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1 October 2009

至少還有您

不少朋友都為三藩市中文電視臺訪問高錕校長的片段而感動,本地傳媒也乘機大撈油水,加油添醬的販賣煽情,連他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消息,好像也變得沒那麼重要了。

鶼鰈情深,永遠讓人艷羨,所以中國最膾炙人口的民間傳奇,不是《三國》、《水滸》,而是《梁山伯與祝英臺》、《白蛇傳》、《牛郎織女》等生死不渝的愛情故事。

中國人,其實骨子裡比法國人更浪漫,只是近代中國人苦難太深,連飯都顧不上吃,哪裡還有心思談情說愛?然而若有一往情深、矢志不渝的愛情故事,大家還是忍不住議長論短,讚嘆一番,比主角還要肉緊。

看校長和夫人的訪問,當然是感動的。當一個人甚麼也記不起了,仍記得相知相愛數十年的老伴是「很好的」,怎能不感動?世上有哪一句情話,比這幾個簡單不過的字兒更鏗鏘有力?校長說話的時候,夫人安靜地坐在旁邊稍後的位置看著他,臉上笑瞇瞇地,儘管有些時候,還是有意無意地用手遮住了半張臉,彷彿不讓人家看到她嘴角的清淚。

其實看了這個訪問,更多的是感慨。不只是感慨才智過人、成就斐然的科學家年老失智,記憶消失,有口難言;更是感慨夫人說,老人癡呆症讓丈夫變成了另一個人,以前認識的那個他,早已不在了。

對於病人來說,忘卻前塵,回復赤子的率真自然,未嘗不是福氣。看校長一貫文質彬彬、溫厚和煦的笑容,如今添上一抹天真爛漫,可見他心裡全無罣礙,倒是教人寬慰。何況校長四十三年前的發明早已造福了全球,研究者後繼有人,他是否記得自己傾注畢生心血的研究成果,已經不重要了。老子說:「夫物雲雲,各復歸於其根。」有開始就有結束,既然我們是赤條條的來到這世上,到回去的時候放下身外之物,也無不可。老子又說:「是以聖人居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弗始也,為而弗恃也,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弗去。」正是校長的寫照。我深信,即使校長忘記了,我們也不會忘記,後世也不會忘記。

但是,對於病人的親屬來說,看著至愛之人逐漸喪失記憶,連自己也不認得了,會是怎樣的一種滋味?如果沒有記憶,就等於換了另一個人,他身邊的人應該如何面對?須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夫人那樣不離不棄,這當中需要多大的愛心、勇氣和耐性,非外人所能猜度。夫人說校長答不上話來的時候就會笑,那是他性格使然;換了別人,也可能變得脾氣暴躁,令人望而生畏。

聽了夫人的話,我想到幾個自己無法解答的問題:如果沒有記憶,就等於換了一個人,那麼記憶是否就是我們常說的「靈魂」,或者至少是靈魂的元素之一?如果沒有記憶,是否就等於沒有靈魂?如果沒有記憶,就等於沒有靈魂,那麼沒有靈魂的人,還算是個人嗎?

我想夫人應該不會提出這些無聊的問題,因為她要全心全意地照顧丈夫。看完了訪問,腦海裡就浮起一首林憶蓮的舊歌,也許可以代校長向夫人表達一點心意。如今借花獻佛,就權作送給兩位的微薄賀禮罷:

我怕來不及 我要抱著你
直到感覺你的皺紋 有了歲月的痕跡
直到肯定你是真的 直到失去力氣
為了你 我願意

動也不能動 也要看著你
直到感覺你的髮線 有了白雪的痕跡
直到視線變得模糊 直到不能呼吸
讓我們 形影不離

如果 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
至少還有你 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這裡 就是生命的奇蹟
也許 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
就是不願意 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 我總記得在哪裡

1 comment:

  1. Anonymous10:44 am

    所以呢..不要執著,都係及時行樂最好囉...
    另,至少還有你真是一首好歌!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