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8 January 2009

同心到白頭

小時候,總覺得「白頭到老,永結同心」這兩句祝福語老套到不行。在戲文裡看到,還可以當耳邊風;在婚宴上聽了,就覺得俗不可耐。也許是我太偏執,總覺得台上台下多少人只不過為了虛應故事,連小孩子也聽得出來,更覺噁心。尤其是明知道誰跟誰跟誰合不來,還要站起來向對方虛情假意一番,還不如拉倒算了。

長大了,更明白這只能是一廂情願,因為太多事情作不了準。即使是感情,誰也保證不了自己從一而終,更別提待人以嚴,律己以寛。總之,翻臉比翻書還要快的故事,實在罄竹難書。

更何況,永結同心又如何?我們都敵不過自然定律。人生數十年,在洪荒宇宙之中,連滄海一粟也不如。大概只像一顆沙子、一片塵埃,掉進空氣裡,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說甚麼人生不在乎長短,只在乎有沒有意義,都只是冠冕堂皇的自我排遣。因為得不到天長地久,所以只好自我安慰,說曾經擁有就算了。

如果真的深愛過,曾經擁有就夠了嗎?最近看了《奇幻逆緣》(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和中央電視台三年多前的《白蛇傳》,心情仍是混亂不堪,一顆心沉甸甸地,好像有很多話想說,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套用一句內地網友的流行語,就是我給「雷」到了,而且給雷得太厲害,連頭髮也有點燒焦的味道。

如果Benjamin和Daisy的故事,只是俗世間一段稍為不平凡的經歷;那麼,《白蛇傳》可能就是一段凡夫俗子夢寐以求的愛情傳奇。

其實 Benjamin和Daisy,也算得上「白頭到老,永結同心」了,只是Benjamin年老的樣子,跟普通人不一樣。其實初生嬰兒和年邁垂暮之人,與死亡同樣接近,但給人的感覺卻是截然不同。一個充滿喜悅和希望,另一個卻是風中殘燭,隨時都會熄滅。變成嬰兒的Benjamin,在Daisy懷裡閉上眼睛,可能是一種福氣;不過對於Daisy,卻是在錐心之痛當中,再添上一抹無法揮去的遺憾和失落。原以為可以相依到老的臂彎和肩膊,到頭來卻變得那麼脆弱、那麼微小。

至於白素貞,無論其人,還是其名,早就把我給迷得七葷八素。只奇怪怎麼民間傳說裡各位可敬可愛的女主角,挑丈夫的眼光都是那麼差勁。即使到了中央電視台的《白蛇傳》,許仙還是那個哭哭啼啼,沒甚麼丈夫氣概的許仙,果然是「除了愛,便一無是處」。雷到我的當然不是許仙,而是他的娘子。最記得她甘願放棄成仙的機會,只求與丈夫活在同一天空下,她臨行前說:「我會陪著他老,看著他死。」白素貞即使成不了仙,也已是長生不老,許仙愛她一生,最多不過一百年;她愛許仙一生,卻是真正的地老天荒。我知道比較年期沒意義,但我實在不敢想像,在許仙壽終正寢之後,白素貞要怎麼面對無窮無盡的思念。「此恨綿綿無絕期」,說的不是唐玄宗李隆基,應該是白素貞才對。她連死也不能,除非拋卻前塵,重新修練,否則那一丁點兒回憶,就是她活著唯一的生趣。

現在我開始明白,為甚麼「白頭到老,永結同心」是祝福,而不是咒語。這是非常隆重而善意的祝福,等閒不應亂說。只是,又有多少人能有這樣的福分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