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4 June 2007

十年回首(一)

十年回首,最值得記述、影響力最深遠的事物,我認為是互聯網功能的飛躍發展和興盛,為無權無勢的人提供發表言論的平台,真正做到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打破了既得利益者對主流媒體和社會論述的壟斷。

也許有人會問,既得利益者是誰?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嬰兒潮期間出生,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造就香港經濟起飛,也為今天香港百病叢生埋下禍根的一代「中坑」。

再簡單一點說,就是陳冠中在《我這一代香港人》所說,和他同輩的香港人。

別的不說,光看最近二、三十年,多少香港人盲目相信曾經「一家八口一張床」的窮家子弟努力奮鬥、白手興家的所謂成功故事,不但自己心甘情願被催眠洗腦,更偏執地把這個「神話」薪火相傳下去,就可見一斑。如今那些「上岸」多年、肚滿腸肥的高官名人和社會賢達,不斷向青少年灌輸「努力奮發、永不放棄就會成功」的所謂「香港精神」,安的到底是甚麼居心?難道他們忘記了,三十年來他們一手訂立的遊戲規則,已經陸續把下一代憑個人努力爬向上層社會的道路給堵死了?那幫「中坑」樂此不疲地要香港的下一代往死胡同裡擠,不是太麻木不仁就是早給勝利沖昏了頭腦,以為他們那部得來不易的成功秘笈,可以像《溏心風暴》的四頭鮑魚一樣代代相傳。

「中坑」的言論,固然偽善得可怕;而傳媒往往以「真情對話」形容那些一切盡在公關計算之中的見面會,更是無恥得令人毛骨悚然。

為甚麼會這樣呢?因為掌握傳媒命脈的是同一幫人。他們在某些議題上的意見可能南轅北轍,但他們畢竟是同一個年代的產物,身上還是有一些撇清不了的特質。

所以,當日梁錦松以《獅子山下》「勉勵」迷茫氣餒、憤怒躁動的香港人,絕對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再次反映了那些「中坑」多麼自大、多麼自戀、多麼自以為是。

去年十二月政府強行清拆中環舊天星碼頭,受到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學生和市民強烈反抗,正是「互聯網世代」對主流社會一次有力的控訴和打擊。無論是香港政府、立法會議員或是主流傳媒,均顯得左支右絀,狼狽不堪。因為那一群沒有姓名、沒有領袖的抗議者,完全違反了「中坑」所熟悉的遊戲規則,教他們束手無策。如果那些「中坑」還有一丁點兒危機意識的話,就應該虛心學習網上社區的運作和影響力,進而調整管治策略和諮詢民意的方法,為香港的長治久安踏出新的一步。可惜,他們始終無法適應日新月異的互聯網時代,依舊不思進取。他們根本不覺得一直以來奉若圭臬的價值觀有甚麼不妥之處,因此只會為自己無驚無險地度過一場政治風暴暗捏一把汗,然後心懷惶恐與不安,一邊抱怨年輕人少不更事,比維園阿伯更難纏,一邊只是看風駛舵地換湯不換藥,以為略施小技,換個夠潮的包裝就可以瞞天過海。

可是,這種拙劣的把戲騙得了誰?他們還在沾沾自喜的當兒,早已淪為互聯網世代的笑柄。《福佳始終有你》在網上熱播,就是最新的證據。

但又有幾個「中坑」會看過《福佳始終有你》?有幾個會明白歌詞字裡行間的憤怒和怨恨?

這些年來,外國有很多討論互聯網對社會文化影響力的專著,就像當年討論電視的影響力一樣。不過,香港文化和學術界從來拾人牙慧者多,另闢蹊徑者少,有關互聯網影響力的論述,目前仍是相當零散,未見有系統的研究,而且像當年有關《大長今》掀起韓國流行文化熱潮的調查也付諸闕如。

因此,我不會對這些「中坑」抱有任何期望。他們已經無可救藥,至少在過去十年,也沒看到他們會有醒悟的一天。十年來,只有一個走在時代前面的陳冠中敢於自省、敢於說句公道話。那些「中坑」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所謂「靈活變通」,往往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得其形而忘其神。例如那種以為建立幾座「國際級」劇場和博物館,就能把香港打造成世界文化藝術之都的邏輯謬誤,只有他們才會恬不知恥地樂此不疲。面對如此不學無術、冥頑不靈的「中坑」,再費唇舌也是枉然。

且看「中坑」如何帶領香港繼續沉淪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