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July 2009

《李察三世》觀後

看了香港話劇團《李察三世》,頗感失望。

從來沒看過以粵語改編的莎士比亞劇作,《李察三世》是第一次。但似乎粵語不太適合演繹莎士比亞的作品,聽演員唸白時,總是覺得有點別扭。如果對白太接近書面語,唸起來就像朗誦一樣,不符合粵語生動活潑的談吐習慣;但如果太口語化,又顯得通俗無文,讓觀眾缺少了含英咀華的享受。其實這次《李察三世》的粵語對白,也算是翻譯得相當成功,文白之間較為平衡,但瑕疵仍然不少。演員對於劇本文白之間的掌握還是稍欠火候,大都以一般通俗化的方式處理對白,就很容易落入通俗易懂的窠臼,牲犧了原著的語言特色。想窺探翻譯劇本的文字功力?唯有分神去看字幕了。

除了語言的局限,令文字上的享受打了折扣,最令人失望的就是改編和演繹,偏重於交代故事情節,而非揭示人物的深層個性。簡單來說,就是有「劇味」而無「戲味」。

經典戲劇之所以百看不厭,不只是靠曲折離奇、出人意表的情節,更重要的是動人心弦的感情,為觀眾營造感情上的震撼和共鳴。坦白說,即使是最曲折離奇的劇情,看一次就瞭然於胸,根本沒有推動觀眾重溫的吸引力。但感情卻可以歷久常新,同一個人物,由不同演員的演繹,也可以帶來簇新的觀賞角度和體驗。不知道是我坐得太遠,還是導演真的偏重於搬演一代梟雄的發跡史,我真的完全感受不到身體殘障、野心勃勃的李察,為甚麼對權力如此著迷?為甚麼如此不擇手段,連自己的親生兄弟也不惜犧牲?是為了彌補身體殘障、備受白眼的自卑心理,還是非比尋常、極度偏激的身殘志不殘?最後他如願以償登基為王,但隨即面臨內憂外患的嚴峻考驗,竟然良心發現、噩夢連連。為甚麼在「良知未泯」這節骨眼上,前文完全沒有暗示和伏筆?

更耐人尋味的是林保怡飾演的白金漢,到底與李察有何交情?有何共同利益?為甚麼會明知道李察的喜怒無常,仍然把賭注押在他身上?白金漢憑甚麼認為自認鐵石心腸、權力重於一切的李察,會對自己推心置腹,毫無猜疑?

一切就是那麼順理成章、理直氣壯,彷彿連半點關於動機的解釋也是多餘的,更遑論揭示人物的深層性格。也許這是編劇為了遷就演出時間所作的取捨,但卻犧牲了戲劇最引人入勝的本質--透過對人性的刻劃和揭示,感動人心、啟發思考--我實在無法苟同。血腥的殺戮場面只能逞一時官感刺激,始終難以為繼,今天有斷頭台、釘床夾板,下一次、再下一次能有甚麼?

常說劇本是一劇之本,好演員固然可以錦上添花,相得益彰,最多也只能雪中送炭,卻不能化腐朽為神奇。朽木不可雕,再靈巧、再老練的匠師也無可奈何。看鍾景輝演繹李察,總是感到一點大材小用、虎落平陽的悲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