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3 September 2009

悲涼與希望--《遍地芳菲》觀後


看香港話劇團重演二十多年前的舊作《遍地芳菲》,沒想到竟是一陣悸動,百般滋味在心頭。

事隔一星期,還是覺得千頭萬緒,難以下筆。

在經濟掛帥的香港,搬演以黃花崗起義為題材的《遍地芳菲》,以紀念九十八年前推翻帝制的革命前賢,不知能引起多少香港人的共鳴?戲裡的革命者,拚著一腔熱誠,為自己堅守的原則和信念而浴血奮鬥,至死不悔。在觀眾席上,不知會否有人覺得他們戇居無聊、自討苦吃?革命者為了推翻滿清,建立自己夢想的烏托邦,不惜千方百計偷運軍火,有組織有預謀地向朝廷動武,又會否有人認為他們是恐怖分子、顛覆國家的造反勢力?

戲中滿清貴族孚正與革命烈士林覺民激烈辯論,一個說漢人應該感謝滿洲統治了中國二百餘年,一個說滿清朝廷喪權辱國,理應改弦易轍,其實都沒有說到節骨眼上。真正的問題是,清末國勢日蹙,列強侵凌;朝廷無道,民不聊生,這個局面應該怎樣收拾?滿清實行了三十年的內部改革為何失敗?有沒有捲土重來的機會?革命又是否中國當時唯一的選擇?革命之後,成立民國這個新的政治體制,真的能夠拯萬民於水火嗎?如果我是孚正,我會如此這般質問林覺民,這場辯論才有意義。如今林覺民義正詞嚴,孚正只是另一個歷史課本中庸碌無能、只懂捍衛八旗子弟既得利益的滿洲貴族,理不直氣不壯,不過是編導頌揚革命的陪襯而已。

我無意否定辛亥革命的歷史意義,光是結束自秦始皇以來二千多年的帝制這一點,就應該讓十月十日成為現代中國真正的國慶。可惜的是,革命之後成立的民國,並沒有像當初期許那樣振興中華,反而一次又一次的令人失望。我們當然無法只憑後果來否定前因,但有時也難免會猜想,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當時除了革命之外,是否別無選擇?

看著戲裡的人物對革命滿懷熱誠和憧憬,深信只有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的革命能夠救國,心中不勝唏噓。有小孩在辛亥革命成功後,對著黃花崗的荒塚叫喊:「革命成功了,我們不用再挨餓了!」沒來由心裡一陣悲涼,鼻子一酸,掉下淚來。

信念堅定是一回事,現實殘酷卻是另一回事。要是壯烈犧牲的革命英雄倖存下來,看到後來國勢蟺變,不知又有何感受?革命烈士身後遺下了老弱婦孺,一邊守護著他們荒涼的墳塚,一邊目睹至親以性命建立的功業,就那樣悄無聲色地變質腐朽,心裡又是怎樣一番滋味?辛亥革命成功,距今已九十八年,可是還有多少人中國人吃不飽、穿不暖?更值得深思的是,當年無數中國人奮不顧身的愛國熱忱、因公忘私的高尚情操,如今都跑到哪裡去了?

哭,不單是痛惜前人的血汗被糟蹋,也是因為看到自己的軟弱和卑微。前人生活艱苦,朝不保夕,但對未來往往充滿希望,甚至不怕犧牲,但求造福後世,所以成就了永垂千古的典範。我們生於太平年代,卻對現實諸多不滿,又不願身體力行,為改變現狀做些甚麼。也許我們都被政治鬥爭和社會動盪嚇怕了,所以學乖了。也許我們對千瘡百孔的現實早已失去信心,甚至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也許,這才是愈來愈多青少年吸毒、賣淫,愈來愈多高學歷的成年人知法犯法的根本原因。

杜國威在〈引言〉裡說:「中國人是草!」因為中國人頑強奮鬥,剛毅不屈;生生不息,希望長存。但願我也能像前人一樣,重燃對人生的希望,做一個樂觀勇敢的中國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