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November 2009

三晉遊記之五--北嶽行

參觀過懸空寺之後,不過下午兩點半左右。小慧建議我們自費到恆山遊覽,Wing也說因為旅行團不設購物,自費節目就是讓小慧和楊師傅賺點外快。大夥兒興致甚高,又滿意小慧和楊師傅的服務,於是齊聲答應了。

恆山的山門在懸空寺東南方的磁窰口中,東側有恆山水庫,蓄渾河之水以供飲用和灌溉。車子轉入山門之前,遠遠看到有牧羊人領著一大群羊兒在水庫旁邊的沼地吃草,甚是寫意。但水庫周圍全是嶙峋的山石,並不見有大路可通,牧羊人如何進得水庫,看來也是一個謎。

穿過山門,車子在蜿蜒的山路上繞了不到二十分鐘,就來到恆山索道前的停車場。停車場旁邊的斜坡上有一幅寫著「中華五嶽五屆四次年會暨五嶽聯盟七次會議」的紅色條幅,看了不禁笑出聲來。沒想到《笑傲江湖》裡曇花一現的「五嶽劍派」早已分崩離析,「五嶽聯盟」卻仍然運作如常。聽小慧說,那是為了以「中國五嶽」的名義申請登錄為文化遺產而結成的聯盟,本屆會議就輪到北嶽恆山作東道。可惜一時忘形,沒有拍下條幅的照片,如今想來,還真有點後悔。

原來恆山相傳為「東海八仙」之一張果老得道之處,在山門和停車場旁邊均有張果老倒騎驢子的雕像。因此恆山道觀林立,卻沒有任何佛寺庵堂。山上的題字也不少,大都是明清時留下來的,殷紅如故,老遠就能看到。可是號稱恆山最大的題字「恆宗」,只能在盤繞的山路上看到,登上索道之後就看不到,頗有「只緣身在此山中」的況味。

乘坐恆山索道約二十分鐘,便到達天峰嶺。天峰嶺高度為海拔2,017米,冠絕五嶽,所以上得峰來感覺更冷。雖有陽光,北風撲面而來,冷得我直打哆嗦。可喜的是山路均用平整的石板鋪成,走起來毫不費力。剛看完第一間道觀,在路上便看見一老一少,背著沉甸甸的沙石緩緩而行,想是到山上修葺道觀的工人,急忙讓過。只見他們在寒風之中累得氣喘如牛,心中不禁惻然。再往前走,原來他們是要修整另一所道觀門前的一口井。在那麼高聳的石山上,居然有井,實在稀奇。

走到山路盡頭,便是供奉北嶽帝君的「貞元殿」,門旁有一塊寫著「介石」的石碑,是明代弘治己卯(公元1493年)的遺物。殿外還有很多明清兩代的碑刻,其中一塊題為「五嶽真形圖」的石碑最是有趣。碑上以五個抽象圖案代表五嶽,也看不出甚麼金木水火土的形態,但不知怎地被遊客用手摩挲得光滑晶亮,大概又是好事之徒說摸了圖案可以消災祈福的緣故。圖案之下均有文字解說,但沒有註明立碑的年代。那麼,「五嶽真形圖」到底是甚麼?是地圖,是圖案,還是別有深意的謎題?連自告奮勇為我們講解的老伯也說不上來。

跨進貞元殿的大門,斗然一道陡峭之極的石階擋在面前,看上去傾斜超過60度,猶如屏風一樣。石階旁有一塊警告牌,標明石階陡峭,遊客只能上不能下,長者、畏高者、心臟病患者等均不可攀登,須另走較安全的通道登殿。即使我不畏高,看著那道一百零三級的石階,也不禁心中一凜。深吸一口氣爬上去,沒想到那麼費勁,爬了大約三分之二,開始感到有點疲累,心忖怎麼只有兩腿不停地搬動,石階卻是爬來爬去沒爬完?可是又怕抬頭仰望會失去平衡,只好硬著頭皮,佝僂著繼續爬上去。爬完後也要往裡面多走幾步,才敢回頭往下看,簡直心有餘悸,好像連雙腿也有點酸軟。不知是誰把石階設計成這般嚇人的模樣,大概是為了考驗善信的誠意。可是如果有人失足,豈非陷神靈於不義?現在我們穿運動鞋來爬,已是如此驚險;古人穿戴更不方便,驚險之處不問可知。相信即使有謝靈運發明的古代爬山鞋「謝公屐」,來到這北嶽廟前,也只有低頭哈腰的份兒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