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April 2010

中上環訪古遊記(九)

穿過居賢坊後左轉,便是太平山街。以前香港衛生欠佳,衛生署時有「洗太平地」之舉,不知與當年太平山街爆發鼠疫有沒有關係?太平山街北側有幾條向皇后大道西延伸的小街如東街、西街等,但英文名稱竟然只用粵語拼音,稱為Tung Street和Sai Street,而不是常見的意譯East Street和West Street,令我甚是好奇。街道西端則有不少供奉各類神靈的廟宇,觀音、濟公、呂洞賓等一應俱全,不知是否也是因為當年鼠疫嚴重,居民為了祈福而建,然後流傳至今。其中濟公廟又稱百姓廟、廣福義祠,據說就是供奉了甲午鼠疫時客死異鄉的貧民的牌位,至今香火不斷。

太平山街盡處,便是普仁街。始創於清同治十年(公元一八七一年)的東華醫院,正是座落普仁街十二號,正門的石牌坊便是同治十年(農曆辛未年)的故物。在普仁街口右轉直行,沒多遠便是荷李活道西端。靠近擺花街、文武廟一帶的藝廊和古董店,近年已陸續向西伸展,但目前這一帶仍保留了幾家老字號的長生店,售賣棺木和壽衣等喪葬物品。也許看到這些醫院、廟宇和長生店,才會教人體會到清末民初之際,香港人生活艱難,健康和性命也隨時受到疾病、天災甚至戰亂威脅的困苦與無助。

在普仁街與荷李活道交界處北側,有一座荷李活道公園。翻看資料才知道,原來那就是鼎鼎大名的大笪地故址。大笪地我一直只聞其名,未臨其地,不知怎地竟一直誤以為大笪地在西環的海旁,全沒想過就在太平山麓。聽說以前大笪地不但有很多售賣熟食和小炒的大牌檔,還有各類雜貨攤子,甚至連織補改衣、街頭賣武和粵曲表演都有,如今只能在街坊父老口耳相傳的掌故中,領略當時「平民夜總會」的幾許風情了。改建後的公園佔地頗廣,北側有行人天橋跨越水坑口街通往摩羅下街和樂古道。園中亭臺樓閣俱全,還有假山流水,活潑的金魚游弋池中,甚覺幽雅;只是門前牌坊上的篆字按照洋文格式從左至右書寫,頗煞風景。

從公園向東走數十步,就是水坑口街。當年英軍從這裡登陸,插上英國國旗宣布佔領香港島,開啟了香港一百五十多年的殖民地歷史,所以英文街名仍為Possession Street,即「佔領地」之意。這裡北連皇后大道西,南接荷李活道,是車水馬龍的交通要道,百多年前卻是可供軍隊登陸的淺灘,不免讓人感慨滄海桑田變化之巨。

返回荷李活道走到西端盡頭,同樣是皇后大道西,向西前行數十米,在和風里旁看到一幢外形獨特的住宅大廈,似乎就是高陞戲院的舊址了。大廈北端還有一條高陞街,東接皇后街,西連德輔道西,與文咸東街、永樂街等一樣,聚集了不少海味店和藥材店。

高陞戲院是早年香港著名的粵劇殿堂之一,與德輔道西、屈地街交界的太平戲院、銅鑼灣利舞臺、油麻地彌敦道普慶戲院等齊名。李碧華筆下的塘西艷妓如花,也是高陞戲院的觀眾呢。

穿越和風里,右轉入高陞街,前行不遠就是皇后街,很快又回到熟悉的永樂街、上環市政大廈一帶。據說上環市政大廈所在,原是昔日上環市場南座,西港城則是北座。古色古香的西港城原是上環菜市場,早已改建為商場,同時在二樓安置了以前俗稱「花布街」的永安街部分商戶,成為「保育」、「活化」等潮語誕生之前,翻修和善用古蹟的成功例子。永安街在哪裡?現在已經成為中環街市旁邊的「中環中心」的一部分,只留下靠近德輔道中的一小段罷了。

普慶坊、太平山街一帶,與半山的堅道、般含道相隔不遠,但氣氛截然不同。堅道、般含道等地,儼然是洋人和巨室豪門的宅邸所在,就連街名也洋味十足,全以香港總督和英籍高官的姓氏來命名。靠近海濱的商業區皇后大道、德輔道、干諾道,雖然以洋人姓氏命名,但店鋪則以充滿嶺南特色的海味店和雜貨店為主。至於普慶坊、居賢坊、太平山街一帶,夾在半山與海濱之間,保留了較濃厚的嶺南民俗風情,從街名到店鋪和廟宇,莫不寄托了中國人對安居樂業、子孫賢孝的期望。然而地鐵西港島線正在施工,預計二零一四年通車,屆時地鐵延伸至香港島西端的堅尼地城之後,除了令房價飊升以外,將為樸實恬靜的上環帶來怎樣的影響,只能拭目以待了。

後記:三月二十八日補影東華醫院牌坊、荷李活道公園、上環市政大廈及西港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