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January 2009

滄海拾遺--幾多個幾多

我試過幾多個裝扮?
著過了幾多套衫?
我偶爾想到,那一點界限
我會試變做平淡
我試過幾多次失敗?
我怨過幾多次天?
我太了解,到某一點界限
我原來軟弱無限

莫問我,失去了幾多
終於我卻留住更多
好聽的說話,聽過了幾多
方知假話背後更加多

我有過幾多個心願?
我怨過幾多次天?
誰能明白到了一點界限
我與你一起變遷

莫問我,舊情人幾多
當初我確期望太多
天真的歲月,經過了幾多
終於今天悔恨這麼多

朦朧長夜
留下幾多追憶、幾多追惜
化作這聲聲嘆息
閉上眼睛
無論幾多珍惜、幾多心跡
要再說已是無力

作曲、編曲:郭小霖
填詞:潘源良
專輯:淑女/黑夜的豹

很多人知道郭小霖,是因為《從不知》,或者多年前G2000的電視廣告主題曲《迷惘》。我不太認識郭小霖的作品,印象中他的曲風偏向文靜溫柔,有點陳百強少年十五二十時的況味。但這首《幾多個幾多》,無論旋律和編曲也相當豪邁,翻看資料時,也不禁微感詫異。

節奏豪邁的旋律,配以強勁有力的電結他,正好配合Anita的個性;或者,至少符合她在《淑女/黑夜的豹》的野性形象。不過,《淑女/黑夜的豹》專輯裡最好聽的,並不是點題的兩首快歌,而是與這個「錯覺」南轅北轍的另一首作品。詳情容後細表。

也許因為Anita的際遇比戲劇更傳奇、對愛情的憧憬比任何女子都強烈,所以擬寫她的心態,成為很多填詞人樂此不疲的題材。潘源良這首詞也未能免俗,頗有讓Anita自我安慰的意味。難得的是,這首《幾多個幾多》頗有一點看破世情的玲瓏剔透,在無奈中仍有一點積極向前的希望,不像後來一九九八年的國語專輯《床前明月光》的作品《女兒紅》、《我看著寂寞長大》、《飄零》等,悲苦太甚,教人不忍卒聽。

不知道為甚麼,八十年代的填詞人,總會有意無意之間流露一點久經世情的智慧,令歌詞更堪玩味。他們用字大都比較淺白,通篇沒一個字要查字典、要考典故,但寫來餘韻無窮,深得言簡意賅的要旨。比較起來,即使才華橫溢如林夕,壓卷之作《似是故人來》也不免斧鑿痕跡太露,《神話.情話》、《難唸的經》、《相愛很難》那些刻意求工,更不在話下。

Anita演繹的時候,也充分把握到三分不平、三分無奈、三分豁達的感覺。她從頭到尾沒有放鬆,每個字唱來鏗鏘有力,尤其是副歌裡幾個「多」字,從輕描淡寫到憤怒的呼喊,極具層次感。即使來到最後一句「要再說已是無力」,也只是比前面稍為放輕一點。最後一字「力」是入聲字,本音短促,但偏偏音節悠長,不容易唱得好,她就捲起舌頭以lei音拉長,遲遲不把最後的k音吐出,更能表達那份無能為力的感覺。這種唱法大概與粵劇裡「問字拿腔」有點淵源,自小司空見慣,如今卻變成了瀕危品種。

1 comment:

  1. I heard this CD last night. I love this song much and agree with your post!!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