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April 2010

中上環訪古遊記(四)

匆匆參觀清真禮拜堂後,乘自動電梯經摩羅廟街、摩羅廟交加街,逕到羅便臣道。出電梯右轉西行,一路上兩旁都是摩天住宅,只有一兩幢可能是張愛玲年代的五層高小樓房仍健在。小樓房雖然已有數十年歷史,看來頗有修葺,外牆沒有油灰剝落,鮮亮潔淨。夾在高聳入雲、金碧輝煌的巨宅之間,更顯沉靜優雅。

經過卑利街、西摩道、衛城坊,赫然在山坡下某豪宅旁邊的樹叢中,看到一座造型獨特的建築物,想必是文物徑第六站猶太教莉亞堂。正想拍照,忽聽有人擊掌,循聲望去,竟是豪宅的尼泊爾籍保安員向我跑來。他一邊跑一邊搖手,說那是私人物業不能拍照,心中不禁有氣。我又不是拍豪宅裡的動靜,他以為我是狗仔隊嗎?雖說教堂範圍已屬私人物業,但教堂在山坡下,與豪宅頗有距離,巴掌大的普通輕便相機怎會拍到那麼遠?遊目四顧,附近沒有任何樹木或雜物可為屏蔽,馬路與山坡之間只有及腰的護土牆和鐵絲網,行人的一舉一動,保安員一目瞭然,為免麻煩只好先離開,再想辦法。

繼續西行,過衛城道,又來到英華女學校旁邊的另一所豪宅。圍牆內有一幢灰色的古老建築,與豪宅的建築風格截然不同,想必是文物徑第七站倫敦會樓。據官方資料,這裡曾為倫敦會傳教士宿舍和那打素醫院護士宿舍,現已改作私人會所,當然是供豪宅的住戶專用了。這次學乖了,先走過豪宅入口,矮身躲在花叢後,避開保安員的耳目,再以近鏡拍照。

返回羅便臣道、衛城道口,經過蜿蜒隱蔽的行人路下山,在斜坡上赫然看見那猶太教堂掩映在高臺和老樹之中,高臺角落的石牆鐫刻「Ohel Leah Synagogue」字樣,肯定就是猶太教莉亞堂。

衛城道極陡峭,行走旭龢道至大會堂之間的十三號巴士也經過這裡。以前十三號多是雙層巴士,坐在頂層看著車子沿衛城道俯衝下去,頗有坐過山車的刺激驚險。現在人口稀少,十三號改以單層巴士行走,這個無聊的玩意兒就不好玩了。

衛城道北側的山坡前有一堵麻石砌成的堅厚石牆,真有點圍城的味道。小時候這種圍牆在中上環甚是常見,現在卻買少見少了。

下衛城道,在西摩道交界右轉,前行數十步再左轉入衛城道北段下山,沒多遠便是甘棠第的後門,門上以金字刻有甘棠第中英文名稱和興建年分,光亮如新。甘棠第原是香港早年富商何東之弟何甘棠的住宅,一九一四年落成,至今已近百年,獲評為二級歷史建築,卻不是法定古蹟。何甘棠身故後,甘棠第幾經易手,數年前政府購下業權,改為孫中山紀念館,開放予公眾參觀,成人票價十元,學生、長者及傷殘人士半價。

甘棠第是西式古典建築,樓高三層,面向堅道的正門上有花崗岩砌成的拱門和雕柱,氣派恢宏。樓前有小廣場,現在置有孫中山先生求學時期身穿清朝服飾的銅像一尊。宅內的走廊、樓梯、窗牖均以木構為主,雕飾精緻華美。各個客廳已改作展覽廳,不准拍照,但裡面的整體布局與舊日沒有甚麼分別,柱樑和壁爐仍然保存完好。

孫中山紀念館的展品甚是豐富,一樓和三樓是常設展廳,分別以「孫中山與近代中國」和「孫中山時期的香港」為主題,另有關於何東家族與甘棠第歷史的小展廳,視聽室和活動室若干。二樓則是特別展廳,經常更換主題和相關展品。三月十四日參觀時,特別展覽以「時代符號:中山陵」為主題,展示多種有關孫中山先生逝世、發喪、中山陵籌建及葬禮(當時按古代帝后葬禮規格,稱為「奉安大典」)等歷史資料。其中我最感興趣的是當年為孫中山先生逝世而編製的《哀思錄》,共分三冊,書中詳盡紀錄了孫中山先生的病情、醫療報告、逝世經過、遺墨,以及中外人士的悼文輓聯。展覽複印了少量內容供參觀者瀏覽,甚是珍貴。

可惜當天遇上兩個本地旅行團,大宅內人山人海,人聲鼎沸,想仔細看看展品和說明也不容易,匆匆看了大約一小時就離去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