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1 November 2009

認錯,有那麼難嗎?

這陣子聽了一些朋友的故事,心裡很不舒服。

弟弟的朋友因為指出上司一些文章中的錯別字,居然被炒了魷魚。

朋友為了研究、編撰的工作盡善盡美,經常主動多做查證,或運用自己的知識補充和修改資料,反而被同事指摘多管閒事,更招來上司冷嘲熱諷。

說到文字、資料之類的東西,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跟身分地位沒半點關係。如果錯了,改好便是,何苦遷怒於人?不肯承認自己犯錯,還要仗勢欺人,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也許有人要說,直斥其非,本來就是不給人家面子的不禮貌行為,怪不得人家小器。這是甚麼歪理?沒錯,說話應該婉轉一些,所謂「予人方便,自己方便」,但不表示小器就是對的,就是理所當然的。

不知何時開始,人變得愈來愈小器,愈來愈喜歡以冠冕堂皇的說話掩飾自己的過錯,用似是而非的歪理來捍衛自己不堪一擊的立場,甚至把微不足道的「面子」與神聖的「尊嚴」混為一談。如果被人直斥其非就是沒有尊嚴,那麼埋沒良知、助紂為虐,做人的尊嚴又置於何地?

可惜這種情況似乎愈來愈嚴重,就連公共機構、私人企業,甚至一個政府,都千方百計以「說了等於白說」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利益和「形象」,以為這樣就可以瞞天過海,繼續因循苟且,心安理得。說穿了,「形象」還不是機構的「面子」?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人人要面子,機構要形象,連帶公關這一行也好像突然吃香起來。從事公關工作的人大都需要能言善道、寫得一手好文章,因此也給人一種錯覺,以為他們無論遇上甚麼不堪的情況,總有辦法逞口舌之威,替人挽回一些面子。近年興起所謂的「政治化妝師」,幹的不就是這種調調兒嗎?

可是,很多人似乎忘記了一句老話:「巧言令色,鮮矣仁。」花言巧語,掩蓋不了事情的真相;滔滔雄辯,也難以顛倒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一次又一次的強辭奪理,只會失信於人,即使宣傳推廣做得再多,也彌補不了金玉其外的破碎形象。

很多人都說中國人特別愛面子,不肯認錯,其實誰不是呢?

日本侵略中國的戰事結束已逾六十年,何曾看見一紙官方的道歉文書?

歐洲人殖民於美洲,殺害土著,掠奪財寶,何曾認真向土著遺裔懺悔?

愛面子的,不只是中國人。不肯認錯,大概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弱點。可惜即使我們的教育再普及,也沒法改善做人處世的修養。不知這是教育的失敗,還是人生的悲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