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December 2009

除了搵食,還有甚麼?

聖誕節長假期時一口氣看了《阿凡達》和《十月圍城》,都是好電影。《阿凡達》可算是娛樂與教育並重、科技與人文結合的完美典範,是不能錯過的佳作。《十月圍城》雖有不及,成果卻是出人意料。

看《十月圍城》的時候,總教我想起幾個月前看的話劇《遍地芳菲》。兩部戲無論在取材、寓意、寄託等方面,都頗有相似之處。表面上是紀念曾經為推翻滿清而拋頭顱灑熱血的仁人志士,並向他們致敬。仔細看去,卻似乎是我輩深刻而沉痛的自省。

革命前賢生於動盪的年代,朝不保夕,卻願意犧牲自己來爭取後人的幸福。我們有幸生於太平盛世,在一般情況下,性命和財產都不受威脅;但在為口奔馳之餘,有多少人還願意多付出一點來改變這個社會,讓後人的生活條件更優裕?

中國有句老話:「衣食足,知榮辱。」得到了溫飽,人類才會考慮甚麼是對、甚麼是錯。這句話還有另一層意義,就是說溫飽雖然重要,但榮辱、是非之心也是很重要的。著名心理學家Abraham Maslow也提出,激發人類上進心的不是基本的生理需要,而是對自我完善和成就感的追求。除了溫飽以外,人類總是希望進一步保障自己的安全,然後得到家人、朋友、愛侶在感情上的慰藉,再以成就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意義,最後才是不斷增值,突破自己的能力和成就。這個理論雖然有點自我中心,但成就感往往源於別人對某人行為和成果的讚揚和尊重,一般情況下仍是以對他人和社會有益的事情佔多。要是一個心狠手辣的殺人犯,即使他對自己殺人如麻的「成就」感到自豪,相信也不會得到其他人的尊重罷?

可是,也許這百多年來血的教訓實在太殘酷了,很多人都覺得沒有事情比保障自己的性命和身家更重要,甚至除了餬口之外,沒有甚麼東西能稱得上「重要」。於是我們愈來愈自私自利、錙銖必較,「各家自掃門前雪」幾乎成為家家戶戶的座右銘。無論做了甚麼,不問對錯,謀生、「搵食」是最方便又最堂皇的藉口,彷彿我們就像原始森林的動物一樣,除了填飽肚子和交配繁殖之外,就沒有別的事兒值得我們用心追求。問題是,我們不是普通動物,而是應該有理想、有抱負、有能力的人類,有意無意之間讓自己停留在只要滿足基本生理需要就萬事皆休的層次,是否對得起這副好皮囊?

《十月圍城》是群戲,沒有明顯的主角,只靠王學圻飾演的李玉堂和梁家輝飾演的陳少白貫穿起來。幾乎每個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無形的沉重包袱壓在肩上,走路時連腰板也挺直不起來。他們走在一起做一件事,只是出於偶然,彼此談不上甚麼交情,甚至連肝膽相照的豪情壯志也欠奉。正如戲裡王學圻與黎明深夜對飲,問了一句:「值嗎?」結果兩人只能相視苦笑。不為甚麼,就是為了自己無法放下的執著。也許不少觀眾也會問,戲裡那一大群人付出那麼大的代價,無論是自願或是機緣巧合的,值得嗎?

「值得嗎?」大概是現代人下決定之前最常提出的問題,好像每件事情都有一個銀碼,可以讓人衡量是否物有所值。但是,世間的事情真的可以這麼冷靜理智地計算嗎?即使可以,計算單位是甚麼?錢財?讚賞?良好的自我感覺?

所以,我猜《十月圍城》不只是為了致敬,而是要我們叩問自己,除了「搵食」之外,還有哪些東西值得我們付出心力?前賢不問回報、不辭勞苦為我們做了那許多,我們又可以為自己的後人做些甚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