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December 2008

不成風月轉摧殘

說起《碧血劍》裡的「夏溫之戀」,總是意猶未盡,忍不住再嘮叨一下。

雖然「夏溫之戀」蕩氣迴腸,令人動容,但細想金蛇郎君為了寶藏而放棄與溫儀私奔的機會,終於一失足成千古恨,其實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人。金蛇郎君在遺書裡慨嘆:「此時縱集天下珍寶,亦焉得以易半日聚首?重財寶而輕別離,愚之極矣,悔甚恨甚。」確是警世良言。其實,二千多年前老子就告誡我們「知足者富也」(第三十三章)、「故知足之足,恆足也」(第四十六章)。《紅樓夢》也有名言:「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人就是這樣,不到絕路,就不會醒悟;待到醒悟的時候,又已經太遲。從《鶯鶯傳》到《碧血劍》,「悔之已晚」的故事總是說之不盡、聽之不厭,如果不是我們記心太差,就是冥頑不靈。

金蛇郎君夏雪宜是一個充滿矛盾和缺陷的人,從他的名字到一言一行,莫不教人難以捉摸、猜想不透。例如他利用何紅藥的感情騙去五毒教的寶物,卻又對溫儀忠貞不二,寧死不屈,已經有很多人分析過其中的原因,從性格差異、心理狀態到文化衝突均有涉獵,眾說紛紜。其中網友Wiccan《從文化衝突看夏雪宜對溫儀和何紅藥的選擇》的鴻文,更是精采絕倫。不過我還是覺得,兩人相遇的時機,才是其中的關鍵。

我不否認金蛇郎君和溫儀在性格、心理狀態方面的契合,Wiccan所謂的「文化衝突」,也是金蛇郎君內心深處對亡姊的思念和依戀,轉化為對理想愛侶的一種期望或指標。不過,我認為這些因素都比不上時機那麼重要。

金蛇郎君所以成為變態殺手,皆因幼年時全家無辜被殺,令他一夜之間變成孤兒。他原是家中幼子,深得父母兄姊疼惜,是個萬千寵愛在一身的孩子。他對父母兄姊的依戀,正是他對付溫家時機關算盡、手段毒辣的原因。反過來說,他報仇之心愈堅決、手段愈狠辣,就表示他對家人的孺慕之情愈深刻,家破人亡的傷痛和怨憤愈難排遣。儘管在復仇的過程中,他不相信任何人,不讓人任何討他便宜的機會,但內心深處,他仍是渴望像童年時一樣,享受家人的愛護和溫暖。

金蛇郎君遇上何紅藥的時候,正在籌備他的復仇計劃,雖然已學成一身武功,還欠缺一些報仇的手段和利器,所以他偷學五毒教的下毒本領,又打算到峨嵋山盜劍。他自己說得清楚明白,毒龍洞中的事,在他而言不過逢場作戲,何紅藥的一片癡心,原不過是一廂情願。

但是,金蛇郎君遇上溫儀的時候,他的復仇計劃已經進行了一大半,預算要殺五十人,遇害者已有三十八人,還未計算被賣到揚州娼寮的兩名女眷。這時候的他,報仇之心可能已經轉淡,經年累月籌備的復仇計劃逐步實現,意味著他的人生目標逐漸消失,心靈愈覺空虛,溫婉善良、外柔內剛的溫儀正好符合他的心理需要。因為一個人精神長期處於緊張或戒備狀態,始終很疲累,很想有一個可以信任的對象讓他傾訴、讓他依靠。更何況,溫儀被他抓到山洞的時候,曾經以頭撞石,寧死不從,可能令他想起當年慘遭毒手的姊姊,也是這樣反抗過。當溫儀和亡姊的形象重疊,對於渴望得到愛護的金蛇郎君來說,溫儀就成為無法抗拒的理想愛侶。後來溫儀在他受人圍攻時流露關懷擔憂的神情,在他身受重傷時用心照料他,令他嚐到久違了的溫暖和關懷,令他感到安心、親切。金蛇郎君不顧一切地愛上溫儀,可能正是這個原因。後來夏雪宜向溫儀承諾,已經殺了四十人,看在她的眼淚份上,就此罷手不殺。表面上,他這樣做是為了向溫儀表明心跡;然而如果上述的心理分析成立的話,他其實是找到了另一個人生目標,決意從仇恨的深淵跳出來,和溫儀開始新生活。

如果金蛇郎君在復仇之初遇上溫儀,即使兩人性格契合,金蛇郎君也很可能無法說服自己放棄報仇。他不可能對父母兄姊食言,來換取自己的幸福。正如何紅藥,不惜身敗名裂來幫助他盜取金蛇劍,金蛇郎君又何嘗流露半點感激之情?他甚至反客為主,利用何紅藥的癡心,還在毒龍洞中佔盡便宜。可見在復仇之初,金蛇郎君早被復仇意志埋沒了良知,即使與溫儀相遇,也不見得就會愛上她。因此,我認為時機是兩人相愛的關鍵。

其實,金蛇郎君性格上有一個很嚴重的缺陷,就是貪婪。他明知何紅藥鍾情於己,就利用她的感情去盜劍,一見到毒龍洞內的寶物,更毫不猶豫的一併取去。即使他和溫儀真心相愛,又莫名其妙地先把她送回家裡,逕去盜寶,再圖相聚,終於鑄成無法挽回的悲劇。他臨死時才明白「重財寶而輕別離」的愚昧,可是已經太遲了。

也許因為金蛇郎君在性格上有太多缺陷,我對他沒有太大感覺,只覺得他的故事奇詭曲折,引人入勝。相比之下,我更同情溫儀和何紅藥的遭遇;而兩者之間,又覺得溫儀更惹人憐惜。

不少讀者都同情何紅藥錯愛負心人,指責金蛇郎君始亂終棄,我又何嘗不是?癡心錯付,原是很多女子的宿命,但何紅藥的偏激和怨毒,和她偏向「我愛你,你就得愛我」的一廂情願,又令人毛骨悚然,同情之心稍減,驚懼之情驟起。金蛇郎君欺騙她的感情,沒錯是罪證確鑿,但何紅藥二十年來自傷自憐,自己何嘗沒有責任?她彷彿是《神鵰俠侶》李莫愁的前身,多年來一味沉醉在憂傷和怨恨之中,卻沒想過這些憂傷和怨恨,真箇是負心人給她的,還是自找的?

溫儀外表柔弱,不懂武功,但內心堅強忍耐,絕非尋常鴛鴦蝴蝶派的女主角可比。她願意接受金蛇郎君的愛意,為他忍受父母家人的無理歧視,已是勇氣可嘉。後來帶著情郎的孩子在溫家這等虎狼之地忍辱偷生十八年,艱苦委屈可想而知。沒錯,她可能衣食無憂,但溫家上下對她母女倆白眼橫加、肆意侮辱,這等精神虐待是錦衣美食無法補償的。俗語有云:「寧吃開眉粥,莫食愁眉飯」,正是這個道理。女兒青青刁蠻任性、敏感脆弱,可能是遺傳自父親,也可能是被人長期歧視而造成的扭曲心理。不過青青始終心地善良,分辨是非,溫儀教女有方,可見一斑。想到她一介弱質女流,在強敵環伺的溫家撫養女兒成人,女兒雖然曾入歧途,尚未至於泯滅良知的地步,更是難能可貴,可敬可佩。

每次重溫《碧血劍》,總是忍不住掩卷長嘆。三個苦命人,兩段刻骨銘心的愛情,造就了《碧血劍》最蕩氣迴腸、最教人難忘的片段;即使在金庸小說之中,也堪稱罕有其匹。三人因為一個「情」字糾纏不休,淒苦半生,最後屍骨化灰,合葬於華山之巔的懸崖上,碧落黃泉之後,又不知勾起多少剪不斷理還亂的公案。想到這裡,不禁記起納蘭性德這一句:「不成風月轉摧殘」。情之累人,摧殘的又豈只是風月?

1 comment:

  1. Anonymous5:07 pm

    也不盡然。夏在尋寶一段時日後便耐不住先去找溫儀,準備遠走高飛。只可惜事與願違。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