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三晉遊記之一--黃土地


素知山西到處都是名勝古蹟,但市區內的景點不多,主要都分散在鄉郊,往返動輒要花上半天。對於講究效率的香港遊客來說,難怪沒甚麼吸引力。所以領隊Wing也說,到山西的旅行團極難湊足人數成行,這次能招待十三名遊客,已足以讓她引以自豪。

沿途所見,山西的交通網絡以高速公路(國道)為主,路上來往的車輛以運輸車、重型貨車佔大多數,其餘的都是小汽車,城市之間的長途客車也寥寥可數。可能是旅遊淡季的緣故,旅遊車更不多見。公路狀況甚好,指示牌也相當清晰,出口兩公里前大都設有服務站,提供飲食、休憩、衛生、燃油補給等設施,方便旅客。路上倒是很少看到山西的鐵路,只在大同雲岡石窟外和太原市郊見過,無從知道鐵路的走向和車站分布如何。

這次山西之旅,花在長途客車上的時間可真不少,約佔日間行程的一半。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太不划算,但能夠領略三晉黃土高原的遼闊壯麗,也算是難得的體驗。

香港是名副其實的彈丸之地,公共交通網絡極為發達,快捷安全,舉世馳名。在這裡住得太久,我們很容易忘記世界到底有多大,人本來是多麼渺小。眼前一切觸手可及的便利,其實並非理所當然的。

山西總面積約十五萬六千餘平方公里,在中國眾多省份之中只排第十九,屬於中游位置,連廣東省也比山西略大一點。但十五萬六千餘平方公里到底有多大?香港全境連二百多個小島加起來,總面積才一千平方公里左右;那就是說,山西的面積是香港的一百五十六倍。

再說一個例子。山西省會太原位於中部,與北端的第二大城市大同相距三百六十公里左右;而九廣鐵路香港段全長不到三十六公里。也就是說,太原和大同之間的距離是九廣鐵路香港段的十倍多。從太原開車到大同,中途不休息的話,最快也要四五個小時。所以人在外地,實在不能以香港的標準來衡量距離、效率,甚至品質,要時常提醒自己把步伐放慢,把視野調整一下。

旅遊車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飛馳,極目望去,公路兩旁大都是秋收之後的農田,以及綿延千里的黃土高坡。收割後農地上只剩下高粱、玉米等枯黃的莖葉,映襯著畦疇之間的白楊樹,頗有秋意蕭瑟的感覺。據導遊小慧說,山西雨水稀少,平均每年只降雨四百毫米左右,所以只能種植高粱、玉米等耐旱的莊稼,粟(小米)、小麥等也要到山西南部水源較穩定的地方才能廣泛種植。心裡不禁想起兩句古詩:「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到此又別有一番體會。

中國的黃土高原橫跨山西、陝西、寧夏、甘肅和內蒙古諸省,土質鬆軟,極易流失;經過長年累月的風吹日曬,形成「千溝萬壑」的奇觀。但沿途看到在高坡和峽谷之中,也有不少像梯田一般平整了的土地,種滿了翠綠色的小草,似乎是為了減慢水土流失而設的人工植被。即使不知成效如何,在萬里黃土之中看到綠意盎然,頓覺心曠神怡。

沿途也看到土坡和山谷中有不少已荒棄的窰洞,但在吉縣、代縣等較荒涼僻遠的地區,仍看到一些窰洞有人居住。不過那些窰洞大都在洞外用磚塊、水泥加建了小平房,房頂上更安裝了接收衛星電視的碟型天線。雖然房子並不簇新,也沒甚麼美感設計可言,但總比南方某些山區的民居缺水缺電好得多了。難怪小慧要提起余秋雨《山居筆記》其中一篇文章〈抱愧山西〉。親臨其地,我也深有同感。

余秋雨在那篇文章裡說,他一直認為山西是中國其中一個非常貧窮的省份,後來無意之間發現山西曾經「海內最富」,因此要懷著慚愧的心情到訪。到山西之後,所見所聞並非如想像中那麼落後,心裡也不禁嘀咕,為甚麼自己會誤以為山西落後貧困?是甚麼東西造成那樣嚴重的誤解?

也許,提到黃土地和窰洞,就會想起小時候社會課本的描寫和《王寶釧》之類的戲文,總是覺得住在山洞,不比住在鋼筋水泥的房子舒適安全,於是一廂情願地把窰洞和貧窮掛上了鉤。如今想來,真是幼稚得可笑。其實只要規劃妥當、施工得宜,窰洞也可以是冬暖夏涼的安樂窩。若是偷工減料、務以斂財為目的,即使金堆玉砌的豪宅,也不過是鏡花水月而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