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December 2009

三晉遊記之八--平遙城(完)

就是因為近年颳起了一陣「晉商」熱,所以平遙古城、喬家大院等與晉商有關的景點都熱鬧起來。不過香港人對山西這種沒有明山秀水、沒有喪食喪買熱點的地區,始終提不起興趣,所以來到平遙古城,街上盡是外國遊客和其他省市的內地人。走在街上,英語招牌矚目皆是,特別是附設餐廳的客棧和旅館,頗有點雲南麗江的風味。

不過,平遙古城看來實在太商業化了,幾條主要街道兩旁全是餐廳、旅館和商店,而且出售的紀念品和地道小吃都是千篇一律的工廠製品,實在令人失望。反而乘坐電瓶車在橫街窄巷裡穿梭,看到熱鬧繁華背後的尋常人家,更覺趣味盎然。我留意到房子面向街道交界處的地方,總會有一塊寫著「泰山石敢當」的石碑或長形方磚,鑲嵌在牆壁之上。我向小慧和電瓶車司機請教,他們說那是有點辟邪作用,也提醒行人在路口時提防車輛或其他行人。我頓然想起在新界某些交通意外的黑點,都豎立了「南無阿彌陀佛」的石碑來警惕司機。我只是不明白,為甚麼山西類似的石碑都寫上「泰山石敢當」?可惜小慧和那位老師傅都答不上來。

目前平遙古城仍保存多家見證晉商歷史和文化的店鋪,現在都改作了博物館。其中最有趣的當是中國第一家票號日昇昌故址改建而成的「中國票號博物館」。

晉商所以富可敵國、名揚天下,主要還是因為票號業務發達,獲譽為中國銀行業的祖師。聽平遙古城導賞員的介紹,山西票號制度嚴謹,甚至與現代西方商業管理概念頗有異曲同工之妙,難怪能執清末全國金融的牛耳。例如財東(投資者)與掌櫃(管理人員)的角色涇渭分明,財東只負責出資,不能干涉票號的日常運作,但掌櫃則受聘於財東,須向財東匯報業務狀況,有點像現代企業的董事局和管理層。票號又有嚴格的保密制度,為免洩露交易金額和提防盜匪,票據上的銀碼、領款日期等重要資料都以稱為「密押」的暗語來表示,若非票號中人,根本無法理解。密押每隔數月就會更改,可見票號的保密防偽意識非常強。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大概那是以前行走江湖理所當然的態度,倒是現代人缺乏歷練,有時候還比不上古人聰明警覺。

票號的「密押」固然有趣,我倒是覺得他們高薪養廉的人事制度更值得一記。據說清代縣令的年薪為四十五兩銀子,但票號長工的年薪可高達一百二十兩,而且有機會入股、分紅,所以吸引了很多讀書人投身票號,做父母的也希望求學有成的兒子到票號工作,反而覺得做官薪水低、風險高、又沒前途。這些觀念完全顛覆了現代人對於傳統中國「學而優則仕」的想像,卻更貼近香港人的普遍心理。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掙錢才是硬道理,所謂「良禽擇木而棲」,那些好樹佳木往往都是以金山銀山堆砌而成的。

平遙古城另一處比較有趣的博物館,就是鏢局博物館了。雖然面積不大,走進去就看到照壁上寫著斗大的「鏢」字,照壁前的兵器架上放滿了刀槍劍戟,還有兩輛以前運送財物的鏢車。鏢局四周設有地下金庫,深達數米,用作存放客戶托運的財物。金庫都有專人日夜看守,外人根本無法分辨哪裡才是金庫的真實地點。參觀時,心裡不禁嘀咕:「監守自盜又如何防範?」大概以前練武之人投身鏢局,一定經過人事擔保和嚴格的選拔,忠義方面是信得過的,我這樣想,大概是小人之心,或者偵探小說看得太多了。

坦白說,參觀平遙古城之後,感受不深,大概是我對經商毫無興趣的緣故罷?我倒是很好奇,為甚麼有那麼多外國遊客慕名而來,甚至要住上一年半載,把平遙古城的內外都仔細看遍?到底平遙古城有甚麼吸引他們如此著迷?晉商的興衰滄桑,難道能給飽受金融海嘯摧殘的西方人,帶來甚麼啟示?如果真能這樣,倒是功德一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