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February 2007

自是花中第一流

千呼萬喚始出來。我終於看到內地武俠劇《碧血劍》了。

平生第一次看金庸小說,就是從《碧血劍》開始的,算起來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當時我還只是個小學生。我跟很多讀者一樣,總覺得金蛇郎君、溫儀和何紅藥的故事,是全書最精彩、最引人入勝、最令人低迴不已的情節。後來我看遍了所有金庸小說,才發覺這一段狂烈似火、溫軟如水的故事,原來是以寫情見長的金庸作品之中,一記不可多得的神來之筆。

因為這個小小的情意結,這些年來,我一直留意著《碧血劍》的影視改編本。除了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粵語電影版,還有已倒閉的佳藝電視於七十年代拍的首個粵語電視劇版外,其餘的都看過了。

這些年來屢敗屢戰的失望,早讓我練就了一副鐵石心腸;縱然並非金剛不壞,尋常戲文已難動搖心旌半分。儘管明知《碧血劍》有晴姐客串助陣,總是不敢期望太高。這當然與晴姐無涉,只因見過不知凡幾一身本領的優秀演員,被那些眼高手低的導演和犯駁不通的劇本累及英名。

欲挽無從,欲哭無淚。

說甚麼也不能讓晴姐有虎落平陽之嘆--儘管一切已成定局,我只能心裡乾著急。

所以,看內地版《碧血劍》之前,心裡說不出的忐忑,深怕編導力不從心,或者刻意求工、斧鑿太過,把原著最令人難忘的一段砸掉了。可是,同時又禁不住心癢難搔,盼星星盼月亮的,想看看晴姐怎樣演繹金蛇郎君口中「又美貌、又溫柔、又天真」的溫儀。

香港無線先後於1985年和2000年把《碧血劍》改編為電視劇,可惜兩位溫儀均無法令人滿意。1985年版由曾慶瑜演溫儀,她外貌成熟,眉宇間天生一股鬱怨。編導借助她的獨特氣質,集中表現溫儀在情郎遭暗算後,十八年來和女兒相依為命的幽怨愁苦;她本人的演技也無法讓她突破外貌的限制。所以她扮演「滿臉愁容」的中年溫儀十分稱職,少女時代則極勉強。曾在1983年《射鵰英雄傳》飾演楊康的苗僑偉,這次要黏上鬍子演金蛇郎君,可能師承1981年邵氏電影版的餘緒(畢竟無線和邵氏系出同源,老闆是同一人),更可能是出於與溫儀匹配的考慮。

吳美珩是少數甚得我心的香港演員,可惜近年無線製作人員不思進取,劇集水準江河日下,始終沒有讓她充分發揮所長的機會。我曾期望2000年版《碧血劍》的溫儀可以為她打破冷傲自信、外剛內柔的都會女子形象,可惜未竟全功。這一版《碧血劍》著重描寫溫儀善良柔順的一面--小雞、小鴨、小野兔都出場給她跑龍套,然後是縫衣、洗燙、做飯等尋常家務,為金蛇郎君義無反顧地愛上她補足了理由。可是編劇仁兄仁姐為德不卒,倏地筆鋒一轉,溫儀在女兒滿月不久就失足掉下枯井,被叔伯活埋致死,然後由原著所無、年輕十歲的妹妹代姊出場……

唉,這還算是《碧血劍》嗎?

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畢竟只是凡夫俗子,在看內地版《碧血劍》之前,怎麼可能不提心吊膽?

但是,我非常慶幸,這一切只是杞人憂天。

晴姐的溫儀,是目前所看到的戲劇改編本中,最完美、最符合原著描寫的。繼三、四年前《射鵰英雄傳》的包惜弱之後,晴姐讓《碧血劍》的溫儀冉冉重生,猶如從書裡走出來一般,直教我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著裡的溫儀性格單純,具體來說,就只有金蛇郎君那「又美貌、又溫柔、又天真」的九字真言。不過,戲劇改編本始終無法迴避中年溫儀回憶自己十六歲時邂逅金蛇郎君的場景,要兼顧純潔少女和滄桑中年的感覺,實在不容易。我相信這也是為甚麼無線兩個改編本都削足適履,不是把溫儀的性格壓縮成一點,就是把情節胡刪亂改,因為香港根本沒有可以自然磊落地從少女演到中年的女演員。

然而,晴姐做到了。

以晴姐的演技和氣質,飾演美貌溫柔的中年溫儀絕非難事,甚至可以說是當行本色,不作他人想。不過,歷練世故的成年人,要返樸歸真演繹天真爛漫的少女,卻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這是對演技的真正考驗,因為演技不只是身段和語氣(何況現在的劇集大都另有配音,根本聽不著演員唸白的功夫),更重要的是眼神和情態,而且必須自然蘊藉,不能過火,稍一不慎就全軍盡墨。須知道,天真不是白癡,嬌憨不是低能,久閱世情的人,愈是拚命想回復少年男女的淳厚自然,愈是急於求成、難以自制,效果只能適得其反。

請原諒我對晴姐信心不足,只因我深知飾演少女溫儀的難處,說得上是mission impossible。年紀愈長、閱歷愈深,難度也愈高。即使身段和語氣都過關了,往往只輸在眼神和情態上,尤其是眼神。這是最難掌握和最容易把人出賣的關鍵。如能把眼眸裡的智慧和閱歷暫時剔走,那就是深不可測的功力。

所以,當我看見那個一身粉紅衣裙的女孩兒,在風和日麗的院子裡蕩鞦韆,笑得雙靨如花,眼睛瞇成兩條縫;在山洞裡說哭就哭,像小孩一樣哭得眼睛鼻子嘴巴擠成一團;在繁花似錦的夜裡,站在鞦韆上跟朝思夜想的情郎四目交投,星眸含笑,粉臉如朝霞初綻、春暖融融……我只有瞠目結舌的份兒。

我甚至捨不得一下子跳回十八年後的「現實」,讓我看到十八年來的相思、盼望、悲苦和怨恨,如何把一個無憂無慮、光風霽月的女孩兒,折磨成噤若寒蟬、忍辱偷生的中年婦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樣喜歡晴姐的溫儀。只是奇怪,為甚麼那許多網友會為青青和阿九誰更可愛、誰更漂亮、誰才是袁承志真心所愛而吵得臉紅脖子粗。難道他們沒有注意,少女溫儀明眸裡的清澈晶瑩,容不下一絲塵俗?中年溫儀深顰淺黛之間,似淡還濃的寂寞和淒苦?更要緊的是,這一切渾然天成,不著半點斧鑿痕跡,豈是尋常雕蟲小技可比?

看晴姐演繹美貌溫柔、天真可愛的溫儀,不禁記起易安居士有詠桂詞《鷓鴣天》云: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
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應羞。畫闌開處冠中秋。
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

「自是花中第一流」,晴姐當之無愧。


附錄:歷年《碧血劍》戲劇改編本

片名/劇名類型年份演員(角色)
《碧血劍》(上、下)粵語電影1958(上)
1959(下)
吳楚帆(夏雪宜)
羅艷卿(溫儀)
《碧血劍》粵語電視劇1977石天(夏雪宜)
胡茵茵(溫儀)
魏秋樺(何紅藥)
《情俠追風劍》
註:根據《碧血劍》改編,
情節相似,唯人物姓名不同
國語電影1980凌雲(白一鵬)
李麗麗(冷秋霞)
《碧血劍》國語電影1981龍天翔(夏雪宜)
井莉(溫儀)
《碧血劍》粵語電視劇1985苗僑偉(夏雪宜)
曾慶瑜(溫儀)
高妙思(何紅藥)
《新碧血劍》粵語電影1993李修賢(金蛇郎君)
李美鳳(溫夫人)
《碧血劍》粵語電視劇2000江華(夏雪宜)
吳美珩(溫儀)
關寶慧(何紅藥)
《碧血劍》國語電視劇2007焦恩俊(夏雪宜)
何晴(溫儀)
郭金(何紅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