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 November 2006

三遊杭州之三--感受杭州

閱讀杭州

從寶石山下來後,大約五點多,雖然有點累,但不想就這樣回酒店看電視;吃晚飯的話,時間又太早,於是走到延安路,乘十路巴士到文二路的博庫書店看書。附近慶春路的購書中心雖然面積不小,但以暢銷書為主,歷史和文學書種不多,反不如文二路的書店吸引。

不過,這次在杭州逛書店,倒是深深體會到內地閱讀口味和出版行業的轉變。編寫比較認真、內容翔實的歷史書和文學書少了,經過校正和注釋的古籍新編更少;通俗的青少年小說、歷史人物月旦、如何致富、如何改善人際關係等所謂提升個人修養的消閒書倒是琳瑯滿目,叫人招架不住。香港的書店本來就是這樣,我以為自己會見怪不怪,沒想到居然是無明火起,心中一陣焦躁。

另一個令人搖頭的地方,便是放在當眼位置的所謂歷史書,幾乎全部都是關於明清兩朝皇帝、后妃、權臣的人物月旦,當中不少更是中央電視台「百家論壇」嘉賓主持的講稿印本而已。其中有個作者叫「易中天」的,聽說在內地極受歡迎,他的所謂「品」歷史系列可說舖天蓋地,「品」完了三國便食髓知味,最近又出版了關於兩漢和明、清人物的評論。我拿起其中一本隨便翻了幾頁,這些書的內容其實大同小異,沒甚麼興味。雖是一家之言,卻沒甚麼章法,就像幾個朋友圍爐夜話那種隨隨便便說幾句,很多資料和說法不知有何根據,連個像樣的注釋也沒有。至於有關宋代歷史(尤其是南宋的)、浙江和杭州掌故文物的書,卻幾乎找不到。

我當然明白這是市場供求定律造成的必然結果,但閱讀口味趨於偏狹和庸俗,對於杭州這個文化根基深厚的城市而言,實在令人萬分遺憾。不過,我也明白這不只是杭州的問題,更是全國要認真面對的重大考驗。

我想,真正的問題所在,還是在於教育。為甚麼現行的教育沒能培養學生的閱讀興趣?沒有提升他們的求知欲、拓闊他們的閱讀口味?為甚麼讀者寧願看人家用第N手的資料來品評(扭曲?美化?斷章取義?)某個時代的人物,卻不願意自行了解那個時代,自己作判斷?那不是應該更有趣、更好玩嗎?

觀看杭州

在杭州慵懶散漫,骨頭發軟,連書也不太想看,卻可以花上大半天盯著電視機發呆。

其實電視上放的劇集都不好看,不是不倫不類的古裝或民初劇,便是以國共戰爭為題材的謀略劇,再不就是一些不知誰拍的時裝劇,都拍得沒甚麼神采,令人呵欠連連。只有一部反映改革開放以來人心丕變的時裝劇《真情時代》,編和演的都不錯。也許是我孤陋寡聞,戲裡的演員都不認識,但演來自然、稱職,尤其是男主角侯勇,令人印象深刻。只是電視台太多,播映的時間又混亂,今天在某家電視台演到了尾聲,明天另一家電視台才開始放沒多久,不小心的話,很容易看到精神分裂。

中央電視台第一頻道晚上正在播映《大敦煌》,本來對我這個「敦煌迷」很有吸引力,但看了幾集還是不知道故事想說甚麼,令人氣餒;即使有唐國強演西夏李元昊,也無法讓我繼續看下去了。

另有一部幾年前的處境喜劇《東北一家人》,非常有趣,值得推薦。戲裡一家三代同堂的東北人都有點兒逗,尤其是爺爺和奶奶兩個,特別好玩,也很有尋常百姓家長輩的親切感。有幾集說奶奶要參加扭秧歌比賽,被老伴和兒女取笑奚落;然後奶奶找鄰家的單身老漢做拍檔,居然被孫子訛傳為拋夫棄子的婚外情,笑到我肚痛。戲裡也偶然請來有名的演員跑龍套,例如我就看到其中一集的末段,請來了馮小剛和張鐵林,分別客串小偷和非法買賣路井蓋的小販。

可惜,我最期待張紀中的《碧血劍》,不知怎地聲沉影寂。本來預計十月播映,如今仍是沒有半點消息,不知他們葫蘆裡賣甚麼藥。

香港製作的劇集,在內地仍有一定的市場,難怪那麼多人前仆後繼,要到內地去分一杯羹。不過,香港劇集的水準大不如前,已是不爭的事實;人家也不是瞎子,不是那麼容易上當的。你看浙江衛視如今放的仍是《刑事偵緝檔案》和《創世紀》,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那些私人公司製作的劇集更不必說,像甚麼《紅拂女》、《爭霸傳奇》,陰陽怪氣的,實在叫人看不下去。老實說,如果請幾個有名的演員就能掩飾內容的貧乏無力,香港影視圈也不會如此一蹶不振。

看電視嘛,少不免要看廣告。早知道內地電視廣告都是藥物和保健食品的天下,只是不知道如今又加入了生力軍--私立醫院。那些私立醫院似乎都是專科醫院,而且專治婦科和泌尿科,其他醫科的都好像沒有。這還罷了,沒想到廣告的內容竟是坦率得令人吃驚,診治病症和手術的名稱如數家珍一般,就連甚麼部位或器官「糜爛」(糜爛?!)、「人流」(人工流產)也堂而皇之的昭告天下,我除了瞠目結舌,還能有甚麼反應?人家不知道,還以為中國人的身體都是豆腐造的,而且生病往往集中於那些敏感部位,大概是生活不檢點的緣故,那才叫貽笑大方、百辭莫辯哪。

體會杭州

儘管有些事情不盡如人意,杭州還是惹人喜愛的。至少這個城市現在還是比較沉靜、溫柔,沒有像其他大城市一樣喧鬧得叫人心煩。剛到酒店的時候,便有一幫上海人在大堂裡大呼小叫,旁若無人;回家的時候,無論在機場還是在飛機上,參加香港旅行團的遊客也一個勁兒扯大嗓門說話,不是炫耀自己在外國開的餐館生意有多好,便是感嘆自己白手興家有多艱難,就連服務員介紹緊急事故程序的時候仍不閉嘴。回到香港,更不必說,到處熙熙攘攘,噪音多於一切,總之就是一個字:吵!

相比其他大城市那些財大氣粗的傢伙,杭州人也比較斯文,平日說話不會太大聲,開車的時候也不會亂響號。即使路上堵車,也不會聽到震耳欲聾的萬號齊發。不過這兩年杭州的汽車數量不斷增加,讓人擔心空氣污染可能更嚴重之外,噪音污染加劇也是令人精神緊張、心浮氣躁的主要原因之一。

白居易說得好:「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杭州能有西湖,的確是杭州的福氣。不過除此以外,杭州愈來愈像其他沒有面目、沒有輪廓的城市,實在令人擔憂。西湖是杭州的精魂血肉所在,相信沒有人會異議,但這方淨土可以守護到甚麼時候,真是天曉得了。

到蕭山機場的路上,跟的士司機天南地北的聊得很愉快。聽他的談吐,比很多所謂名流紳士優雅不知多少倍。他和我一樣,對杭州這些年的發展也有不甚滿意的地方,尤其是江南水鄉特色逐漸消失這一點上,大家都覺得很無奈、也很惋惜。希望日後再到杭州的時候,可以讓大家看到更多可喜的轉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