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September 2004

西湖半月記--餘杭拾趣:茶與咖啡

早知道杭州茶館林立,是喝茶的好地方,沒想到現在也有不少咖啡店,正好滿足我這個老饕魚與熊掌兼得的樂趣。

可惜在繁忙的大街上,茶館不多,只見到賣茶葉的小店。看來杭州的茶館大都設在尋常巷陌中,要耐著性子在小街橫巷裡闖盪,才找到那些茶香幽遠、悠閒恬靜的道地茶館。

廣東人也愛「飲茶」,但與杭州人的「喝茶」大異其趣。廣東人可能是全世界最饞嘴的,他們所謂的「飲茶」,其實是以吃點心為主,喝茶為副,但對茶水也極為講究。香港人繼承清末民初廣州關西少爺的遺風,也喜歡「飲茶」,講究「水滾茶靚」,不過如今這些懂得生活情趣的老香港已差不多絕跡了。現在香港人「飲茶」的地方,大都已改稱「酒樓」或「酒家」,而不是「茶樓」。食肆最注重的是如何以流水作業形式賺得最豐厚的利潤,所以白天設茶市,晚上開飯局和筵席,簡直是疲勞轟炸,食物水準怎能維持?但其實茶樓和酒樓本來是兩種不同的食店,分工是很清晰的。至於食客呢,他們最注重的是點心選擇多、價錢便宜;茶水品質如何,卻沒幾個計較。茶水本應是「飲茶」的主角,如今卻淪為可有可無、被人視若無睹的陪襯品,就像盛極一時的精巧風流,在「劣幣驅逐良幣」的現實中,逐漸被粗魯無文所取代,多麼唏噓。

所以呢,現在要安安靜靜地享受品茗的樂趣,不能在喧嘩震天的酒樓,而須在朋友家。難得這次到杭州,也應該好好感受一下杭州人喝茶的氣氛。

既然在鬧市的大街上沒碰見甚麼茶館,又聽說浙江小百花的陳輝玲和董柯娣合資在城西的住宅區開了一家,禁不住好奇心起,那天和于芳遊罷靈隱寺,就乘的士到文新路找找看。不知怎地,筆記本上寫的明明是文苑路,嘴裡跟司機說的卻是文新路,居然歪打正著的找到了,真是緣分。

從外面看,茶館裡昏沉沉的,但推門進去,才發覺裝潢非常講究,端的是古色古香,引人入勝。一進門,就有一道小河隔開接待處和內廳,柱樑上有一片水簾,為小河注入活水。必須跨過別致的小橋,才進得了茶館內廳。茶館共分三層,裝潢以紅、黑為主色,頗有上海鴻禧茶居的風韻,但更自然雅致,少了粉雕玉琢的懾人氣勢。茶館只設卡座,中間以牆壁隔開,向外的柱子中空,鑲上玻璃和射燈,改成收藏青銅器或陶器的小型展覽箱。卡座的桌子用堅硬的黑木造成,中間挖空了一塊長方條子,嵌上一塊靜物木雕,上面再鋪一塊玻璃為桌面。座位的墊褥以紅彤彤的布料為面子,繡滿了燦然生光的金色圖案,深具富貴氣派,但又不落俗套。卡座上的吊燈以紅布包裹的鳥籠盛著,牆上也掛了一幅工筆山水畫。每個卡座外面垂著水晶珠簾,若是三五知己聚在一起說體己話兒,最適合不過了。

我點了一份龍井,侍應隨即送上幾碟茶果,沒多久又端上一杯熱騰騰的茶。可惜那茶杯不是陶瓷,而是玻璃,我要等好一會才能端起杯子來呷一口道地的龍井茶。

各地名茶之中,我獨愛龍井。有人說龍井性涼,不宜多喝,但我就是喜歡龍井疏淡清遠的味道,即使多沖幾次,仍有餘香,齒頰芬芳。說來慚愧,我對茶的認識沒有Winnie和Stella那麼深入,只憑舌頭分辨喜惡。粗澀的西洋紅茶極少沾唇,喝得最多的是加了檸檬片的冰紅茶,而且一向只把這個當作佐膳和消暑飲料,沒有像喝龍井、普洱、鐵觀音等傳統名茶那樣認真的品嘗。

啜了幾口龍井,但覺心滿意足,舒暢無比,然後靜靜地靠著攬枕,在幽暗的燈光下看了好一會兒書。難得茶館坐滿了人,也不覺吵鬧,氣氛非常舒適寫意。

也不知坐了多少時候,喝飽了茶,要到二樓的洗手間去,沒料到樓梯旁就掛著一件黃澄澄的海地龍袍,在燈光下耀眼生花。到了二樓,地板居然是鏤空了的,鋪上一塊強化玻璃或玻璃纖維之類的無色透明板,下面整整齊齊的劃成二十五個方格,每個格子裡也放了式樣各異的絲穗、項鍊、鐲子等古代女性飾物。抬頭望去,通往三樓的樓梯旁,也掛了一件繡滿了鳳凰和薔薇的大紅嫁衣。茶館主人的身分,到此已是呼之欲出了。不過,環顧四周,始終沒有蛛絲馬跡點破實情,連播放的音樂也跟越劇沾不上邊兒。

說不出如何喜歡這家茶館表現出來那份沉著的自信,清脆俐落而不流於張揚跋扈,實在難得。與尋常茶館比較,當然少了幾分瀟灑和隨意,但卻多了幾分精致優雅,可謂各擅勝場。不知到底由哪位負責設計,真應該好好褒揚一下。

也許喝茶早已是杭州人生活的一部分,隨時隨地也可以喝,不必特地像我這個遊客一般跑到茶館裡去,所以大街上幾乎不見茶館的蹤影,咖啡店卻是琳瑯滿目。除了美式連鎖店Starbucks陰魂不散似的如影隨形,在南山路一帶也有幾家別致舒適的咖啡店,尤其是當中一家叫「貝尼尼」的,值得一記。

那天繞著西湖逛了大半天,離開雷峰塔後,在淨慈寺前乘K4路公車回清波門附近,在錢王祠對面的貝尼尼咖啡館喝下午茶。那咖啡館設在中國美術學院附近一幢西式老房子裡,共分兩層。我不知道那老洋房的典故,但房子座落綠樹成蔭的南山路上,與錢王祠遙遙相望,居然出奇的協調,沒有半點格格不入的感覺。咖啡店裡的裝潢很簡單,但勝在色調恬淡柔和,傢具均以厚重樸素的木質和布料為主,彷彿感受到想像中十八世紀的歐洲,一家老少在風雪之夜圍爐共聚的溫暖和親切。

侍應領著我輕輕地爬上木樓梯,讓我在靠著欄杆的小桌子旁坐下。身子在那張穩重舒適的大沙發上沉了下去,我才察覺自己的雙腿有多累。我點了一份下午茶套餐,餐飲方面挑了一杯「賓奇咖啡」,另有一盤水果、兩塊餅乾。「賓奇咖啡」的味道相當清淡,甘香中微帶酸澀,應該是混和了藍山和其他品種的咖啡豆炒成,餘香馥郁,甚是好喝。真不明白為甚麼那麼多人喜歡到Starbucks去喝咖啡,到底是他們真箇喜歡那些酸溜溜的咖啡味道,抑或只是貪圖趁熱鬧、趕時髦的虛榮?

茶與咖啡,大概就像生活一樣,要仔細體會箇中真味,需要一顆悠閒、認真而好奇的心。從來深信「蘿蔔青菜,各有所愛」、「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對味道的喜惡因人而異,難以用金錢和其他客觀標準衡量,但憑個人的感受分辨。即使有一百個人讚賞的甘甜,落在自己的舌尖上,也可能是難以下嚥的苦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