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1 May 2010

漫步西營盤(四)

過贊育醫院後繼續沿西邊街下山,就看見第二街街口有一座仍在使用的公共浴室,可說是見證香港公共衛生進步的「活文物」。早年香港中西區人口稠密,衛生欠佳,住宅內大多不設浴室和廁所,因此中上環一帶至今保留了一些廢棄了的地下公廁,但公共浴室甚是少見,仍在使用的更如鳳毛麟角。只是當局翻新時髹上了略帶暗灰的粉紅色,好像不新鮮的豬肉似的,難看之極,與周遭環境也格格不入--不禁再次令人懷疑當局的審美眼光。

在西邊街上徘徊,眼看新舊交融、華洋共處的建築物,細味香港百多年來的艱難歲月,不由得百感交集,欲語已忘言。

呆了一陣,上山返回高街繼續西行,不遠處便是建築在山坡高臺之上的明愛凌月仙幼稚園。此處原為意大利天主教會嘉諾撒仁愛會的寄宿學校,後來因疫症而停辦,改為孤兒院和托兒所,據說是嘉諾撒醫院的前身。抗日戰爭後擴建,一九四九年落成,後來明愛機構接手改辦幼稚園,六十多年前的建築保存至今。因為母校同是嘉諾撒仁愛會創辦,看到主樓上Canossian的字樣,感覺分外親切。

過幼稚園,只見一條曲折的道路蜿蜒上山,便是薄扶林道。轉入薄扶林道下山,拐了個彎,不遠處便是第三街西端。繼續下山來到第二街口,只見一幢唐樓,外牆印滿舊日跌打痔患醫師的廣告痕跡。更特別的是樓房邊角呈圓形,估計是由於路口呈三角形,為免樓房邊緣的尖鋒引起坊眾不滿,故而改為圓形,消弭可能引起衝突的棱角。依稀記得小時候在灣仔莊士敦道、灣仔道交界,油麻地佐敦道、彌敦道交界等地看到的舊樓,很多都把方角削圓,寧可傢具擺設稍有不便,也要顧及建築物對鄰里產生的觀感。

以前不理解為甚麼要把樓房設計成這樣,如今才明白真正上乘的風水,其實是為了促進人與自然環境、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協調,不應隨便斥為迷信而一概否定。試想想,如果自己每天推窗遠望,盡是奇形怪狀、棱角崢嶸的建築,像刀鋒劍刃那樣對準自己,心情會怎樣?

可是放眼望去,香港甚至亞洲其他大城市的建築愈來愈張揚跋扈、目中無人,標奇立異者無日無之,美其名為創意,骨子裡只是競奢爭豪的虛榮而已。「以人為本」早成企業管理陳腐空洞的口號,又有幾家真正付諸實行?以前的建築師不必侈談高尚,卻在尋常百姓家的細節中做到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