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March 2007

淺談《家風》的白海燕

剛看完晴姐兩、三年前的時裝劇《家風》,很喜歡她飾演的白海燕。

相比劇中其他角色,白海燕的結局甚有遺憾,但她卻是劇中唯一能夠打破團圓俗套的人物,渾身閃耀著現代女性獨立自主的光芒,令人眼前一亮。

當然,這份獨立自主得來不易,甚至稱得上血淚交融,但也更彰顯白海燕擇善固執的可敬可憫。

某程度上,白海燕仍擺脫不了女子「出嫁從夫」、「愛情至上」等性別角色的傳統論述框架--女子無論有多聰明漂亮,事業和生活多麼成功,也要結婚生子,然後全心全意地奉獻家庭,這才是女性理所當然的歸宿,女性真正的價值所在。追求個性獨立和自我尊嚴的女子,似乎註定了愛情或婚姻失敗,孤獨終老。

白海燕也是一樣。對某些觀眾來說,她為了維護那勞什子尊嚴,選擇與丈夫分隔兩地,最後又拒絕與丈夫重修舊好,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但是,我不禁要請問:為甚麼女性一定要委曲求全?為甚麼女性為了愛情和家庭放棄事業、放棄自我是那麼理所當然、眾望所歸?為甚麼不能相信女性會忠於自己的感情和感受來為自己作主?歸根究柢,是誰逼著一個又一個像白海燕那樣莊敬自重的人兒,無可奈何地接受事業與愛情不能兼得的所謂「選擇」?

白海燕的故事,其實是女性自覺追求個人尊嚴和獨立的過程。可惜她維護了自己的尊嚴,建立了久違的自信,卻失去了愛情和婚姻。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那是她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不是可憐兮兮地被人拋棄的結果。她之所以那麼堅決地拒絕與丈夫復合,不只是因為曾經受傷,更是因為她深深地明白到,兩人的差距實在太大,難以繼續一起生活了。

所謂「難得糊塗」,頭腦清醒的人永遠活得比渾渾噩噩的人累上千萬倍,白海燕就是這樣的水晶心肝玻璃人兒。打從白海燕跟丈夫、女兒回到楊家那一天起,她就明白自己的處境有多麼不堪。所以她下定決心,無論多麼艱苦,也要憑自己的努力扭轉這種局面,不再做依偎在丈夫臂彎裡的小燕子。這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她深愛的丈夫。只要自己活得有尊嚴、公婆接受了自己,丈夫才不會夾在父母和妻子的齟齬之間裡外不是人。可是她的丈夫不明白、不關心也不理會;楊家上下看在眼裡,只覺得她倔強得莫名其妙。

所以,她只能靠自己。

孤軍奮戰的滋味當然不好受,何況還有那麼多平白無端、出乎意料的橫生枝節,但白海燕還是咬緊牙關熬過來了。原以為終於盼到月朗風清,可以跟所愛的人地老天荒;但是到了那一刻,她才驀然驚覺,自己早已不是甚麼婉轉依人的海燕兒,而是身經百戰、光彩鑑人的鳳凰兒。那個自己仰仗、傾慕多年的男人,如今竟變得那麼渺小和陌生。

脫胎換骨之後的白海燕,不是不需要愛情,而是她的眼光開闊了、境界提高了,需要愛情的本質也不一樣了。如今她需要的,不是小女孩白日夢裡柔情萬種的白馬王子,而是理解她、信任她、彼此扶持,能夠一起成長的soul mate。可惜她的丈夫不是甚麼成熟大方的男人,而是一個任性自我的獨生子。他曾以第三者的殷勤體貼,作為自己心旌動搖的藉口,甚至以此作為「威脅」,要她放棄事業回到他身邊。如此幼稚無聊的舉動,白海燕看在眼裡,固然傷心氣憤,但也正好讓她漸漸看清彼此難以踰越的距離。

儘管楊家老媽嫌棄白海燕離過婚,又沒有大學學歷,配不上兒子,但白海燕是真正敏慧剔透的女子,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為甚麼要那樣做。她對身邊的人和事,總有自己獨到敏銳的觸覺,一切也逃不過她的法眼。她沒有小姑楊錦萍的張揚跋扈、好高騖遠,而是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卑不亢地爭取自己應有的尊嚴。所以她成功了,楊錦萍卻一敗塗地,被逼回歸傳統,做個符合眾人期望的賢妻良母。

更何況,那份刻骨銘心的愛情,也早在營營役役、孤單無助的日子裡消磨淨盡,只留下一片發黃湮遠的回憶。楊大公子的「浪子回頭」,不見得是割捨不下曾與自己同甘共苦的愛妻,恐怕更是礙於父母的壓力、留住女兒的渴望,甚至可能是不要被女人拋棄的情意結。

既然如此,白海燕怎麼可能紆尊降貴,重新接受精神境界與自己判若雲泥的丈夫?公婆和小姑不約而同地問她是否有了男朋友,婆婆甚至避重就輕地把一切歸咎於時機上的「陰差陽錯」,也正好說明白海燕和她們之間的天壤之別。白海燕一直勇敢地面對現實,努力地解決問題,到了事無可為的時候就決定捨棄,清脆俐落。但是楊家的人呢?他們一廂情願地以為白海燕的決絕是移情別戀的後果,而不是忠於自己、深思熟慮的決定。看在眼裡,真是俗不可耐,說不定更是為了姓楊的面子而找個下台階罷了。

所以,在最後一場戲裡,白海燕苦笑著搖了搖頭,隨即聲淚俱下地訴說自己多年來的苦楚,以回應丈夫重續前緣的請求,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我只是心疼白海燕不為人理解的寂寞:為何那麼多的人,仍然戴著有色眼鏡來看這個堅忍溫婉的女子,不肯相信她是為了忠於自己而作出這個決定?

我深信白海燕情不自禁痛哭失聲,不是為了嗔怨丈夫,也不是為了博取他的同情,只是被丈夫沒頭沒腦的話觸動了內心深處的傷口,忍不住把鬱積多年的苦楚盡情發洩。回首來時路,她一個人披荊斬棘的跑了那麼遠,到最後才發現丈夫的軟弱和自私,多麼令人失望。她多年來的奮鬥,只能成全自己,卻沒有成全與丈夫終生廝守的許願。儘管她的努力說不上是白費,總也是功虧一簣,教人遺憾。

看白海燕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模樣,不禁又想起Anita在《男人四十》結局那個哭得肝腸寸斷的樣子來。我本來不太明白Anita飾演的陳文靖,為甚麼要哭得那麼傷心;如今與晴姐的白海燕作個對照後,卻另有一番體會。

也許,白海燕和陳文靖的眼淚,都有一點點傷逝的意味罷?畢竟是曾經深愛過、同甘共苦的夫妻,即使真的沒有繼續一起生活的理由,來到分道揚鑣的一刻,難免會有點捨不得。誰說女人的眼淚是懦弱的表現?白海燕和陳文靖都比她們的丈夫堅強、勇敢、爽快,她們深知與丈夫之間的隔閡無法消除,而且感情已逝,就平心靜氣地提出分手,沒有半點糾纏下去的意欲,倒是她們的丈夫喜歡拖泥帶水、夾纏不清。在我看來,白海燕和陳文靖的眼淚,只是哀悼美好消逝的輓歌,並不是向男人乞討的武器。

看白海燕的故事,也教我想起《男人四十》的主題曲《相愛很難》:「也許相愛很難,就難在其實雙方各有各寄望,怎麼辦?」兩個人要相愛到老,的確不容易,外在環境的改變和壓力,固然把人逼得喘不過氣;人的個性和想法,也會隨著歲月流轉和經驗累積而有所改變。伴侶能否理解和接受,是維繫兩人關係很重要的因素。本來呢,兩個人要相處就得互相遷就包容,但如果像白海燕那樣被人無故蔑視,連做人的基本尊嚴也沒有,即使兩人愛得再深,又有甚麼意義?無論是哪一種感情,也不應該建立在輕蔑和歧視的基礎上。眾生平等,尊嚴總是要尊重和維護的,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可惜,如今還有很多女子無法像白海燕那樣勇敢地衝破傳統的桎梏,只能無可奈何地放棄自我和理想,接受賢妻良母的角色。不知要到甚麼時候,大家才能放下傳統的沉重包袱,站在兩性平等的角度,重新審視男女的社會角色,讓彼此在生活模式上有更多真正自由的選擇。

2 comments:

  1. Hi,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blog for some time. Would you mind terribly if I added a link to your blog from my HK-related blog below?

    http://www.whatthethundersaid.info/

    Thank you for your attention.

    ReplyDelete
  2. Hi, thank you for visiting my blog. Feel free to add my blog link to your site. I will take time to visit yours. Thanks again.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