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March 2009

滄海拾遺--轉走舊時夢


我心難煽動
只因未解凍
情像一個夢

春變冬
我甘願冰封
再不受操縱
怕傷害嚴重

從前被愛惜,異常受用
如今,看通了
為何要被動?
幾多恩與愛
始終變現實
往往結局受痛苦
無情戲弄


每天常轉動
轉走舊時夢

作曲、編曲:黎小田
填詞:黎彼得
專輯:淑女/黑夜的豹

像我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人,除了顧嘉輝以外,最熟悉的作曲家可能是黎小田。如果說顧嘉輝是無線的御用音樂人,黎小田在麗的電視的地位同樣舉足輕重,像《天蠶變》、《大內群英》、《大地恩情》等電視劇主題曲都出於黎小田的手筆。

我對樂理一竅不通,但顧嘉輝和黎小田作品風格的獨特之處,還是聽得出來的。某程度上,兩位似乎受到中國傳統音樂的薰陶甚深,曲風都有一點傳統樂曲的風味,但聽將下去又截然不同。不知怎地,總覺得黎小田的音樂瀰漫著幽怨或詭異的氣氛,與顧嘉輝的氣勢磅礴可謂各擅勝場。即使黎小田於八十年代開始也為無線創作很多電視劇主題曲,但曲風基本上沒有太大改變。各位聽聽Anita一九八五年以男性打扮作封面的那張唱片,除頭三首歌外,其餘八首全是黎小田為Anita主演的電視劇《香江花月夜》創作的歌曲。當年就有同學批評那些歌曲節奏太慢、異常沉悶,我倒是覺得淒苦太過,不忍卒聽。雖然說影視歌曲也是為了配合劇情,然而從《香江花月夜》到《胭脂扣》,大概我們也應該知道一切不只是巧合。

坦白說,在《淑女/黑夜的豹》專輯中收錄一首中國小調風格那麼濃烈的歌,的確是有點格格不入。不過,這首歌旋律優美,黎彼得的歌詞一貫言簡意賅,耐人玩味,也算得上是佳作。當年沒有派上電臺,可能是出於配合野性形象的考慮,非關歌曲本身的質素。

Anita的演繹方式與《朝朝暮暮》有點異曲同工,同樣是以「愁」為基調,但就沒有《朝朝暮暮》的起伏跌宕。《轉走舊時夢》在平淡中見功力,聲音一片慵懶困倦,頗有哀莫大於心死的感覺。同樣以懶洋洋的磁性歌聲名聞遐邇,白光總給人煙視媚行的印象;Anita唱來卻別是一般滋味。她可以煙視媚行、可以目空一切、可以氣若遊絲,也可以情意綿綿、盪氣迴腸。

聽《轉走舊時夢》的時候,我彷彿看見張愛玲筆下穿著旗袍、被困在大宅門裡的閨閣女子,對著大廳裡滴滴答答的座鐘輕輕嘆息。至少,這麼具體的想像,是來自Anita的歌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