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8 April 2010

中上環訪古遊記(五)

離開孫中山紀念館後,過堅道,便是鴨巴甸街南端,路口右側是聖瑪加利女書院。鴨巴甸街南北縱貫,十分陡峭,途經士丹頓街、荷李活道、結志街、歌賦街、九如坊、威靈頓街,直通皇后大道中。沿路下山,來到士丹頓街交界處左側,便是近日聲名大噪的荷李活道已婚警察宿舍。因為行政長官曾蔭權小時候曾在這裡居住,不知怎地聲價百倍,保育之聲不絕於耳。在輿論壓力之下,政府決定把空置多年的宿舍納入「保育中環」計劃中,將改建為創意設計中心。三月十四日路過時,場內好像在拆卸甚麼舞臺,大概是舉辦過甚麼文藝活動罷?

坦白說,警察宿舍設計不算突出,歷史價值有待考證,我對其去留不置可否;反而對宿舍外鴨巴甸街與士丹頓街交界處西北角的地下公廁深感興趣。該處現已密封,公廁的標誌也已拆去,只剩下路面的屏障,表面鋪砌的紙皮石頗見殘舊。從側面看去,倒有點像新界鄉村路口常見的社壇(即祭祀土地的神壇),平添了一抹神秘的氣氛。

走到荷李活道口,在十字路口東北角,便是文物徑第十站雅麗氏醫院及附設香港西醫書院舊址,據說孫中山先生在香港西醫書院習醫時,曾在這裡實習。醫院遺蹟早已蕩然無存,現址建成了五層高的洋樓,看上去樓齡至少也有四十年了。至於第九站道經會堂舊址,更是了無痕跡,連荷李活道七十五號的門牌也找不到,但相信就在毗鄰的那一排洋樓之間。

在荷李活道向東走數十米,在卑利街交界處,還有一幢外型典雅的舊房子,樓下一間古色古香的涼茶鋪至今仍在營業,時光彷彿在這裡凝固了,五十年如一日,從來沒有變化。觀照身後現代感十足的服務式住宅、西洋藝廊,感覺煞是奇妙。

返回鴨巴甸街向山下直走,來到從小熟悉的結志街口,沒想到竟看見文物徑第十二站楊衢雲殉難處的說明牌子。突然想起《十月圍城》第一個鏡頭,張學友飾演的楊衢雲在學生簇擁下離開輔仁文社,結果被清廷的殺手槍擊致死,倒在人群之中。說明牌子上印著楊衢雲的遺照,不知道附近的街坊被逼與死於非命的革命志士「朝夕相對」,會有甚麼感想。

右轉入結志街,過垃圾站,沒多遠便是百子里。小時候早看見百子里隱蔽的入口,夾在兩爿雜貨店之間,與店鋪所在的住宅大樓共用,但從來沒想過走進去一窺究竟。走過狹長的走廊,便是一堵石牆,左右兩端均有樓梯通往一個平臺花圃,原來那是樓房之間的一片小空地,部分已改成休憩公園。赫然發現樓梯頂端又有一塊說明牌,原來這裡就是輔仁文社的舊址,即文物徑第十一站。

午後的陽光有點刺眼,在春天的悶熱裡上山下坡,早令我汗出如漿。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地,來到百子里,卻覺有一絲涼風,吹得我渾身疙瘩。站在花圃之中,想像清末的革命志士在市井之間穿梭奔走,深信自己能為中國開創更美好的將來,心中不禁黯然。他們的熱誠、堅毅、捨生取義的勇氣,至今仍令人神往;但想起民國之後的亂局和戰禍,又不禁唏噓良久。當年的豪情壯志早化煙雲,歷史卻沒有完全湮沒,彷彿仍像幽靈一般,在市井之間徜徉。多年來,結志街一帶均為露天市場,是販夫走卒營生餬口之地,至今仍然喧鬧繁榮,以前在這裡發生過甚麼,全然不著痕跡,與民生也彷彿毫不相干。歷史選擇了這段尋常巷陌作為它的場景,是為了它的平凡不顯眼,還是為了人間煙火的永恆?可是,在財雄勢大的推土機面前,生命如浮雲,人情似輕煙,還有甚麼是永恆的?

後記:三月二十八日補影結志街市場、百子里及輔仁文社現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