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May 2009

讀史偶拾--《點評武則天》

這部《點評武則天》,其實只是另一部武則天的評傳,但評議的地方不多,臆測倒有不少,行文語氣更比不上蒙曼的實事求是,把個人意見與史實分得清楚明白,讀來有點失望。書腰寫著「一部完全敢與《百家講壇》PK的作品」,想必又是出版社促銷的伎倆,貽笑大方。

作者雖然極力想用比較客觀的角度評價武則天,又不斷說「中國傳統父系家長制社會」怎樣怎樣對女性不公平,可是他其實也未能擺脫這種觀念,行文之際往往以「父系家長制社會」的邏輯為基礎,結果往往矛盾百出。例如他認為武則天豢養男寵是為了「報復」當年委身太宗、高宗父子,又否定年逾古稀的武則天與年輕男寵張氏兄弟有肉體關係,認為那是傳統史學家的「戲說」、「漫畫」筆法。其實,武則天為甚麼要報復?為甚麼不是為她自己追求身體的滿足?忽視女性對自己身體的主導權,不是父系家長制社會的思維是甚麼?武則天出生時,母親楊氏已逾不惑之年,又活到九十多歲才壽終,難道不能是遺傳了母親的異稟?女性追求性欲的滿足,尤其是在開放的唐代,有甚稀奇?

最好笑的是,作者不斷強調「在那個一切向最高權力靠攏的年代」,似乎是揶揄那些趨炎附勢之徒。不過,現在的中國又好得了多少?除了向權力靠攏,更多人是向金錢靠攏,透過權力謀取暴利。那代表了甚麼?資本主義法則的至高體現?還是不擇手段、見利忘義?

看罷全書,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傳頌千古的大唐盛世,可能是中國歷史上商業意識最強的年代。很多事情都以利益為主導,做人、做官都只是為了「搵食」,沒甚麼原則可言。嚐到一丁點兒甜頭,就足以沖昏頭腦,即使連所謂「明君」唐太宗也不能倖免。至於最後一章談論自唐太宗至武則天執政期間處理邊疆外族的態度,唐朝作為「國際憲兵」的解說十分有趣,對比今天的國際形勢,更令人心有戚戚然。因此,更堅信中國傳統所謂「大唐盛世」,可能只是一顆用情意結包裹的糖衣毒藥,未必是值得追求的終極地位。如今憤青當道,就明白全國上下對於「振興中華」至「盛世標準」有多狂熱,應該好好警惕才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