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February 2009

從樓上書店說起

用了三年多的手機,終於要光榮引退。為了買新手機,上星期到了旺角一趟,順便逛逛久違了的樓上書店。

赫然發現專售內地文史哲圖書的文星圖書公司已於大半年前結業。回家上網一看,連公司網站也沒有了。

不由得心中一陣惆悵。

文星圖書公司開業多年,記得高中時代就已經開始光顧。家裡至今還珍藏著當時在文星買到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中國現代歷史事件選編》等書,一晃眼又是二十年了。那時文星設在亞皆老街先施百貨公司對面的唐樓,那道又斜又窄的樓梯,每次遇到有人,也要像在單程路上行駛的汽車一樣停下來讓對方先走,情景至今歷歷在目。

現在,先施百貨公司早已變成龍蛇混集的手機集散地先達廣場,對面那幢唐樓也早給拆掉了,所以文星圖書才搬到西洋菜南街、亞皆老街口的商業大廈裡。不過近年香港看書的人愈來愈少,對文學、哲學、歷史有興趣的讀者更少,經營想必十分困難。加上人民幣匯率不斷升高,以前在專營內地圖書書店裡不時見到的人滿之患,恐怕已成歷史。

接著再到附近其他較新的樓上書店看看,結果發現售賣的大都是流行小說、旅遊指南等消閒讀物,無論是內地或臺灣出版的,主要都是看一遍就不會再看的類型,對我全無吸引力。其中只有專售二手圖書的「梅馨書舍」比較有意思。這家書店的名字極富詩意,早已叫我暈浪,不過相對於其他能吸引青少年的書店,梅馨書舍就顯得門庭冷落了。

梅馨書舍的店面很小,裝修已經有點殘舊,圖書也放得不太整齊,看上去有點其貌不揚,不過也有一點雜亂而溫暖的家居感覺。店裡藏有很多年代久遠的圖書,紙質早已變成深褐色,連書脊也可能殘缺不全。讀者只要有耐性,應該也可以像淘金子一樣淘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我那天也淘到郭沫若編著、一九七九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武則天》劇本。雖然紙箋變黃,但保存得很好,完全沒有翻閱過的痕跡,可能是不見天日多年的「倉底貨」,至於來源就不可考究了。

在梅馨書舍樓上的「序言書室」,又是另一番光景。這家書店以「文化學術書店」自詡,店面裝修以白色為主色,比較淡雅素淨,附設一個只有兩三張桌子的咖啡角,頗有以前洪葉書店的影子。出售的圖書類型則近似已結業的曙光圖書,以西方社會科學和文化研究為主,中、英文書都有,但以中文書較多,約佔六七成。最可惜的是英文書取價很高,動輒三百元以上,比老牌英文書店辰衝有過之而無不及。大概因為這類圖書在香港沒有甚麼市場,往往在辰衝和商務印書館英文部都找不到,只得多付一點錢來訂購罷?問題是,英文書取價那麼高,如何吸引讀者親炙英文書?如果把英文書當成奢侈品,以經濟負擔和閱讀能力分化讀者群,骨子裡是否只是延續以往認為英國文化更優雅、社會地位更高的錯覺?借用本港所謂「文化人」津津樂道的理論詞彙,這是香港「去殖民化」過程中的不幸,或是宿命?

上星期去逛書店,又令我想起唸書時的快樂時光。現在工作繁忙,心浮氣躁,精神和體力早已消磨淨盡,平日連好好坐下來看書的時間也沒有,更遑論優哉悠哉的逛書店。愈是沒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心情就愈是煩悶急躁,就像在沙漠裡煎熬一般。真的不知道可以怎樣打破這樣的惡性循環,讓自己身心都健康一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