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December 2009

梨園生輝

聖誕節假期時,除了看電影、做運動,最有意義的節目就是到香港文化博物館參觀「梨園生輝--唐滌生與任劍輝」展覽。

今年是唐先生逝世五十周年、任姐逝世二十周年,可惜紀念活動寥寥可數,聲勢也比不上十年前那麼浩大。這是因為十年來沒有發掘到新資料、新點子來紀念?抑或香港人對兩位粵劇前賢的懷念和尊崇轉趨淡薄?我不願、也不敢深究。

我只知道,如果沒有唐先生詞藻典雅、感情真摯的劇本,當年就不會對粵劇這門古老的藝術感興趣。

一晃眼,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很久沒有看過那麼用心設計和布置的展覽,尤其是官方博物館舉辦的展覽。在博物館外和展館前看到巨型的宣傳條幅,已是難掩興奮之情。走進展館後,首先是有關唐先生的部分,共有內外兩端。外端左側牆上懸著一把展開著的巨型摺扇,每一節扇面都寫上了唐先生的名作。內外展館之間有一道圓拱門,左右兩邊還有類似古代木製窗櫺的雕飾,加上牆上的展板說明文字大都以楷體直書,端的是古意盎然。展館以高貴幽冷的灰黑色為主調,配合黃、白等暖色的燈光效果,主次分明,把展館的氣氛襯托得莊嚴古雅而不失親切感。最令人激賞的是背景牆採用了他為電影《富士山之戀》親筆繪畫的十一幀彩色人物造型而製成,看上去就像一幅巨型屏風,每一張真蹟就放在觀眾眼睛水平的位置,以便欣賞。

至於展品,雖然數量不算多,但大都是以前沒有公開展出過的珍品,包括多幀唐先生參演電影的劇照、繪畫手稿等,實在非常難得。展館中央擺放了兩行長約三四米的玻璃櫥,展示多幅唐先生的楷書和草書遺墨,當中包括臨摹米芾跋褚遂良摹本和陸繼善《三希堂法帖》雙鉤摹本的《蘭亭集序》。遺墨保存得很好,墨色如新,紙箋也沒有變黃,更是彌足珍貴。

這是平生第一次看到唐先生的書法真蹟,心裡說不出的興奮,好像和唐先生的距離又拉近了一點。盯著唐先生的遺墨不願離去,大概我真的樂極忘形,有點抓耳搔腮的癡相,居然讓朋友取笑了好一會兒。

素知唐先生文學修養極高,下筆千鈞;又曾在美術學校攻讀,所以擅長繪畫,審美眼光也勝人一籌。沒想到他對書法也極有研究,百忙之中仍抽空練字,甚至作為減壓怡情的良方。看他在《蘭亭集序》摹本後自敘《紫釵記》公演十四日以來,場場滿座,可是「心神欠佳,惴惴然不知所因」,臨摹時「亦有手不從心之感」,不禁心下惻然。唐先生佳作如林,享譽日隆,壓力固然可能是出於他對創作的熱忱、鞭策自己不斷精進的執著,也可能是出於劇團經營上何以為繼的現實考慮。可以想像他當年身心所承受的壓力,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也許,這就是天賦奇才的代價。英年早逝,只是成就傳奇的最後一筆。他這個不朽的傳奇,大概從他開始抄曲、編劇的時候,已經拉開帷幕了。

雖然我沒機會見到唐先生,但數十年後仍能讀到他字字珠璣的作品,在舞臺上領略他洞察人情的智慧,還是覺得很幸運的。

只是,五十年過去了,在圖像取代文字、感官刺激勝於抽象美感的年代,那一抹亮麗精緻的傳奇,還能流傳多久?

1 comment:

  1. 買了有關是次展覽的特刋兩星期,到今天下午才開封細看。原因是最近認.識秋盈,受她影响,而对唐滌生先生的美麗詞藻細細磨。坦白説,我只是一個膚淺雛鳳迷,每次看戲,目光只專注駙馬爺,曲詞的優美是知道的,但没有如秋盈哪般考究!昨晚跟秋盈見面,被她的对唐滌生先生哪份嗼拜深深影响,所以今天下午忍不住去看它!

    書內有一隻DVD,內有白雪仙的訪问,慨嘆歲月催人!仙姐這数年间,老得特別快,跟傑出華人系列時相比,今夕·····!

    但願公主与駙馬能对抗歲月,讓我們能多看她倆演出多幾年,哪便於願足矣!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