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3 August 2009

女人心

不要誤會,我不是要談Anita的舊歌。

只是昨天匆匆看完香港電影資料館的「雲裳艷影情不了--林黛文物展」,又旁聽了鄧小宇、馮寶寶和林黛的兒子龍宗瀚的座談會,只想起Anita這首舊歌的幾句歌詞:

誰自願獨立於天地
痛了也讓人看
你我卻需要
在人前被仰望
連做夢亦未敢想像
我會這樣硬朗
但是又怎可
使你或我失望

很多人都說林黛倔強好勝,但她未滿三十歲時,突然「戲走極端」自殺身亡,原因眾說紛紜,至今成謎。我想,大概她活在萬人景仰的金魚缸裡實在太累,心態有點像Anita《女人心》唱的那樣。只是沒想到,在她逝世四十五年後的今天,她仍要活在人家仰望、傾慕、好奇,甚至偷窺、輕蔑的眼光下,難以擺脫。

所以我看到電影資料館的展覽廳擠得水洩不通,心中又喜又憂,百感交集。Shirley也說,何曾見過如此洶湧的場面?簡直是盛況空前。是的,從好的角度來說,數十年來林黛的影迷從來沒有忘記她,仍然掛念她,足證她非凡不朽的魅力。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那些對著演員合約、購物收據指指點點,大聲嚷著:「這些我就最有興趣……」然後又失望地嘀咕:「我以為那是說她有多少身家……」的觀眾,我只能暗暗搖頭。看展覽廳另一邊展板介紹她的電影,觀眾明顯稍為疏落,參觀的時間也沒那麼長,我心裡就感到不是味兒。

我算不上是林黛的影迷,也不太明白她為甚麼能夠迷倒那麼多觀眾,但看她生前死後都備受注目,一舉一動也像被千萬對眼睛監視一般,總感到一陣莫名的淒涼。也許,那是一種我能夠體會的厭倦和寂寞--即使這樣說是頗有一廂情願之嫌。

當年我和兩位朋友為林黛建立網站,只是為了表揚林黛對香港電影的貢獻,紀念她的作品和成就,讓年輕人可以繼續瞻仰她的丰采,但從來沒有在八卦新聞上做文章。不少影迷可能覺得我們的網站「無料到」,但我深信,這樣才是她樂於看見的尊重。

將軍一去,大樹飄零,香港再也沒有影壇前輩,可以從專業的角度評論林黛的形象、作品和她在香港電影史上的地位。就連香港電影資料館那些借研究之名,行八卦之實的傢伙,都未能客觀地介紹林黛作品。他們舉辦座談會,也只能從他們看不起的八卦雜誌的角度出發,請來林黛的兒子、乾女兒,以窺秘、獵奇的方式談論她。鄧小宇從來沒有和林黛合作過,也應電影資料館之邀濫竽充數,可見當局對於林黛有多尊重。不過鄧小宇倒是光明磊落,一下場就自報家門,而且他博覽群書,總能提出精闢獨到的觀點,不會欺場。即使鄧小宇的發言只有短短幾分鐘,但我認為卻是最有價值的。

鄧小宇提出,林黛在香港電影史上的地位,在於她早期在電懋演戲時塑造那些活潑開朗的都市少女形象,沒有三從四德的包袱,沒有從一而終的枷鎖,想怎樣就怎樣,熱愛生活、享受生命。我再同意也沒有了,五十年前的林黛,活脫脫是今天給中產父母寵壞了的Generation Y的代言人。難怪鄧小宇說,林黛也是ahead of her time的人物。

後來林黛在邵氏拍了不少古裝片,例如《貂蟬》、《江山美人》等,成績斐然,但自小愛看古裝片的我卻不太欣賞,總認為林黛演古裝片是無法原諒的資源錯配。偶一為之沒所謂,何況她演《江山美人》裡活潑佻皮的李鳳姐,確是難作他人想;但她演王昭君、白素貞(我最喜愛的白娘子!)等外柔內剛、賢妻良母的角色,就顯得格格不入。不知怎地,我覺得林黛演古裝片的時候,比不上她演《溫柔鄉》、《情場如戰場》等時裝片那麼揮灑自如,彷彿連她自己也投入不了,我身為觀眾又怎會覺得好看?

聽過鄧小宇的話,很想重溫《溫柔鄉》和《情場如戰場》等時裝佳作。我想,在戲裡明眸皓齒、精靈俏皮、熱愛生命的她,才是林黛最希望觀眾欣賞和懷念的自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