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三晉遊記之三--黃河頌


黃河是華夏文明的發祥地,但我在內地遊歷多年,始終沒有機會親近黃河水。無論在鄭州或蘭州,只不過是遠眺一下黃河,未能感受不到詩詞和《黃河》交響曲所描寫的奔騰澎湃。這次有機會到壺口瀑布,正好增長見識。

壺口瀑布位於山西吉縣與陝西宜川縣之間,兩省以南北流向的黃河為界,東為山西,西為陝西。現在河面已築起鋼筋水泥的通道,方便遊客近距離觀賞壺口瀑布的雄偉壯觀。

即使事前沒有太大期望,但站在崖邊觀賞氣吞萬里如虎的河水,前仆後繼地湧向前方,激起數十呎高的浪花,心情仍忍不住一陣激動。以前讀過的詩詞全都想不起來,只懂得盯著呼嘯而過的河水發呆。也許場面實在太震憾,連陪我闖蕩多年的相機也嚇呆了,居然無緣無故壞掉,再也無法拍照。此後的旅程只能向團友借相機,非常不便。雖然深心不忿,但也無可奈何了。

之後我們鑽進「龍洞」,沿著又窄又斜的旋轉鐵梯拾級而下,到崖底的角度看瀑布。河水從數百米的高處直衝而下,水聲隆隆,猶如數百頭猛獸齊聲呼嘯,聲震山川,懾人心魄。河水沖擊河床,激起無數浪花,小水點又幻化一縷縷輕煙薄霧,為洶湧澎湃的景色添上一抹嫵媚,端的是引人入勝。李白《將進酒》說「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身在其中,實在想不到更貼切的形容了。

早聽說過黃河水位暴跌,甚至曾經斷流,但沒想到入秋之後,黃河水竟是如此稀少。河岸看上去有數百米闊,可是有水流經的河面只有數十米,兩旁的土石十分乾燥,顏色淺淡,顯然水位並非近日才減少的。號稱「母親河」的黃河缺水如此,華北地區食水緊絀的情況實在令人擔憂。更糟糕的是,今年氣候反常,南方也鬧旱災,長江、洞庭湖與鄱陽湖的水位跌至歷史新低,歷來水道縱橫的湖南受災最嚴重,農作物枯死失收不在話下,更有上百萬人缺乏食水。曾經引起激烈爭議的「南水北調」工程早已展開,但至今仍未竣工,未知完成後是否能夠真的紓解華北長年乾旱,造福居民。只怕稍有差池,過量抽取南方的河水,破壞南方的水利系統和生態平衡,很可能會造成南北缺水,到時就萬劫不復了。

仔細想來,香港的糧水都無法自給自足,須靠外地輸入。一旦生態失衡,糧水供應驟減,首先遭殃的就是我們。也許我太杞人憂天,但面臨大自然的威脅時,口袋裡的錢再多,也是無濟於事的。珍惜糧食和食水原是老生常談,是望天打卦的老祖宗為了感謝大自然賜予生存必需品而流傳下來的教誨;可是不知哪時開始,居然成為只說不做的空洞口號。今日地球已經病入膏肓,我們是否也應該重溫古人的教誨,學習知足和珍惜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