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October 2009

貽笑大方

興沖沖的到香港大學馮平山美術博物館去看「亦慈亦俠亦詼諧--梁醒波藝術人生」,沒想到竟落得一肚子氣,敗興而返。

失望、敗興、憤怒,不是因為展品比預期中少,而是因為整個展覽雜亂無章,而且和其他毫無關係的常設展品一同擺放,連個像樣的提綱和介紹都沒有,這算得上哪門子的尊敬?

梁醒波縱橫藝壇逾五十年,無論在粵劇、電影或電視裡,也為無數香港人帶來歡笑,「丑生王」的美譽當之無愧。提起波叔,就像其他曾經帶給我歡樂的前輩演員一樣,總是心存感激和敬意。以前看《歡樂今宵》,總是覺得有他、沈殿霞、何守信、盧海鵬等臺柱才像樣。另外還有《波叔》的單元劇,可能記得的觀眾也不多了。不知怎地,小時候看到《波叔》的片頭便會哭,因為看他腳步蹣跚地爬樓梯,好像很落寞、很淒涼似的,總是心裡不忍。後來聽了《紫釵記》、《再世紅梅記》等錄音帶,才明白波叔演粵劇的造詣有多深厚。他的唱腔沉鬱有力,無論是懷才不遇的崔允明、豪氣干雲的黃衫客,抑或奸猾好色的賈似道,演來層次分明,極具感染力。如果純以詼諧搞笑來概括梁醒波的藝術成就,未免有失偏頗。

像波叔這樣一位舉足輕重的藝壇前輩,只有數十幀照片、一件粵劇戲服(從沙田文化博物館借來的)、一枚MBE勳章、一隻金錶、一封家書的展覽內容,未免少得有點寒酸。數十幀不同年代的劇照、生活照、粵劇「戲橋」、電影海報影印本等,分三個展廳陳列,除了中間最大的展廳之外,左右兩側的展廳分別擺放了香港大學不同年代的模型,以及一些不同朝代的陶俑、陶器等常設展品,與波叔完全無關。我不禁要請問,為甚麼主辦單位不可以把所有關於波叔的展品集中在大廳展出?為甚麼每個展廳都沒有相關展品的提綱說明主題?為甚麼展品說明那麼馬虎,例如那件戲服是哪齣粵劇的服裝也不註明?

其實即使展品不多也沒關係,只要肯花心思妥善編排,也可以成為一個小巧精致的展覽,就像早前在創意書院舉辦的「文化營造--嚴迅奇文化/教育建築作品展」,展品同樣不多,展廳的面積與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一樓正中的展廳也相若,但文字資料豐富,展品模型的安排錯落有致,令人看得津津有味。如今波叔的展覽,看來就像虛應故事,根本看不出主辦單位對波叔有多大的尊重。

所以俗語說:勉強沒幸福。如果沒有誠意,不如不做。即使做了,也只能貽笑大方。

2 comments:

  1. 「波叔」電視劇我記得!波叔自己唱的主題曲,第一句是「自細做野多勞碌」他演一個大廈管理員阿伯,有一集還有國語片影后歐陽莎菲呢。

    ReplyDelete
  2. 最近看無線收費台重播《波叔》,主題曲好像是「自幼家貧書少讀,捱牛捱馬多勞碌,面懵心精人醒目,周時俾人笑阿福」。事隔三十年再聽到,心裡仍不免一陣悵然、一陣悲涼。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