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November 2009

三晉遊記之六--雲岡窟

山西大同的雲岡石窟,與洛陽龍門石窟、敦煌莫高窟合稱「中國三大佛教石窟」。十多年前已先後遊歷洛陽和敦煌,這次如願到山西旅行,終於把三大石窟都遊遍了。這不能不算是一項值得紀念的個人紀錄。

其實成行之前,對雲岡石窟期望不高,因為山西北接內蒙古,大同又是晉北邊陲的第一重鎮,在風霜侵蝕之下,佛像風化可能非常嚴重,能完整保存的不多。前往石窟的途上,小慧說附近有一個大型的煤礦,又見公路兩旁有工人宿舍、食堂、小商店等配套設施一應俱全,更覺得污染可能對佛像造成更大的破壞。雖然政府規定石窟方圓三百米內不得開採礦產,但三百米的範圍是否真的足夠,恐怕見仁見智了。

然而,現實往往和想像中的不一樣,就如人生。

雲岡石窟的佛像,比想像中保存得更完整,部分洞窟的裝飾和顏料仍然玲瓏精巧、瑰麗耀眼,令人讚嘆不已。須知道,雲岡石窟的開鑿時代比龍門石窟更早,是北魏拓跋氏入主中原,定都平城(即大同)時(公元398至493年)建造的,距今已逾一千六百年。龍門石窟則是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之後才開鑿的,比雲岡石窟稍晚數十年。

為甚麼雲岡石窟的佛像在風沙暴烈的惡劣環境下,仍能保存良好?手邊沒有書,也沒有人可以請教,但個人認為從建造方法的角度,可能看出一點端倪。

同樣是依山開鑿的洞窟,雲岡石窟與龍門石窟、莫高窟的建造方法頗不一樣。龍門石窟和莫高窟都是由工匠先在山中開鑿洞穴,然後在石壁上雕刻佛像。記憶所及,龍門石窟的洞窟不深,外面也沒有木造建築保護,佛像暴露於陽光風雨之中,很容易風化損毀。莫高窟的洞窟很深,而且藏在山谷之中,風化情況比龍門稍佳。龍門石窟洞壁的裝飾較少,都以雕刻為主;而莫高窟洞內的裝飾則多為繪畫而非雕刻,多年來又缺乏修繕,所以大都七零八落,不但顏色褪去,就連牆壁表面之下的多層泥灰也顯露出來,實在非常可惜。但雲岡石窟的大型佛像和洞窟,都是先從山頂縋下工匠,在較高的位置開一個洞,作為透光、透氣的工作臺,然後再往山體內側把佛像和裝飾雕刻出來,並髹上從阿富汗輸入的礦物提煉而成的顏料,最後在地面開鑿通道和入口。所以現存的大型洞窟中,在向外的一面都有上下兩個大洞,上面的就是工作臺,下面就是入口。某些洞窟更分內外兩層,外洞都是細小的佛像和飛天、祥雲、蓮花等裝飾,內洞才是佛像。不過現時遊客只能在圍欄外看到外洞的裝飾,內洞卻是無法欣賞了。也許因為雲岡石窟的佛像距離入口位置較遠,稍減風霜侵蝕的程度,所以看起來整體上比龍門石窟保存得更好。至於顏料,也許是因為雕刻讓顏料更容易黏附,不及壁畫當風受力,所以相隔一千多年,仍然鮮亮奪目。至於一些暴露在戶外的小佛洞,風化非常嚴重,雕像早已面目全非了。

當年參觀莫高窟的時候,我已認為古人的建築技術和設計心思遠比現代人優勝。如今看過雲岡石窟和懸空寺之後,更加深了這個想法。即使今天我們可以利用電腦設計繪圖,可以創造更堅固耐用的物料,但誰會建造千年不倒的建築?誰肯花那麼多心思,研究大自然對建築物的影響、注意建築物給使用者創造怎樣的視覺美感和心靈感應?自工業革命以來,產品的生命周期愈來愈短,以前堅固耐用是消費者對產品理所當然的要求,到今天根本不符合經濟效益。如果一幢房子可以住上一百年,電視、雪櫃可以用上二三十年,哪裡還有人願意買新產品?沒有新產品,就沒有業務增長;沒有業務增長,就沒有富可敵國的跨國企業和世界巨富。可是,今天我們的地球已經吃不消了,新產品愈來愈多,因此而製造的垃圾也更多,而且大都不能自然分解,不斷侵害自然環境,最後還不是威脅到人類的安全?如果連性命也保不住,財富再多,又有甚麼意義?

在雲岡眾多石窟之中,第四、第五窟的佛像保存得最好,也許是因為外面有四五層高的木造檐頂保護的緣故。當局在這兩個洞窟的防護措施也最嚴謹,入口和幾個角落都有保安人員監視全場,不准遊客拍照。可是偏偏有人不聽勸告,包括移民美國多年的同團團友,即使我出言勸阻,仍是諸多藉口,讓我心裡滿不是味兒。之後在一些較小的洞窟,看到當局安裝了兩盞強力射燈照住石壁,心想不知會否破壞雕刻,更感鬱悶。

中國人向來非常重視歷史,很早就開始記述,更有史官作為君王的貼身隨從,專門負責記下君王的言行,作為日後修史的依據。如今在中國--尤其在香港--歷史卻不值錢,只淪為旅遊景點的宣傳工具,甚至讓人予取予攜、棄之何惜的敝屣朽索,可惱可恨,莫過於此。須知道,歷史不只是記載於文獻裡,文物古蹟才是活著的歷史見證,更須認真尊重和保護。試想二十一世紀的我,能與千百年前的古人同遊一地,那是多麼奇妙、多麼幸運的體驗?千百年來滄海桑田,仰望著倖存於天災人禍的古蹟,自己和古人的距離彷彿一下子拉近了;某個年代的風華餘韻,也好像在眼前活躍起來。所以,愛國不是呆板乏味的洗腦式政治宣傳可以培養得到的。研讀歷史,認同和尊重自己的根源和文化,才是培養家國意識和愛國心的正道。誠如錢穆先生在《國史大綱》卷首所言:「當信任何一國之國民,尤其是自稱知識在水平線以上之國民,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應該略有所知。否則最多只算一有知識的人,不能算一有知識的國民。」當然,歷史的撰述角度可能影響了後人的觀感,所以一個真正有胸襟、有氣魄的政權,應該鼓勵不同的史觀百花齊放,而不是憑一己之好惡一錘定音。歷史,始終是國民的基本常識和修養,應該像語文和數學一樣成為必修科,而不是隨便讓人斷章取義,藉以學習權術謀略的速成讀本。

所以,香港在回歸中國以後決定取消歷史科,併入非驢非馬的「通識科」,真箇是數典忘祖、大逆不道。

2 comments:

  1. Anonymous11:54 pm

    Blog 說香港在回歸中國以後決定取消歷史科,併入「通識科」,是數典忘祖、大逆不道。請恕在下不敢苟同。學校設立歷史科要學生修讀,不代表學生就能學到歷史。這還要看課程怎樣設計,老師怎樣教。香港的中國歷史科教育一向著重死記硬背歷史事件的細節而非從文化發展的角度去了解及分析史實。除非是記憶力過人,否則,學生大多愈讀愈憎厭歷史。根本不能培養學生認同和尊重自己的根源和文化。取消歷史科,亦不代表學生不再學習中國歷史。將歷史併入「通識科」,如果教法得宜,學生可以將歷史與其他學科融會貫通,更能認識歷史的真義,令學習歷史變得更有趣味,更能培養學生認同和尊重自己的根源和文化。

    ReplyDelete
  2. 由於教不得其法,或者討厭背誦而取消某一科,其實是因噎廢食,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如今通識科教法如何培養學生對歷史的興趣?成效如何衡量?難道「束書不觀,游談無根」就比背誦更有效率?

    教得其法,正是關鍵。合併或取消科目,只是掩飾教育當局無能的幌子而已。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