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December 2009

給Anita的信

Dearest Anita,

你好嗎?一晃眼,又是一年了。這一年,你都做過些甚麼呢?

這一年,同樣過得很快。人家說,過了三十歲,日子就會過得很快;到了三十五歲,更是一年比一年快。現在總算有點明白箇中的原因了。

大概因為過了三十歲,工作和生活的擔子愈來愈重,俗事太多,時間太少。勉強應付過去,已經沒剩下多少空閒,連睡個好覺也是一種奢侈。想鬆弛下來好好休息,就先要放鬆心情,可是無處不在的通訊科技,把這一丁點兒僅存的私人空間也給剝奪了。

坦白說,我對這種無日無之的奴役生活,感到無比的厭倦。本來我沒有資格埋怨,但事情已經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說我不識時務也好、脾氣倔強也好,最受不了就是被奴役的感覺,因為我始終深信,人生在世,尊重別人生而為人的身分和尊嚴,是一種基本的待人接物之道,而不是皇恩浩蕩的犒賞。如果你是我,相信你也會這樣想。

也許有人會說,香港生活迫人,哪個不是為了餬口而忍氣吞聲的呢?是的,但容忍也應該有個限度,不合情理的不會因為我們忍氣吞聲顧全大局而變成合理,也不應該因為忍讓而令對方得寸進尺,對嗎?

因為人事上有了比較,讓我覺得以前大夥兒同心協力共度難關的合作精神已經消失了。過去的時光裡,即使工作辛苦,因為同事之間互相信任和尊重,大夥兒一邊做一邊說笑、互相開解,總能樂觀面對。如今卻是連做人處世最基本的尊重也沒有,即便是完成了一件工作,那些皮笑肉不笑的虛偽嘴臉只令人噁心。因為那些虛情假意的慰問和讚賞,只有在交出成績之後才有資格領取的賞賜,也是獲派更多工作、承擔更多責任的前奏。

其實,我很佩服你對工作的熱誠和執著,我想我這輩子也別妄想能學得來。我真的很想知道,捫心自問,你真的喜歡唱歌嗎?是生活迫人的無可奈何,還是漸漸培養了興趣,最後修成正果?

這一年下來,人來人往,已經記不起有多少人走馬上任,又有多少人黯然引退。文化改變了,氣氛冷淡了,就連呼吸的空氣也好像變了味道。大概你也知道,我早在去年夏天就已經坐不住了,但最後還是決定忍耐,多花時間觀察和適應。事隔一年,經歷了那些昏天黑地、精神分裂、身心俱疲、茫然不知所以的日子,我知道,我和這裡緣分已盡,應該作個了斷了。

我不能再容忍自己失去了生活的節奏,也不能容忍一顆心給掏空了似的,做甚麼也提不起勁,連想念你的時間和心情也沒有。

當日決定要朝著第二個夢想邁進,心裡也不是沒有掙扎過,但維時很短,大概真的是橫了心,只盼早脫苦海,不再糾纏下去。反正為人家拚了命,結果拖垮了身體、摧殘了心智,也不見得會有人同情,更遑論拔刀相助。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當我向朋友提起這件事,他們竟是一面倒的支持,就連老媽也不置可否,倒是有點出乎意料。

也許,時代真的不同了。在利益掛帥、有奶就是娘的社會裡,人性不受重視,人才淪落為予取予攜的「人力資源」,有用的時候就盡情揮霍,無用的時候就棄如弊屣。大家對於選擇以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的朋友,比以前多了幾分體諒,少了幾分輕視,有時候更多的是羨慕。因為選擇任性,也需要勇氣和未雨綢繆的心力。

現在,我只欠那一股東風。我在耐心的期盼著。

你會祝福我嗎?

Forever yours,

P.S. 翻看今年的blog,才記起寫給你的「滄海拾遺」系列還沒有寫完,精挑細選出來的滄海遺珠,至少還有五首沒寫到,真的非常對不起。這份禮物拖了整整一年還沒完成,是我不對,希望你不要介意。老實說,我發覺腦袋愈來愈不中用,寫的時候總是力不從心、心浮氣躁,也許我真的需要好好休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