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 October 2009

迎月記

前天雖是假期,卻要奔波在外;昨兒早起,兩腿居然十分酸痛,比跑步一小時更累。沒想到昨兒又平白無端的跑來跑去,幸而可以提早下班,匆匆吃了晚飯,到附近的公園去賞燈猜謎,度過一個平靜的迎月之夜。

晚上沒到九點,鄰舍大都吃過晚飯,扶老攜幼的到公園去參加燈會。放眼望去,只見到處張燈結綵,人聲鼎沸,頗有節日氣氛。平日人跡疏落的庭院,如今黑壓壓地擠滿了人。雖已入秋多時,天氣仍熱;晚上滿天濃雲,又吹東風,偏了公園的方向,所以更感悶熱。不過擠在人群裡,感受一下熱鬧輕鬆的氣氛,頗能放鬆心情,把這幾天的火氣都熄了,倒也不錯。

走到池邊的迴廊和拱橋,只見雕欄上掛滿了燈謎,都是打一字、打一物、打成語等簡單的謎面,連謎格也沒用上。只是連續看了幾個,一丁點兒頭緒也沒有,心中不免一陣浮躁,心想我是怎麼了,為甚麼連這些最基本的謎題都猜不透?小時候猜謎兒的聰明敏捷都飛到哪兒去了?莫非這幾年勞神傷身,心智耗竭,連這點兒頭腦都沒有了?

耐著性子逛了一圈,慢慢也就猜到幾個。可是猜來猜去,謎底大都拿不準,勉強寫了十五個,只中了六個,領到一盒棋子餅、一個塑膠造的五彩小花籃作獎品。那小花籃裡面放了一塊用紙包好的長餅兒,下面繫著一隻粉紙蝴蝶和紅色穗子,甚是好看。即使有點粗糙,卻是充滿以前香港工業發達年代塑膠製品的風味。我問了工作人員,才知道那叫「豬籠仔」,是數十年前給小孩子的傳統中秋節玩具。那塊小餅就叫「豬籠餅」。

我完全不知道「豬籠仔」,只記得小時候端午節前後,街市裡總有小攤子掛滿各色以彩線編成的粽子掛飾,粽子下面也繫著穗子的。鎢絲燈泡一照,登時金光燦爛,滿眼喜慶。看到那「豬籠仔」,就想起小時候簡樸充實的光景,心中不禁一陣溫暖、一陣傷感。我用小指頭勾著「豬籠仔」在公園裡閒逛,心裡自然而然就靜下來,好像空蕩蕩地,甚麼煩惱都丟開了。那小豬籠一前一後的跟著晃,好像也引來一些小孩和同齡人好奇的目光。遊目四顧,小孩手裡都拿著以電池亮燈的塑膠燈籠,還有螢光膠條編成的鐲子、項鍊等。雖云安全耐用,但始終欠缺一點手工製品的人情味。入場時又派發了小巧的紙燈籠,也因為公園不准點火而沒法燃起。回家以後,我把「豬籠仔」和紙燈籠掛在窗前,算是應節。

畢竟時代不同了,過節的習俗和用品都跟著改變,鮮有原汁原味的傳承下去。即便有,也難免淪為商業競爭的戰場。一年到頭,新年、情人節、母親節、父親節、端午、中秋、聖誕,哪個節日不是促銷的時機?哪種節慶食品不是搶錢的幌子?過節的習俗和意義,已漸漸被人遺忘,甚至連秦磚漢瓦等承蒙博物館收藏的資格也沒有。

所以,當韓國江原道申請「江原端午祭」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成功,那些憤青在網上發飊又有何用?韓國的端午祭跟中國的端午節是否有關,還沒弄清楚就惡人先告狀,沒的落人笑柄。更值得深思的是,為甚麼人家可以完完整整的保存傳統節慶,成為舉世矚目的文化特色,我們卻不可以?為甚麼往往是外國人能欣賞我們的傳統文化,自己卻不稀罕、不珍惜?古語有云:「禮失而求諸野」,看來竟是千古不移的定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