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1 May 2009

情欲兩難?

終於等到周末,一口氣看了兩部一直想看的電影--《天使與魔鬼》和《霜花店》。也許因為沒甚麼期望,所以覺得比想像中好看。這麼平靜愉快的周末快要結束了,真有點不捨得。

一直不明白片名「霜花店」所指為何,即使看完了戲,只是知道這是一首類似民歌的名字;至於其中有甚麼含意,還是不甚了了。在官方網站看到主題曲的部分韓語歌詞,跟中文字幕好像很不一樣,更令人摸不著頭腦。

《霜花店》的情節,令我想起多年前的荷里活電影《Indecent Proposal》,不過自以為可以操縱一切的高麗王為的不是錢財,而是子嗣。借種生子,也許這是某些三流色情片的慣用橋段;但《霜花店》看來,充滿悲劇意味,格調自是不可同日而語。可以說,這是韓國主流電影中近年難得的佳作。

這部電影的悲劇意味極富層次,就連主題曲的旋律和曲風也充分體現了這一點,甚是難得。在故事的時代背景中,高麗臣服於元朝,仰蒙古人鼻息的無能為力。在人物方面,對女性沒興趣的高麗王,偏偏需要嫡親子嗣來鞏固王位;王后被逼與侍衛長同床共枕的屈辱和難堪;高麗王失去國家、私情主導權之後的失落、妒恨和怨憤;還有侍衛長從被動變成主動,最後還是敵不過奴才宿命的無奈。電影對高麗王和侍衛長的心理描寫十分細膩,可惜趙寅成沒能充分表達侍衛長的曲折心理,很多充滿暗湧的骨節眼上,欠缺層次的表情淪為耍酷或茫然的表象。論演技,他實在遠遠比不上飾演高麗王的朱鎮模。至於飾演王后的宋智孝,可能礙於劇本所限,總覺得她的表現更遜一籌。

電影的中文宣傳語是「情欲兩難」,在我看來卻是風馬牛不相及。誰的情?誰的欲?高麗王沒錯是喜歡侍衛長,但在他爭取更高權力的過程中,恐怕來到最後關頭,也只是一隻可以忍痛捨棄的棋子。侍衛長只是主子從小培養的禁臠,對主子無情無欲,只有愚忠,何來兩難?王后更是可憐,遠嫁之餘,還要被丈夫拱手讓人,情何以堪?

所以《霜花店》裡,我最同情的就是王后。她原是尊貴的蒙古公主,在政治婚姻的安排下遠嫁高麗,多年來膝下猶虛。無論她是否知道箇中內情,至少她還能一心一意侍奉丈夫,沒有被折磨到性格扭曲的地步。為求子嗣而被逼與侍衛長同床,原是難以啟齒的屈辱,甚至連反抗的機會也沒有,應該說是政治婚姻的必然結果,還是女性在父權社會中無法擺脫的悲劇宿命?但她逐漸從屈辱中感受到幸福和尊嚴,甚至從被動變成主動,盡量延續這種幸福的感覺。這應該說是女性對身體反應的自覺和自主,還是以身體定義感情的糖衣毒藥?最後侍衛長誤中計謀,入宮復仇之際,不忘感謝主子讓他嚐到愛情的滋味,正是「身體定義感情」理論的最佳註腳。

我不知道這個理論的真確程度,只看到王后和待衛長肌膚相接的時候,好像喚醒了心底裡一份潛藏的生命力,讓他們明白,原來做人的感覺可以這麼真實、這麼自然,不必考慮周遭所有人的喜惡。大概因為同病相憐,沒有其他人明白他們的心路歷程,所以才會兩情相悅。有趣的是,兩人對自我的啟蒙,是從別人指使的屈辱開始的。也許,這也算是一種可悲的諷刺?

電影裡當然沒有描寫得那麼仔細,因為全片是以男性的視野來發展,總是對王后的心事不屑一顧。至少,三位主角心理描寫的篇幅很不平均,與其說王后是女主角,不如說她是高麗王和侍衛長之間的玩偶算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