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December 2008

文海隨筆--良宵淡月,疏影尚風流

小閣藏春
閑窗鎖晝
畫堂無限深幽
篆香燒盡
日影下簾鉤
手種江梅更好
又何必、臨水登樓
無人到、寂寥恰似
何遜在揚州
從來,知韻勝
難堪雨藉
不耐風揉
更誰家橫笛
吹動濃愁
莫恨香消雪減
須信道、跡掃情留
難言處
良宵淡月
疏影尚風流

--易安居士《滿庭芳》

除了喜歡喝酒,趙太似乎也特別喜歡梅花。

在她傳世的詞中,提到與梅花有關意象的詞,再加上開宗明義的詠梅詞,就有十八闋之多,約佔總數的三分之一。

也許這麼說是有點不要臉,但是趙太那麼喜歡梅花,讓我感覺上跟她更親近些--

因為,我也很喜歡梅花。

小時候讀過不少有關梅花的故事,可惜在香港這溫暖潮濕的小島,從來沒見過梅花是甚麼模樣,更遑論明白「香雪海」是怎樣一番風流光景。記得十五年前,在寒風凜冽的冬天初訪揚州,逕往史可法紀念館參觀。甫入門中,濃香襲來,清遠怡人,難描難畫。我像狗兒一般循著香氣一路尋去,終於在庭院中看到兩株盛開的臘梅。那份驚喜若狂和難言的激動,至今歷歷如昨。

從此,我就鐵了心,要做梅花的粉絲。

那趟乏善足陳的日本關西之旅中,若不是碰巧遇上梅花綻放的季節,可以肆意在紅白相間、錯落有致的梅花樹下徘徊良久,仔細玩味趙太的詠梅詞,恐怕我真的會提早結束假期,憤而離場以示抗議。不過,無論在和煦陽光或寒風冷雨之下,日本的梅花都沒有絲毫香氣,枉有嬌嬈嫵媚的皮相,卻少了引人入勝的風韻,一如日本貪圖聲色之娛的文化基因,頗令人失望。

為甚麼趙太會喜歡梅花呢?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但我想,梅花的孤芳自賞、堅強忍耐,總會讓趙太心生共鳴,繼而嚮往罷?梅花優美清麗的形態、清新幽遠的香氣、冒寒盛放的傲骨,相信也沒幾個人會不喜歡,問題只是程度深淺而已。反過來說,趙太那麼喜歡梅花,在那麼多作品中提到,也不禁令人遙慕趙太賞玩梅花、吟詠梅花的優雅脫俗。

趙太的詠梅詞,知名度也許比不上課文選讀的《醉花陰》或《聲聲慢》,但勝在深得花神之美,仔細賞玩之下,只覺齒頰芬芳,心曠神怡。其中我最喜歡《滿庭芳》,通篇流麗溫婉,蘊藉敦厚,雖云詞詠殘梅,曲盡寂寞之情而未流於淒怨酸苦,非公孫大娘舞劍器手不能為之。《聲聲慢》起拍連下七組疊字,雖云先聲奪人,細讀之後就顯得有點賣弄小聰明似的張揚跋扈。《滿庭芳》最後三句「難言處,良宵淡月,疏影尚風流」,暗用林逋詩意,卻別有一番悠然自得的氣魄,誠屬上品。

也許,我所以那麼喜歡趙太和她的作品,就是因為她在愁苦困頓之中,仍不失積極樂觀、坦率自然的性格,並未流於自傷自憐、怨天尤人。很多像趙太那樣身遭離亂的人,都會選擇以極盡怨恨酸苦的文字來抒發心中的鬱結,但是趙太沒有。趙太的性格和涵養,讓她把錐心之痛昇華成七分坦誠、三分含蓄的文字,讀之真切動人,又不會失諸味同嚼蠟的直抒胸臆。例如另一首聲稱是「梅詞」的《孤雁兒》,算是趙太比較簡單直接的作品,文字淺俗易懂,但字裡行間充溢著的淒涼和思念,卻是迴腸蕩氣,撩人心魄。

說起梅花,在我看來,當然還不止於冰清玉潔、凌霜傲雪的奇葩。梅花的形態、香氣,甚至只是名字,總叫我想起那早已跨鳳乘龍、隱沒在濃雲輕煙裡的瘦削身影。趙太的詠梅詞,如今讀來,又像是隔世的嘆喟,代我訴說著心底裡那些無以名狀的悲哀。

花與人,趙太和我自己的心事,就這樣糾纏在一起,再也分拆不開了。

2 comments:

  1. 有個網友的Blog的副標題是「良宵淡月,疏影尚風流」,也是雅談電影和文學,介紹給你看看。
    http://bakubakubaku.blogspot.com/

    ReplyDelete
  2. 謝謝,她的連結我早已加上了。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