖的另一個好處,就是可以權作一種體能測驗。沒想到才練了四個月,腿勁真的大有進步,背著沉甸甸的背囊騎車上橋也不費力。

堪堪到了蘇堤中央,在東岸找了個位子坐下來休息,順便讓背包上的小熊和「坐騎」傍著柳絲,和西湖拍個照留念。

到了蘇堤南端,見到一間精致的蘇東坡紀念館,心中甚喜,於是鎖好了車,進去逛一圈。

紀念館共分兩層,地下的展板介紹了蘇軾知杭州時的功勳和逸事,例如為人熟知的「東坡肉」的來由,以及他疏浚西湖、改善民生的成就;二樓則展覽蘇軾部分墨跡和詩文。資料雖然不多,倒也有趣。可惜某個內地旅行團的遊客似乎覺得無甚趣味,在門前沸沸揚揚的吵了一陣便散去,我也樂得清靜,待他們離開了才進館細看。

紀念館門前有一尊蘇軾的造意石像,下巴微抬,神馳遠方,一部大鬍子迎風飄揚,神態甚是瀟灑俊逸,頗有幾分黃老邪的況味。可惜有幾個穿戴整齊的莽漢叼著煙,爬上石像的底座,學著石像一樣抬起下巴,臉上流露的卻是輕佻浮躁,名副其實的東施效顰。我戴著墨鏡,似笑非笑的瞧著他們,心想若是蘇大鬍子有靈,用石像的大袖子一揮,把他們掃下地來,那才教好玩呢。

既然是騎車遊湖,本來不想走回頭路,就沿著南山路,經雷峰塔和南屏晚鐘,再返回北山路。但一看錶,已差不多十一點,恐怕時間急逼,來不及到機場可麻煩了,只好循原路回去。

這一路上陽光明媚,涼風拂面,來杭州這幾天,就算今天騎車遊湖最愜意了,可算為這趟避靜之旅畫上一個美滿的句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