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8 September 2009

真情真美--舞劇《神鵰俠侶》觀後


連續看了兩場相當不錯的表演,就像吃了兩頓美味豐富的心靈饗宴,滿足得很。

首先是星期六晚去看香港舞蹈團的新作《神鵰俠侶》。這是他們第三次改編金庸作品,個人認為也是最成功的一次。因為編舞總算比較成功地掙脫了情節的羈絆,更著重發揮舞蹈的所長,以肢體語言訴說原著中的悲歡離合。之前改編《笑傲江湖》和《雪山飛狐》,頗有捨長取短之嫌,就是因為以交代情節為主。試問抽象傳意的舞蹈,又怎能表達金庸小說如此曲折迂迴的劇情?如果要看故事,又有哪一種改編版本比得上原著的精彩紛呈、目不暇給?

身為金庸迷,其實我並不喜歡《神鵰俠侶》。這些年來,原著只讀過一次,並沒有太大的感受。但看完舞劇,心裡居然有點翻騰的感覺,纏擾多日不散,可謂難得之極了。

相比鄧樹榮和邢亮的《帝女花》,《神鵰俠侶》的改編更符合原著精神。《帝女花》順序保留了原著的場次,但卻虛有其名,只是借用原有的名目,敷演創作人員對《帝女花》的詮釋和體會。〈庵遇〉裡身披緇衣的公主,對著以前穿過的宮裝戀戀不捨,就是其中的明證。在創作人員眼中,國仇家恨、悲歡離合,只是人性的反照,跟原著是兩碼子事兒了。

負責改編《神鵰俠侶》的梁國城和冼振東,大刀闊斧地重組原著情節,上下兩半場分別以楊過斷臂後的回憶,以及小龍女在絕情谷底回思往事為骨幹,把故事的重要人物穿插其中,甚具創意,只是未竟全功。例如〈相爭〉、〈殺性〉兩場,還是有點偏重交代情節,其實可以利用大勝關武林大會的背景,描寫楊過與小龍女不理世事,只求相聚的心情。王林飾演金輪國師賣弄那個飛轉自如的金輪,似乎又流於江湖賣藝的意味,我差點兒沒笑出聲來。還有〈心經〉那一場,不知道原意是否想描繪小龍女被尹志平乘虛而入的迷惘不安,但視覺效果絕對不佳,露骨有餘、美感不足,看得我渾身起滿雞皮疙瘩。最後那一段紅色縐紙從天而降,揭露小龍女迷惘、驚詫、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才算挽回一點分數。

猶幸瑕不掩瑜,我最喜歡小龍女在谷底回憶初遇小楊過的片段--眼前的她,倚著大樹,滿臉思念情郎的嬌羞旖旎;可是回憶裡的她,卻是漠然冷淡、飄逸出塵的古墓派傳人。至於楊過那一段,看起來比較瑣碎繁雜,感情沒有小龍女那麼純粹。仔細想去,也許因為楊過平生際遇跌宕,即使心裡只有小龍女一個,但與他恩怨糾纏的人也不少。除了郭靖一家,程英、陸無雙、公孫綠萼等也鍾情於他。在楊過斷臂之後,苦等小龍女歸來的悠悠歲月,回首前塵,大概也是在所難免罷?

這次《神鵰俠侶》以兩組舞蹈員擔任主角,輪流演出。這樣安排想是為了更平均地分配演出機會,值得一讚。不過,我還是挑了蘇淑和劉迎宏合演的那一場。

自從《笑傲江湖》之後,就對蘇淑留上了心。看過《木蘭》之後,更喜歡她了。這次她飾演小龍女,無論造型和氣質都很符合原著,爭取了像我這樣的金庸迷不少感情分。她的舞固然跳得好,更難得是臉上也有戲,令表演的層次更豐富。無論是冷漠、悲傷、溫馨、震驚、惘然、纏綿,都極具感染力。以前讀原著、看電視,對小龍女都沒甚麼感覺,但看完蘇淑的小龍女,真的有點感動,才驚覺小龍女原來如此可愛可親。

也許,我應該拋開成見,重讀一遍《神鵰俠侶》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