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July 2007

十年回首(四)

這些天百無聊賴,懶惰的惡菌再次侵襲全身。看電視和報紙,不是粉飾太平就是輿論暴力,只覺頭昏腦脹,中人欲嘔。不如重玩DOS版《金庸群俠傳》來得輕鬆自在。

那天看到一大群不知哪兒鑽出來的少女師奶群情淘湧,喊打喊殺,誓要買到甚麼名牌環保袋而後快,突然間靈光一閃,想到了這篇的主題。

十年來,總覺得香港人愈來愈幼稚,愈來愈無聊,愈來愈膚淺。當年江澤民一句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可謂切中要害。所謂旁觀者清,內地領導人看香港,從來頭腦清晰,比我們更瞭解自己。

先不要說甚麼建華之亂、曾蔭權一朝得志語無倫次之類老掉了牙的東西。還記得吃一個月漢堡包去換購Snoopy或Hello Kitty公仔嗎?記得天天像追看電視劇一般追看新馬師曾的爭產風波嗎?記得在所謂「書展」、「漫畫展」的廉價地攤搶購課外練習、文棍垃圾和玩具精品,然後不可一世地向在場的記者展示戰利品嗎?

這些就是膚淺。

膚淺是甚麼?就是只看表面、人云亦云,不肯動腦筋想想,到底一件事是對是錯?有甚麼意義?為甚麼要這樣做?

不是嗎?請問有多少人認真想過自己到底為甚麼要這樣做?如果是一直喜歡Snoopy和Hello Kitty的粉絲固然是無可厚非,但那些人云亦云的「忽然狂迷」呢?是為了憧憬日後轉手炒賣的微利,還是中了廣告的魔咒無法自解,抑或是阿邊個邊個乜水物水都有了,我又要有?

至於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本質上只是出版社的散貨區,近年更淪為所謂歌手、演員、嫁個有錢人的「手袋黨」太太爭取上鏡的戰場。在場採訪的娛樂記者比港聞版、文化閱讀版的記者多上好幾倍,更有人請來真假難辨的粉絲造勢,像旺角街頭鬧哄哄的簽名會多於一切,真是慘不忍睹。不是說歌手、演員、有錢太太不可以寫書,問題是,為甚麼寫來寫去還是美容、烹飪和養寵物?更重要的問題是,那些勞什子真的是他們寫的嗎?他們當中不是有很多連中文也說得一塌糊塗的傢伙嗎?如果只是口述,或者只是借個名字讓出版社發一筆小橫財之後分點紅,為甚麼不能坦誠相告,童叟無欺?在美國,有點名氣的人口述內容、請人代筆出版的書籍比比皆是,就連學富五車的政客也不例外。那些香港人不是很喜歡說美國有多好、有多先進的嗎?在這件事上為甚麼不學美國,卻去學內地的不法商人掛羊頭賣狗肉?

諷刺的是,香港貿易發展局每年主辦「香港書展」,原意不是為了鼓勵閱讀、促進本港出版業發展的嗎?這些年來,「香港書展」鼓勵香港人閱讀方面,有多少成效?促進出版業發展方面,又做了多少功夫?我已經太厭倦把參展商數目和入場人次當金科玉律的陳腔濫調。不去深究暢銷書種、購買動機等重要的內在因素,只是迷信表面上的統計數字,把這些數字當作唯一而全部的真理,不是膚淺是甚麼?

普羅大眾固然如此,掌握輿論公器的傳媒、把持權力的達官貴人更無以獨善其身。如果他們沒有推波助瀾,已經阿彌陀佛了。

無奈天教心願與身違。

已經不只一次痛批被「中坑」把持的本地傳媒精神分裂、借新聞、言論自由之名,行排斥異己、操控自由之實,顛倒是非、混淆視聽,令人髮指。不只是政治背景鮮明的傳媒,且看鄭經翰、李慧玲、陶傑之流,以屁股指揮腦袋,一副居高臨下、睥睨當代的姿態,實則操控輿論,煽動語言暴力,卻被奉為人民喉舌、香江才子。

曾蔭權上台後,有姿勢沒實際的廢話無日無之,已到了難以容忍的地步。看他沾沾自喜地提出「香港要有一千萬人口」、「香港市民應該生三個孩子」、「香港要成為像紐約、倫敦那樣的國際金融中心」等空洞無聊、沒有內涵的口號,不是膚淺是甚麼?香港地少人多,社會問題層出不窮,舊的未解決,新的接踵來,如何能成為一千萬人安居樂業的和諧社會?再說,紐約、倫敦的成功之道在哪兒?除了看得見的地標、設施配套,更重要的是歷史文化、價值理念這些長期沉澱得來、但統計數字和資產負債表上看不到的因素,香港學得來嗎?這兩個城市要付出怎樣的社會代價,來維繫毫不相干的外人也看得見的繁榮,曾蔭權和那些掌握香港政治、經濟命脈的達官貴人會知道嗎?

不去仔細分析人家的成功之道,不去認真考慮香港的優勢和弱點,不去思考配合香港獨特環境而應該開創的前途,就輕率地說香港要學人家這個那個,不是膚淺是甚麼?

嗚呼哀哉!明珠何辜,蒙此塵垢?香江何罪,濁浪滔天?試問百萬斯民,何日方得清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